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区版块 >> 福建
              十七世纪的“看东岸” ——张燮《东西洋考》中的台湾书写
              2019年04月24日 06:36 来源:福建日报 作者:谢海潮 字号
              关键词:东西洋考;番考;海禁

              内容摘要:张燮于明万历丁巳年(1617年)写成的《东西洋考?#20998;?#19996;番考》,成为明代书写台湾的一部流传甚广的作品。《东番考》记录了北部台湾基隆、淡水一带的风土人情和贸易情况,描绘了一幅明代宝岛的生动图景。泉州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教师于婧认为,《东西洋考》对当时从事海上贸易的商人极具参考作用,不但具有史学价值,而且从文学的角度来看,其叙述诙谐幽默,?#20174;?#20102;明末文学的审美特征,满足了当时大陆读者的好奇心。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张燮应海澄知县陶镕和漳州府司理萧基、督饷别驾王起宗之邀,撰写《东西洋考》,主要目的是为海澄等地的商人提供与东南?#27465;?#22269;贸易的参考。

              关键词:东西洋考;番考;海禁

              作者简介:

                张燮于明万历丁巳年(1617年)写成的《东西洋考?#20998;?#19996;番考》,成为明代书写台湾的一部流传甚广的作品。《东番考》记录了北部台湾基隆、淡水一带的风土人情和贸易情况,描绘了一幅明代宝岛的生动图景。泉州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教师于婧认为,《东西洋考》对当时从事海上贸易的商人极具参考作用,不但具有史学价值,而且从文学的角度来看,其叙述诙谐幽默,?#20174;?#20102;明末文学的审美特征,满足了当时大陆读者的好奇心。

                 海上贸易“指南” 

                《东西洋考》后收录于?#31471;?#24211;全书》,?#31471;?#24211;全书提要》在介绍该书作者张燮时说:“燮,字绍和,龙溪人,自署海滨逸史。盖?#23478;?#20063;。是书成于万历丁巳,仿宋赵汝适《诸蕃志》例,惟载海国之通互市者。”张燮是漳州龙溪(今漳州?#26143;土?#28023;北部)人,家学渊源颇为深厚,曾祖张?#38534;?#20271;父张廷栋、?#30422;?#24352;廷榜皆为进士,?#30422;自?#20219;太平知县、镇江丞。

                张燮生于明万历元年(1573年),卒于明崇祯十三年(1640年)。他自幼“聪明敏慧,博极书?#20445;?#24247;熙版?#35835;?#28330;县志》卷八《文苑·张燮传》),于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中举人。不过,明朝中后期政治日趋黑暗,张燮目睹?#30422;?#20026;官清廉,却被无故罢官,深知朝政腐败,不必执着于考取功名、留恋仕途。归乡耕耘三十年,他设馆授徒,著书立说,与蒋孟育、高克正等七人结社于芝山,合称“七才?#21360;薄?#20854;学识和人品得到时人的充分肯定,?#39057;?#21608;对他赞许有加,曾经说过,“志尚高雅,博学多通,不如华亭?#23478;魯录?#20754;、龙溪举人张燮”。

                明代福建的小商?#20998;?#36896;业远超宋代,商品?#35856;?#20063;比前代开阔。到了晚明,中国已经成为环球航线中的一个重要交易地,福建生产的陶器、白糖、纸张、生丝、雨伞等小商品很容?#33258;?#28023;外找到?#35856;。?#28467;州的制?#19988;怠?#21046;烟业也形成了一定规模。“晚明福建社会商品经济十分发达,海上贸?#33258;?#32463;济中的比重不断加大,许多民众的观念也在发生改变。”于婧说,他们从传统的“重农抑商”中挣脱出来,不再固守原有的社会地位高低的观念,重视钱财利益带给生活的实质改变。

                明代中晚期,漳州海澄的商人群体不断扩大,在月港,几乎无人不商。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张燮应海澄知县陶镕和漳州府司理萧基、督饷别驾王起宗之邀,撰写《东西洋考》,主要目的是为海澄等地的商人提供与东南?#27465;?#22269;贸易的参考。此书提及的“东西洋?#20445;云?#32599;洲(今加里曼丹?#28023;?#20026;界,婆罗洲以西称“西洋?#20445;?#23110;罗洲以东称“东洋”。郑和下西洋的“西洋?#20445;?#25351;的就是婆罗洲以西区域。

