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地區版塊 >> 北京
              京津冀文化旅游協同發展探索
              2018年10月23日 16:01 來源:前線網--《前線》雜志2018年第09期 作者:陳怡寧 等 字號
              關鍵詞:文化;旅游;京津冀;政策

              內容摘要:京津冀文旅產業融合的發展機遇政策紅利拓展京津冀文化旅游融合新空間。《京津冀文化產業協同發展行動計劃》《京津冀旅游協同發展工作要點(2018—2020年)》以及京津冀文化產業園聯盟等組織的成立,為京津冀文化和旅游產業搭建了發展平臺。京津冀文化與旅游融合發展對策圍繞北京“全國文化中心”建設,探索“三種資源、兩個圈層、多種路徑”的京津冀文化旅游融合創新模式。研究編制《京津冀文化與旅游融合發展總體規劃》,實現文化與旅游融合的一體化頂層設計,完善組織管理機構和設立京津冀文旅產業基金,在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促進京津冀區域協調發展的基礎上,探索一條立足“區域文化自信”的旅游發展新路。

              關鍵詞:文化;旅游;京津冀;政策

              作者簡介:

               

                當前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發生歷史性轉變,國家文化和旅游部的成立使得文旅融合成為建設文化強國、提升文化自信、推動文化“走出去”的重要路徑和載體。旅游被賦予新的歷史使命和責任。旅游產業、文化產業均被列為幸福產業,二者的深度融合將有利于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對美好生活的需要。京津冀文化發展具有歷史相似性,也呈現出不同特色,讓文化資源通過旅游平臺“活起來”,成為推進區域社會、經濟發展的新動力。京津冀在機構融合的背景下應探索產業、市場、產品、公共服務等多元融合的協同發展路徑。

                京津冀文旅產業融合的發展機遇

                政策紅利拓展京津冀文化旅游融合新空間。《國家“十三五”時期文化發展改革規劃綱要》明確提出,到“十三五”末,文化產業將成為國民經濟的支柱型產業。旅游承載著文化的傳承、傳播、交流,是推動社會主義文化強國建設的重要平臺。近年來,國家采取一系列舉措推動文旅產業融合,陸續頒布《關于促進文化和旅游結合發展的指導意見》《國務院關于推進文化創意和設計服務與相關產業融合發展的若干意見》等政策。以疏解非首都功能為“牛鼻子”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加強“四個中心”功能建設,推動了首都發展方式由外延擴張向內涵增長轉變,為文化產業和旅游產業提供了新的戰略空間和物理空間。《京津冀文化產業協同發展行動計劃》《京津冀旅游協同發展工作要點(2018—2020年)》以及京津冀文化產業園聯盟等組織的成立,為京津冀文化和旅游產業搭建了發展平臺。

                投資主體多元化打造京津冀文旅產業成長新動能。據統計,2017年全國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模式)項目中旅游類占全國項目總數的6%,其中文化旅游類項目數量及投資額均占旅游項目近3成,是旅游PPP投資的重要方向。根據《2018中國文旅產業投資發展趨勢》,京津冀地區106個重點旅游投資項目中,旅游企業投資商27個,占26.7%,非旅企業投資商占73.3%。大型非旅企業通過投資、并購加速進軍文旅產業,推動了產業格局的整合與調整。近郊區和政策性熱點是京津冀文化旅游投資的熱點區域,主要分布在北京的房山、密云、延慶、門頭溝和大興區,天津濱海新區、東麗區,河北秦皇島、張家口、承德、保定、廊坊等地。中青旅、華僑城、中信、華夏幸福、綠地、恒大、新華聯、首鋼、中糧等不同領域的投資商在京津冀地區紛紛布局文旅項目,完善自身產業鏈條、打造消費閉環、拓寬盈利空間。

