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報刊 >> 期刊要聞 >> 編輯推薦
              薛征:洞穴隱喻與影像的實在界
              2018年10月23日 17:1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薛征 字號
              關鍵詞:意識形態;電影;影像;齊澤克;柏拉圖;欲望;洞穴;陰影;秩序;情境

              內容摘要:法國理論家讓-路易·博德里發現了現代的電影院與柏拉圖的洞穴之間的相似之處。電影院造就了一個封閉的黑暗空間,觀眾的位置被座椅所限定,光線從觀眾身后一個被隱匿的光源投射出來,形成銀幕上的影像。攝影機占據了先驗主體的位置,觀眾通過與攝影機認同而成為整個電影裝置的一部分。齊澤克以實在界為核心的影像理論也使一種新的影像意識形態批判成為可能。在齊澤克這里,影像意識形態批判不應僅僅是通過對影像文本的符號解讀闡釋其征兆,以此解構意識形態的自發性意義體驗。影像意識形態批判的真正完成時刻在于揭示出意識形態背后的快感內核,揭示出主體組織其自身快感的方式,揭示出意識形態如何以幻象的方式運作,并最終掩蓋了實在界的根本性匱乏。

              關鍵詞:意識形態;電影;影像;齊澤克;柏拉圖;欲望;洞穴;陰影;秩序;情境

              作者簡介:

                法國理論家讓-路易·博德里發現了現代的電影院與柏拉圖的洞穴之間的相似之處。電影院造就了一個封閉的黑暗空間,觀眾的位置被座椅所限定,光線從觀眾身后一個被隱匿的光源投射出來,形成銀幕上的影像。這幾乎重現了柏拉圖在《理想國》中描述的洞穴情境。在洞穴中,囚徒們因頭頸和腿腳都被綁住,只能看見火光投射到洞壁上的陰影,因而將洞壁上的陰影當作現實本身。而文藝復興時期興起的繪畫透視法則成為電影裝置的另一個重要模型。電影裝置通過一個中心位置的設定而構造出主體,建構出一個無所不知的先驗自我。攝影機占據了先驗主體的位置,觀眾通過與攝影機認同而成為整個電影裝置的一部分。

                博德里就此推論,電影并非對現實的模仿,而是對主體位置的模仿。電影裝置重建了拉康的鏡像階段,為主體從象征界重回想象界提供了可能。在法國精神分析學家雅克·拉康那里,移動能力的障礙與視覺能力的早熟是主體建構想象性自我的兩個重要條件。這同樣與柏拉圖的洞穴情境以及我們今天的觀影情境不謀而合。雖然電影銀幕上被反射的不是觀影主體身體本身的影像,但同樣包含著一種自我同一性的建構,從而在觀影者和銀幕影像之間形成一種想象關系。這使得在由觀影情境所構造的鏡像中,現實與想象混為一體,觀眾作為主體被納入一種想象秩序之中。

                博德里的論述主要借鑒了拉康前期的鏡像理論,而來自斯洛文尼亞的理論家斯拉沃熱·齊澤克則進一步將拉康的后期思想引入到對于影像的思考之中。如果說博德里更多強調了想象界與象征界的重要性,那么齊澤克則將目光更多放在了象征界與實在界的相互關系上。按照齊澤克對于拉康的闡釋,我們所接觸和理解的現實,總是已經被符號化的現實,現實本身被象征秩序所支配,主體對于社會的融入在本質上是對于象征秩序的融入。但齊澤克強調,拉康的更大貢獻是在象征秩序之外,指明了一個抵抗符號化的實在界的存在。實在界無法被符號化,無法被象征秩序收編。實在界是事后建構的,只能根據其結構性后果,根據其對于象征秩序的扭曲才能發現其存在。

