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地區版塊 >> 北京
              走出基層協商的四個認識誤區
              2018年10月23日 11:21 來源:學習時報 作者:楊守濤 字號
              關鍵詞:協商;基層;民主

              內容摘要:核心閱讀目前基層協商實踐中還存在一些認識誤區,影響基層協商制度的建立健全與落實。走出這些認識誤區,既需要從思想觀念上加以澄清,也需要進一步加強基層協商實踐的制度化法治化水平,以真切的協商獲得感去引導認識的轉變。在協商治理尚未成熟到真正融入工作方式之程度、還需為參與或組織與指導相應的協商民主實踐付出更多工作成本的情況下,這種協商影響工作效率的認識就會更普遍。另外,雖然罔顧基層工作紛繁復雜事實踐行基層協商是不現實的,但以基層工作紛繁復雜為由將基層協商忽略或邊緣化也是不可取的。踐行基層協商,很多人都會思考這樣的問題:基層協商實踐與基層干部的威信是一種什么樣的關系?

              關鍵詞:協商;基層;民主

              作者簡介:

               

                核心閱讀

                目前基層協商實踐中還存在一些認識誤區,影響基層協商制度的建立健全與落實。走出這些認識誤區,既需要從思想觀念上加以澄清,也需要進一步加強基層協商實踐的制度化法治化水平,以真切的協商獲得感去引導認識的轉變。

                協商民主的根在基層。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涉及人民群眾利益的大量決策和工作,主要發生在基層”,并提出要“大力發展基層協商民主,重點在基層群眾中開展協商”。當前,全國各地基層協商民主實踐蓬勃發展,但還存在不少亟待解決的問題。其中,部分基層干部對協商的認識誤區,需要引起注意。

                誤區一:認為有時候開展協商會導致矛盾的擴大。

                協商民主的核心,就是要對話而不是對抗、要共同溝通商量而不是單方面決定,優先通過對話以及共同溝通商量,轉變原來的成見、偏見或狹隘的不成熟想法,最終形成一個大家都更能接受的決定。那么就要求參與者們充分表達自己的意見建議和合法合理利益訴求,同時通過理性討論和辯駁進行盡可能充分的論證。

                部分人因此認為,有時候開展協商可能導致矛盾的擴大。常被提及的說法有兩種。一種說法認為,隨著協商活動的開展和深入,經常會喚起一些不愉快的記憶,進而引發新的政策問題和矛盾,導致新舊矛盾交織,比不協商更糟糕。還有一種說法認為,發起協商之后,一些本來沒多少人關注的問題,可能引起更多人甚至是社會的普遍關注,由此造成更復雜的情況,加大工作難度。

                這樣的說法,當然也有它的合理性。因為,協商開啟后、尚未到足夠程度之時,往往會給人一種“亂”的甚至“可能失控”的感覺,因而引發一些擔憂。但是,上述說法的本質,是一種暫時逃避矛盾、掩蓋分歧、諱疾忌醫的觀念。

                實際上,需要正視的現實是:由于種種原因,在基層干部與群眾之間、這部分群眾和那部分群眾之間,往往會存在著這樣或那樣的誤解與怨氣、矛盾甚至沖突。不過,有誤解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拒絕協商或不能好好協商,以致誤解與怨氣日積月累,最終心態畸變、關系也畸變,彼此漸行漸遠;有矛盾也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溝通、不協商、不借助有效協商去促進矛盾的化解,導致矛盾不斷積累,最終激化。

                誤區二:覺得開展協商會分散精力、影響工作效率。

                在基層,各項工作紛繁復雜,已成共識的“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事實不容忽視。對于廣大基層干部來說,經常處于“事兒多、活兒繁、時間緊、人兒累”的狀態。在這樣的情況下,部分人就會對基層協商有著不恰當的抵觸心理。在他們看來,根本沒有那么多工作精力去踐行協商。甚至還有人認為,在基層治理中搞協商民主就是浪費精力、徒耗效率,覺得會因此導致決策不能及時形成和付諸實施、造成貽誤時機的后果。