                消費升級倒逼供給側創新產品新形態。隨著大眾旅游時代的到來,旅游成為常態化的生活方式。據統計,從1984年到2017年,國民人均出游次數從0.2次增長到3.7次,增長了18.5倍,國內游客數量從2億人次擴大到50億人次,增長了25 倍。隨著產業規模持續擴大,游客需求也向多元化與個性化轉變。人們出行的目的不再是簡單的觀光游覽,還衍生出親子、醫療、體育、休閑度假等各方面的個性化需求。以陪伴互聯網成長起來的90后和00后年輕族群為例,他們不論是對實物消費,還是文化娛樂消遣,都追求精致化和個性化。消費升級帶來的品質追求和個性化需求,是進一步發展文旅產業應面對的新課題。

                京津冀旅游一體化的困境

                京津冀城市群發展不平衡。《“十三五”旅游業發展規劃》將京津冀旅游城市群作為重點建設的五大城市群之一,要求發揮京津旅游的輻射作用,構建城市旅游分工協同體系,推進京津冀旅游一體化。當前,京津冀城市化發展的不平衡問題仍比較突出。從城市化發展水平看,北京和天津的城市化率在2016年分別為86.5%和82.9%;河北省城市化率在過去10年間有了飛躍式提高,從2007年的40.3%提高到2016年的53.3%。2016年京津冀三地的居民消費水平分別為4.9萬元、3.6萬元和1.4萬元,三地居民出游能力也存在明顯的不平衡性。京津冀城市群各城市間的流動仍以京、津、秦皇島、承德等地為主,旅游流的網絡化結構有待形成。

                京津冀旅游缺乏新動能。近10年來,京津冀旅游業發展整體呈現“國內繁榮、入境低迷”的局面。京津冀區域入境游過夜人數在全國入境游人數中的占比連年下降,從2006年的4.7%下降到2017年的4.03%。長三角和珠三角地區2017年入境游市場份額分別為12.03%和26.2%。京津冀三地入境游市場份額呈現“兩降一升”的局面,僅河北一地入境游市場份額從2007年的13.23%上升至2017年的16.17%,京津兩地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盡管北京入境游規模一直在京津冀地區遙遙領先,但市場增長及區內占比均呈下降趨勢,近5年入境游人次在京津冀的份額已不足7成。

                京津冀旅游合作品質亟待轉型。我國經濟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京津冀也需破除旅游發展過程中的速度論、規模論。我國出境游市場不僅造成“內需流失”,也通過對境外高質量旅游目的地的體驗提升了對國內旅游服務和產品的評價標準。超大規模國內旅游市場的興起和快速變化的市場需求,對京津冀旅游合作提出了新要求。京津冀三地擁有豐富的世界級自然和文化遺產,北京處于絕對領先地位,河北在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和傳承人數量上也有優勢。截至2017年,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擁有數量分別為河北64項、北京52項、天津12項;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河北149人、北京104人、天津42人;河北省歷史文化名鎮為8個,歷史文化名村12個,也明顯優于北京和天津兩地。京津冀處于對遺產資源散點開發、觀光為主的階段,保護下的文化資源活化及旅游化是當前促進京津冀邁向優質旅游發展的新動力。

                北京的核心輻射和帶動作用有待加強。以京津冀城市群內13個城市之間相互搜索的百度指數為研究數據,時間跨度為2017年1月—12月,取日平均值作為城市間旅游聯系的信息流強度。研究發現,旅游者出游意愿是以北京為核心,天津、唐山、秦皇島為副中心的網絡結構。從聯系強度看,北京—天津的聯系最強,是排名第2的北京—秦皇島的2.56倍,其余聯系較強的依次是北京—石家莊、天津—秦皇島、北京—唐山。北京客源市場無疑是京津冀地區出游力最強的市場。但從輻射區域看,主要集中在天津、秦皇島、張家口、承德,輻射力和輻射范圍有限,資源的同質化,交通壁壘等因素降低了來京或北京市民的出京旅游意愿。