                法國理論家克里斯蒂安·麥茨將電影理解為一種介于夢境與清醒間的白日夢狀態,電影是主體愿望的替代性滿足。齊澤克則提出,夢是實在界的化身,不是因為我們接受不了現實而逃入夢境,而是由于我們無法直面欲望的實在界,我們才逃入現實。主體欲望的徹底實現反而是讓人難以承受的,對于實在界的過度接近,足以使我們的同一性消融。電影并不滿足我們的欲望,而是建構和維持我們的欲望。按照齊澤克的理解,欲望是后天建構的,欲望的實現也不在于欲望的滿足,而在于欲望自身的繁殖,欲望通過不斷延宕來維持自身。齊澤克將電影看作一種幻象的藝術。作為一種幻象,電影建構了主體的欲望,為主體的欲望提供坐標和基本框架,為主體指定欲望的對象,進而將主體建構成欲望的主體。

                齊澤克進一步認為,意識形態也是一種幻象架構。意識形態是能指固化和整合的結果,其主要功能是將世界建構為有意義的統一體,以此確保主體經驗的意義一致性。意識形態規定了我們的意義視域,結構了我們的社會關系,它支配和規范著我們的現實生活,使主體在象征秩序中找到自身的位置。意識形態雖然在本質上是虛構的,但卻發揮著真實的效果。因此,意識形態并非如法國哲學家路易·阿爾都塞所說是一種“誤識”,相反,意識形態是我們體驗現實的基本方式。意識形態幻象掩蓋了社會的創傷性對抗,以一致性彌補社會的根本性分裂,掩蓋了拉康所指出的“社會并不存在”這一事實。一種成功的意識形態會抹除自身的痕跡,使我們察覺不到它的存在,而將其理解成現實存在本身。

                但意識形態也并非無所不包。意識形態是圍繞著無法符號化、前意義狀態的實在界而建立的,實在界保證了快感的持續匯入。對于齊澤克來說,實在界是意識形態之外的剩余,但恰恰是這種剩余支撐著意識形態。意識形態的真正意義在于掩蓋實在界,以供我們逃避無法承受的實在界的快感內核。因此,電影并非如博德里所說使我們重返想象界,而是幫助我們識別出意識形態和象征秩序背后的實在界,識別出我們自身存在的真正支撐。如果說好萊塢是一個夢工廠,那么它所建構的夢境也是意識形態與實在界快感的奇妙結合,在大眾化故事和意識形態陳詞濫調的背后,時刻涌動著來自實在界的幽暗光亮。

                通過這種方式,齊澤克將實在界的維度帶入了影像理論,以此更新了我們對于影像的理解。在此,我們不妨以齊澤克的方式對柏拉圖的洞穴隱喻進行一次重述。在柏拉圖的洞穴情境中,人們自然地將洞壁上的陰影當作事物本身,不會想到在陰影之外還會有別的實在。以齊澤克的觀點來看,洞壁上的陰影代表了我們看到的現實世界,這是一個被象征秩序和意識形態所主宰的世界,而柏拉圖描述的矮墻后的火光則無疑是實在界的化身。實在界的光亮我們無法直視,只能根據其效果回溯其存在,但正是來自實在界的光亮,才使洞壁上的陰影成為可能。對于齊澤克來說,實在界才是洞壁上陰影的真正光源。

                齊澤克以實在界為核心的影像理論也使一種新的影像意識形態批判成為可能。在齊澤克這里,影像意識形態批判不應僅僅是通過對影像文本的符號解讀闡釋其征兆,以此解構意識形態的自發性意義體驗。符號闡釋只是意識形態批判的起點,是意識形態批判的初級階段。只有以意識形態的快感邏輯補充意識形態的話語分析,我們才能真正理解影像的意義。影像意識形態批判的真正完成時刻在于揭示出意識形態背后的快感內核,揭示出主體組織其自身快感的方式,揭示出意識形態如何以幻象的方式運作,并最終掩蓋了實在界的根本性匱乏。

               

                (作者單位:蘇州大學傳媒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薛征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