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博物館
              這半年,郭物和同事們一直在新疆考古工地上忙 北庭的過往,他們來講(治學者)
              2018年10月11日 10:57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楊雪梅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10月4日,上午9點不到,民工們已經陸續來到了新疆北庭故城內城的考古工地。天氣晴朗,初升的太陽將遠處天山的博格達峰都照亮了,而彎彎的下弦月還懸在故城的東敵臺上。國慶長假這幾日,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新疆考古隊郭物研究員和許多考古學家一樣,是在考古工地上度過的。

                將古城展示給公眾,需要先進行充分的考古

                北庭故城位于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吉木薩爾縣城北偏東12公里處。

                早在1979年6月至1980年9月間,社科院考古所新疆隊就對北庭故城進行過勘查。1988年,西大寺連同北庭故城遺址一同被列入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13年12月北庭故城又被列為國家考古遺址公園,2014年作為絲綢之路遺產點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現在西大寺在原址上建了博物館對外開放,因此來北庭故城參觀的游客很多。

                “如何將這座城展示給公眾,我們必須先進行充分的考古。就像庖丁解牛一樣,把城市的骨架弄清楚,幾重城門、幾套城墻、多少道路、水系如何……這樣公眾才不會在其中迷失了方向。按照國家文物局的安排,今年5月初我們開始對北庭故城內5450平方米的遺址進行考古發掘。這個發掘面積比過去多年發掘面積的總和還多,是北庭故城迄今為止面積最大的一次。”郭物說。

                國慶長假,記者跟著郭物“巡城”,大概摸清了他的行動方向。坐著電瓶車,每天停靠的第一站便是內城的西門。“通過發掘可知,外城北門及甕城、內城北門的結構基本保存至今,而內城西門還殘留北側門洞,我們在這里發現了9個排叉柱的柱槽及基坑,這和中原的方形門洞側壁上的柱槽是一樣的,門洞上面應該有門樓。內城西門的城墻也有后期增建、修補的痕跡。”郭物說。

                考古最大的樂趣是不斷修正或驗證前人的觀點

                考古最大的樂趣就是不斷修正或者驗證前人的觀點。現在的北庭有大小兩套內外城墻,一直以來對于構筑的年代先后和構筑的方式都存有爭議,有人認為外城構筑在前,內城在后,郭物和很多考古學家認為內城構建在前。唐建北庭大都護府時,標配的駐軍就有上萬,馬匹4000,因此又增建了外城,所以外城才會叫“西延城”。“無論外城和內城,應該都建在唐朝。筑城方式只是略有不同,內城的夯土層厚而平整,文化層幾乎沒有多少雜物,而外城夯層不厚,充滿夯窩,且有夾木現象,陶片和動物的骨頭也比較多。從衛星照片看,北庭故城最終顯示有6個比較明顯的、溝壑隔開的區塊,要知道功能分別是什么,還需要今后的考古發掘來驗證。”

                雖然正值國慶假期,但來北庭故城的科學家并不少。記者到達北庭時,中國科學院遙感與數字地球研究所的郭子祺剛離開。郭物說:“考古遺存與土壤具有不同的成分、疏密度等,基于這種差異,科學家利用探地雷達便可以推測地下考古遺存存在的可能性,一般遇到密度較大的考古遺存,就會發生強烈反射。比如在北庭故城外城的南門附近進行物探,就大致可以確定殘存的佛寺范圍。”

                中科院地質與地球物理研究所的唐自華也是來取樣的。內城西門南測邊緣的一條探溝是內城護城河發壕溝所在的位置,他用激光測距儀測了一下,有34米寬,可以想見當年的河有多寬。護城河是何時廢棄的呢?考古隊員在護城河廢棄的最底層取了一塊馬骨,在距離馬骨1.5米之上的一層取了另一塊羊骨,又在最上面的擾土層取了一塊完整的馬骨。郭物把它們裝在隨身攜帶的樣本袋里,用筆寫好了標識卡片,交給唐自華去做相關的測年。