                京津冀文化與旅游融合發展對策

                圍繞北京“全國文化中心”建設,探索“三種資源、兩個圈層、多種路徑”的京津冀文化旅游融合創新模式。依托北京“一核一城三帶兩區”建設,充分發揮首都文化資源優勢,挖掘京津冀區域文化遺產整體價值,讓歷史文化資源“活起來”,成為推進區域社會、經濟發展的新動力。同時應關注現代文化資源和民俗文化資源的一體化開發規劃與營銷。從融合圈層看,文化旅游融合不只是文化與旅游兩個小圈層間的互動關系構建,更重要的是文化旅游的向外融合。要從單純文化旅游融合走向文化旅游與相關產業之間的深度融合,實現文化旅游資本的價值開發、轉化與提升。要通過價值鏈重組,將文化與旅游兩大產業的核心價值活動融于一體,催生出新的商業模式。其融合路徑可以表現為:旅游產品的文化化、文化產品的旅游化和目的地型融合發展模式。

                健全融合機制,實現資源、產業、市場、資本、政策“五位一體”的協同發展。作為人類文明發展積淀的地方文化具有連接不同行政區、不同產業、不同要素的整合力量。在文化與旅游融合背景下,三地企業在資源整合、全產業鏈、網絡化發展中仍有較大成長空間。地方政府應轉變發展觀念,擺脫“房地產捆綁旅游”的發展模式,消除旅游企業之間的空間和制度障礙,鼓勵跨省市經營和品牌輸出,通過業態和商業模式創新,提升京津冀文化旅游產業體系的整體素質。研究編制《京津冀文化與旅游融合發展總體規劃》,實現文化與旅游融合的一體化頂層設計,完善組織管理機構和設立京津冀文旅產業基金,在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促進京津冀區域協調發展的基礎上,探索一條立足“區域文化自信”的旅游發展新路。

                功能分工合理,推動區域與整體文化旅游競爭力的同步提升。京津冀旅游圈一體化發展不在于勢均力敵,而在于分工合理、各領風騷,要實現個體與整體競爭力的協同提升。河北應突出地方優勢,借鑒《我在故宮修文物》《香巴拉深處》紀錄片的形式,通過互聯網傳播手段,使“非遺+”成為商業變現的可能;借鑒青春版昆曲《牡丹亭》,通過現代舞臺技術呈現傳統戲劇的技藝與傳承,吸引國內外年輕觀眾,為文化旅游產業融合發展提供成功經驗。京津冀區域內的節慶和民俗旅游應圍繞“歷史文化名鎮/村”、非遺等地方特色資源,打造旅游產業新城,實現區域聯動市場共享;構建文化與旅游融合發展評價體系,作為地方文化旅游發展質量的考量依據,增強區域發展競爭力。

                優化人才培養,引導文旅產業融合的商業模式創新。要整合京津冀學界力量,加強理論研究和學科建設,構建文化旅游融合發展創新體系,為文化與旅游融合發展提供理論支撐。研究成立京津冀文化旅游學會,形成引領旅游與文化融合發展的智庫團隊,增加產業融合發展后勁。適時成立京津冀旅游企業家聯盟,推動企業間的一體化進程。搭建京津冀國際交流平臺,有效吸收國內外先進經驗,促進人才與產業互動。改善旅游職業薪酬體系,為旅游行業吸引人才、留住人才創造良好環境。

                細分對標市場,實現“四元結構”下的網絡化整體發展。對京津冀而言,不僅存在城鄉二元結構,還存在發達地區與不發達地區的二元化。這種“四元結構”,使得京津冀旅游業的發展道路必然與長三角、珠三角有所不同。如不發達地區農村旅游業發展難以僅僅依靠本地客源實現脫貧富民,而應將目標市場對焦發達地區的城市客源。京津冀城市群之間的客源互動與互補,應是未來協同發展的持久動力。2022年冬奧會和雄安新區建設,或將成為京津冀旅游圈一體化發展的轉折點。張家口和雄安一南一北兩個重要空間節點,不僅有利于河北互補型旅游資源的開發,也有利于京津冀各地之間旅游市場網絡的重構與可持續發展。

                (作者:陳怡寧,北京交通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副教授;唐元,北京交通大學經濟管理學院碩士研究生;范夢余,北京交通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博士研究生)

              作者簡介

              姓名:陳怡寧 等 工作單位:北京交通大學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天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