                在協商治理尚未成熟到真正融入工作方式之程度、還需為參與或組織與指導相應的協商民主實踐付出更多工作成本的情況下,這種協商影響工作效率的認識就會更普遍。實踐中,如果所開展的協商民主活動不是很成熟或收效不夠理想,則就會占據更多的工作精力和人、財、物、時間、信息等資源,也就更會因此導致相關工作人員產生浪費精力、影響工作效率的想法。

                對此,需要說明的是,協商實踐固然會因其不成熟而影響積極性,也會因其占用治理資源而在特定情況下造成影響效率的感覺。但是,因為協商民主實踐不成熟或收效不夠理想就懷疑甚至否認協商,肯定是不科學的;單純地追求決策和工作效率,而對決策與工作的科學性以及決策與工作的認同度和具體實施的順暢度考慮不足,自然也是不可取的。因此,有必要注意三點:一是需要看到基層工作復雜性,廣泛聽取和吸收各方意見,不能圖省事;二是要有整體效率觀,用協商獲得的后期工作推進的高效順暢,來彌補協商對前期局部效率的影響;三是要有綜合效益觀,通過協商降低事后發生后遺癥的可能性,來避免將來可能的工作麻煩、增加工作可持續性。

                另外,雖然罔顧基層工作紛繁復雜事實踐行基層協商是不現實的,但以基層工作紛繁復雜為由將基層協商忽略或邊緣化也是不可取的。實際上,說到底,基層協商就是一種基層工作方法和基層領導方法。這種方法,本來就應以某種形式一直存在于基層工作過程中。兩條線不是并行的關系,而是合二為一、融為一體的關系。當然,這需要一個過程、需要隨著基層協商治理不斷走向成熟而逐步實現。

                誤區三:對基層協商實踐本質意義的認識有失偏頗。

                在基層治理過程中,建設與發展協商、開展協商活動的本質意義何在?對于這個問題,少數人的認識是有失偏頗的。

                從根本上來講,協商民主這一領導方式的核心內涵,是要創造條件組織相關方面理性討論,要表達訴求、提出主張、彼此提供理由相互辯駁,進而轉變原來想法與看法達成一致或相對一致。通過優先協商、充分協商,以便集中各方合理意見建議,進而更好地服務群眾、服務社會。當然,由于方方面面的主客觀原因,其在基層工作中的踐行與運作可能還不成熟,還有一些問題,但這些不成熟與問題僅僅是“實施中的問題”,而非基層協商本身的問題或應有的狀態,對此,我們應當有科學認識。

                誤區四:認為基層協商影響決定權,可能影響威信。

                踐行基層協商,很多人都會思考這樣的問題:基層協商實踐與基層干部的威信是一種什么樣的關系?基層協商實踐對黨的基層組織之組織力與領導力有什么影響?對于這個問題,正確的判斷應該是,做好了基層協商實踐,有助于威信的增加、有助于組織力與領導力的提升。

                可是,在極少數人中間,也存在一種看法,即認為基層協商可能影響自己的決定權,會導致降低威信。

                之所以會有這樣的不恰當認識,原因可能在于錯誤的領導權觀念。因此,一方面,要注意端正對領導權的認識,毛澤東說過,“所謂領導權,不是要一天到晚當作口號去高喊,也不是盛氣凌人地要人家服從我們……提倡民主作風,遇事先和黨外人士商量”;他還說,“解決人民內部矛盾,不能用咒罵,也不能用拳頭,更不能用刀槍,只能用討論的方法,說理的方法,批評和自我批評的方法,一句話,只能用民主的方法,讓群眾講話的方法”。另一方面,也要認識到,協商不僅不會導致權威的喪失,反而會贏得更多的權威與領導魅力。因為,協商體現了民主作風、體現了對他人主體地位的尊重。不僅不會失權、不會影響威信,反而會改善干部形象和黨群干群關系,會有更大的號召力與組織力。

              作者簡介

              姓名:楊守濤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天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