                為了獲得最完整的地層剖面,內城西門北側的一個深坑已經挖了7米,但依然沒有接近出水層和沙粒層,郭物每天都會看一下工人的進展速度。蔡師傅是附近的北庭鄉東破城子村的村民,農閑時間也在外地打工,搞搞運輸或者幫人看看大門,今年就來到了考古工地,“聽說這個遺址會持續考古,明年爭取再來學習。”

                游客進到北庭故城很容易聚集在內城西門,郭物免不了就得當臨時的解說員,“在文獻中記載如此清晰的一座城,雖然內外城的核心建筑都已灰飛煙滅,但四周城墻的輪廓、護城河和壕溝一直都還在,清末時紀曉嵐、徐松等人來到這里,確認了我們腳下的這片土地就是北庭故城。想想看,你現在踩的地面,有可能就是唐朝建城時的原始地面,多么神奇。”

                享受通過考古發掘還原歷史的過程

                從西門,沿著一條內大街向東就可以駛往內城的東城墻。路的盡頭是破壞最嚴重的東墻,東墻外就是現在的東河壩河,河壩的灘地寬闊可達數百米,說明在歷史過程中擺動比較大,這也可能是東墻殘余較少的原因。郭物介紹,東河壩河、西河壩河是源出天山的兩條天然河流,北庭故城正好在兩河交匯處,以東河壩河為護城河,應該是易守難攻的。唐代時,這個區域的地下水資源非常豐沛,天山不斷融化的雪水,一部分滲入地層中,順北坡而下,經過半山地帶,到北庭故城所在海拔,再次接近地表,甚至涌出地面。因此,北庭城無論防衛、交通、供水都占盡地利。

                向北拐自然就到了內城的北門。“就在這里,我們發現了蓮紋磚鋪成的地面,這種蓮花紋的地磚在唐代非常盛行。”北門的這條探溝極長,足有80米。一直盯在工地的婁朋飛技師正在繪制解剖溝的剖面圖,他一直在新疆的考古工地,結束北庭的工作后馬上還會去喀什的疏勒縣。

                最后經過的是外城北門。這里的墻總體保存狀況尚可,還遺留有多處高大墻體和馬面、城門的建筑形態。在外城北門甕城的夯土里,考古人員發現了一枚開元通寶。這與2016年在對外城南門進行考古發掘時發現的開元通寶相同。“這也為外城城墻修建年代上限的確認提供了有力證據。可見外城墻修建的最早時間不會超過唐代鑄造這枚開元通寶的時間。”

                和郭物一起工作的還有昌吉州文物局、吉木薩爾縣文物局的同志,中午吃飯的時候西大寺的解說員也會過來,大家端著碗坐在樹蔭下邊吃邊聊。

                “北風卷地百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唐代著名的邊塞詩人岑參這首《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所描述的就是北庭的風景。岑參于唐玄宗天寶十三載(754年)夏秋之交到北庭,擔任北庭節度使封常清的幕府判官,武判官應是其前任。幸運得很,在吐魯番阿斯塔那的墓葬里發現的載馬料賬文書中,還真留下了這位騎馬翻越天山的大詩人的行蹤:“岑判官馬七匹,共食青麥三斗五升,付健兒陳金。”郭物曾經在吐魯番的文物局待過,對這段歷史津津樂道。

                算起來今年的考古工作已經持續了半年,即將進入收尾階段。前不久,國家文物局的專家來北庭觀察了考古的情況,對今后的考古也提出了一些建議。“今年只是對北庭故城進行了大的框架考古,明年會對核心區域進行細致的解剖。北庭是新疆天山以北最大、最重要的城址,也是綠洲絲綢之路和草原絲綢之路的重要節點,看來,要在北庭待上幾年了。”郭物說。

                離北庭不遠的奇臺縣,有新疆考古所的同事在進行石城子考古,那里9月底剛剛下過一場薄雪。“北庭也不知何時下第一場雪。”

              作者簡介

              姓名:楊雪梅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閆涵)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