首頁 >> 報刊 >> 期刊要聞 >> 編輯推薦
              米丹:尋找生態文明的生物學之道
              2018年10月23日 17:1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米丹 字號
              關鍵詞:進化;生態;論證;尺度;物種;回到達爾文;偶然性;生存;之道;能動性

              內容摘要:馬克思主義論證了人的能動性和受動性、內在尺度和外在尺度的統一,為生態價值觀提供了理論的觀念基礎.而在另一端,讓我們重新回到達爾文,回到生物智慧中去思考人的何去何從,尋找生態文明的生物學之道。1859年達爾文的《物種起源》揭示了基于自然選擇的生物進化路徑,繼而1871年《人類的由來及性選擇》又進一步論證了人類進化的生物學基礎:這不僅包括物質性的軀體,即“我們應該坦率地承認人類與其他動物具有共同的起源”,還包括各種心理能力.時至今日,分子生物學早已揭示了基因變異的偶然性與不確定性,而系統生態學則論證了達爾文的“生態空間”與人類社會復雜的非線性作用,而這一作用在消極層面的體現便是生態危機對社會與人類所產生的蝴蝶效應。

              關鍵詞:進化;生態;論證;尺度;物種;回到達爾文;偶然性;生存;之道;能動性

              作者簡介:

                “如果時鐘可以倒轉,是否仍會出現人類的演變”?我們或許以為人類的進化是一個趨向完美的必然,但事實并非如此。自人猿揖別后,人類便在進化之路上與自然漸行漸遠,對權力與物質的欲望斬斷了人類與自然的階梯,在興盛繁榮之際,人類似乎已忘卻原本的自然之性。生態危機是傲慢與偏見的懲罰,更是思想與行動的警鐘,它促使人類重新回到生物學本身,找回那早已被遺忘的人作為生物的生存之道。馬克思主義論證了人的能動性和受動性、內在尺度和外在尺度的統一,為生態價值觀提供了理論的觀念基礎;而在另一端,讓我們重新回到達爾文,回到生物智慧中去思考人的何去何從,尋找生態文明的生物學之道。

                進化與同源性:不忘初始

                追溯曾經的歷史,自人猿揖別后人類便沿著一個獨特的分支演化至今,但凌駕于自然界其他物種的優越感似乎使人類將自我的進化視為歷史的必然。人類創造了輝煌的物質文明,同時也付出了慘重的生態代價,在這一過程中,人類似乎已然忘卻自己原本只是自然演替的一個分支。1859年達爾文的《物種起源》揭示了基于自然選擇的生物進化路徑,繼而1871年《人類的由來及性選擇》又進一步論證了人類進化的生物學基礎:這不僅包括物質性的軀體,即“我們應該坦率地承認人類與其他動物具有共同的起源”,還包括各種心理能力,特別是一直被認為是人類特權的道德感,“除了愛與同情之外,動物還表現了其他的一些品質,這在我們稱之為道德”。不僅如此,達爾文很早就批判了人類固有的自大,“正是由于我們對自然的偏見與傲慢,才使得我們的先人聲稱他們是半人半神的后代”。由此,達爾文為人類的演化提供了一個全新的自然主義詮釋,使人性得以回歸自然并具有了科學的生物學基礎,同時也進一步推動了生物與環境相互作用的研究。

                19世紀60年代,達爾文的支持者德國生物學家哲學家恩斯特·海克爾(Ernst Haeckel)首創“生態學”(ecology)一詞,到20世紀系統生態學的發展,在宏觀上為人與自然的整體性系統特質提供了科學基礎;而分子生物學的建立則在基因層面論證了生物的演化,而且其催生的分子生態學更是從微觀層面揭示了有機體與環境相互作用的生態本質。

                因此,回到達爾文,就是要牢記人類的自然之性和從屬于自然的受動性,我們只是自然演替的一個分支,自然是人類生存的外在尺度,我們沒有控制一切的權力和能力。如進化生物學家、達爾文獎章獲得者恩斯特·瓦爾特·邁爾(Ernst Walter Mayr)在《走向新的生物學哲學》中所示(見下表),若將人類的歷史納入以一個日歷年為限的整個地球生命演化史,其渺小及短暫可見一斑。回到達爾文,就是要提醒人類原本的生物之道和生存之道,只有不忘初始,才能在人與自然的統一中共生共存。

                滅絕與偶然性:心存感恩

                “如果時鐘可以倒轉,現存的各種生物是否還會以同樣的方式發生進化?”2014年5月,生物學記者伊麗莎白·彭尼西(Elizabeth Pennisi)在AAAS官網專欄中再次提出了這一生物學持續爭論的問題。這一問題也可轉化為“如果時鐘可以倒轉,是否仍會出現人類的演變?”

                有些人或許以為人類的進化是趨向完美的必然,但事實并非如此。進化總是與滅絕相伴而行,基于自然選擇的進化論并沒有為人類打開一條綠色通道。恩格斯曾特別強調:“達爾文學說是黑格爾關于必然性和偶然性的內在聯系的論述在實踐上的證明。”邁爾也曾指出,達爾文強調的變異性、偶然性、不確定性和多元性開辟了自然哲學的新紀元,而縱觀自然演替史,人類的產生堪稱一個奇跡,“新類群的起源主要是一種偶然事件……是由創始種群的遺傳組成、基因型特殊的內部結構、為新種群提供選擇壓力的物理與生物環境等偶然因素決定”,“進化論者都深刻地認識到,能夠演變出智能生命是一個多么令人難以置信的奇跡”。變異是進化得以發生的基本前提,盡管達爾文對變異闡釋有著很大局限性,但其始終強調變異的不確定性并論述了“自然選擇”發揮作用所需的雜交、隔離、個體數量、生態空間、物理及生物環境等各種復雜條件。因此,對達爾文而言,“自然”是“諸多自然法則的綜合作用和產物”。

                時至今日,分子生物學早已揭示了基因變異的偶然性與不確定性,而系統生態學則論證了達爾文的“生態空間”與人類社會復雜的非線性作用,而這一作用在消極層面的體現便是生態危機對社會與人類所產生的蝴蝶效應。而正是由于不確定性的存在,使得在整個生物演替的龐大分支中,滅絕要遠遠大于生存,正如達爾文所說,“依據生物分類方式,每一屬的大量物種以及許多屬的一切物種,沒有留下任何的后代而是完全滅絕了”,“100個新物種中可能有99種滅絕而無法產生后代”。因此,當彭尼西再次提出上述這一生物學持續爭論的問題時,我們或許應該重返達爾文去思考進化對于人類的啟示。

                因此,回到達爾文和生物學本身,就是要清醒地認識到,人類在自然演化中的出現是一個小概率事件,不存在從原核生物到人類的必然天梯。只有心存感恩、尊重自然,才能在人與自然的統一中存續繁衍。

                溯因與非定向:主動擔當

                如果說“進化與同源性”和“滅絕與偶然性”提醒了人類的受動性和外在尺度,那么“溯因與非定向”則強調了人類的能動性和內在尺度。自然選擇從未提供一個定向的進化路線,而是一個由結果追溯原因的非定向溯因過程。達爾文對自然選擇的定義:“我將有利變異的保存以及有害變異的剔除稱為‘自然選擇’”。可見,自然選擇并不產生變異而是保存能夠遺傳的已有的有利變異,它呈現的是生存競爭中業已適應的結果,正如邁爾所指出的:“自然選擇嚴格來講是一個后驗的歸納過程,它只獎賞現有的成功從不設立未來的目標。沒有人比達爾文更清晰地意識到這一點,因此達爾文提醒自己‘決不能使用高等或低等這樣的詞匯’”,“自然選擇從不使自己對未來目標承擔責任”。

                同時,與社會達爾文主義者不同,達爾文從未將動物界適者生存的法則完全移植到人類社會。社會達爾文主義在19世紀一度盛行在20世紀中期卻飽受爭議,其將社會根植于某種生物科學基礎而非宗教是一個巨大的進步,但其將生物規律機械移植到人類社會,特別是適者生存原則所導向的惡性競爭及其定向進步的理念被擴大化之后引發了諸多負面效應。生物學哲學家邁克爾·魯斯(Michael Ruse)曾指出,很多人視社會達爾文主義為用幻想的生物學語言對現代自由放任資本主義最壞一面的重新描述。而達爾文在論證人類的演變過程中,則明確指出了自然選擇的非定向和局限性以及人類演化的自然與文化的雙重影響。正是這種溯因與非定向為人類提供了一個多元開放的未來,也為人的能動性和內在尺度的實現提供了機會與選擇。

                因此,回到達爾文,就是要時刻牢記基于自然選擇的進化并沒有為人類鋪設一條通向完美的階梯,人類的未來之路在很大程度上仍取決于自己的決策和選擇。達爾文進化論所揭示的是只有更好地適應自然并與其和諧共生才能持續生存與進化。作為擁有智慧的物種,人類應肩負責任和擔當,只有尊重自然、順應自然并保護自然,才能在人與自然的統一中繁榮昌盛。拋開各種物質繁華,重回達爾文,重新回味似乎早已忘卻的自然之性,方能發現那被遺忘的人作為生物的生存之道。

               

                (作者單位:華東理工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米丹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