                热情好客的岛民 

                《东番考》为《东西洋考》其中一章,所描述的“东番”并非台湾全?#28023;?#20027;要是指北部台湾基隆、淡水一带,全文共一千五百余字。张燮特意在《东番考》标题旁注明,“东番”“不在东西洋之数附列于此?#20445;?#22312;结尾“论曰”又说,“鸡笼……自门外要地,故列之?#25509;寡伞保?#22343;说明台湾岛离祖国大陆非常近,是一个重要的地区,不能与东南亚地区相提并论。

                做生意最重要的是与人打交道,讲述当地人的生活?#20843;自凇?#19996;番考》中所占比重最重,“鸡笼山、淡水洋,在澎湖屿之东北,故名北港,?#32622;?#19996;番云。深山大泽,聚落星散,凡十五社(?#30585;?#23665;记》云:社或千人,或五六百)”。元明设澎湖?#24067;?#21496;,故此处?#32792;?#28246;作为参照,当时这片区域的?#24188;?#20154;口不到一万五千人。

                当地少数民族同胞在生活中有诸多与汉族同胞相异的?#20843;祝?#25991;中作了生动介绍。如在服饰习惯上,“男子穿耳,女子断齿(女年十五,断唇?#33050;?#20108;齿),?#28304;宋?#39280;,手足则刺纹为华美?#20445;?#20294;他?#19988;?#33021;尊重汉族同胞?#20843;祝?#19982;汉人交往时,则?#38498;?#20154;的礼节着装,“至见华人,则取平日所得华人衣,衣之”。

                男女自由恋爱,“男子惟女所悦,娶则视女可室者,遗?#26376;?#29785;一双,女不受则他往,受则夜抵其家,弹口琴挑之”“或云既留为婿,则投以一箒、一锄,佣作女家,有子然后归”。由此可知,明代中后期的台湾社会还保留大量类似原始母系氏族社会的?#30333;?#23130;”?#20843;祝?#36825;对当时的儒家社会来说是非常新奇的。

                文中还描述“东番”人性格勇敢彪悍,但“村落相仇?#32972;中?#30340;时间并不长,“次日?#21767;?#23244;,和好如初”。令人觉得“东番”人有点?#30333;盡?#24471;可爱,并非不可亲近。“淡水人贫,然售易平直?#20445;?#35762;的是淡水人贫穷,但做买卖简单直爽。岛民热情好客,“至商人上山,诸所尝?#30585;?#32773;,辄踊跃?#21448;?#24444;家,以酒食待我。绝岛好客,亦自疏莽有韵”。

                当时的台湾是一片正在被开发的处女地。汉人在荷兰人来到台湾之前,已经在台湾耕耘并形成族群。明代屡次下达“禁海令?#20445;?#24182;不能杜绝沿海?#29992;?#26395;海谋生,福建沿海的?#29992;?#36843;于生存压力,往往铤而走险出海捕鱼,活跃在台湾海峡之上。嘉靖、隆庆(隆庆元年即1567年开海禁,史称“隆庆开关?#20445;?#19975;历年间,沿海?#29992;?#26469;台捕鱼者渐多,和台湾少数民族同胞建立了友好的贸易关系。据有关档案记载,崇祯十年(1637年)前后,自金门、烈屿、厦门岛等地,每年有渔船300?#25233;?00艘来台,渔人有一万人左右;输往大陆的水产物有100万斤至120万斤,主要为鲻鱼。

                幽默的讲古者 

                张燮在撰写《东番考》时,参考了陈第等人著作。《东西洋考·凡例》自叙本书资料来源是:“间采邸报所抄传,与?#19990;?#25152;诵述,?#24405;?#20272;客(商人)、舟人亦多借资。”由此不难看出,此书明?#28304;?#26377;俗文学的特性,不避讳?#26263;?#21548;途说”。张燮这位讲?#36866;?#30340;人,采取了迎合受众的写法,更加突出为商服务的主题。

                鹿皮是明代台湾最重要的贸易货?#20998;?#19968;,1638年出口日本的鹿皮最多,达到15万多张,其他年份出口的数量也有七八万张。当地少数民族同胞是捕鹿的主要力量,捕鹿?#38469;?#20043;高超,狩猎工具之威猛,张燮用“?#26376;?#40575;?#26657;曰?#34382;?#23567;?#26469;形容,说“其人精用镖,竹棅铁镞,长五尺九咫,铦甚,携以自随……?#26144;#?#31105;不得?#35762;?#40575;。冬鹿群出,则?#21450;?#35768;人即之。镖发命中,所获连山,社社无不饱鹿者”。“东番”人?#38472;?#32905;,笃嗜鹿肠,甚至?#26376;?#32928;内?#32874;?#21270;的新草,名曰“百草膏?#20445;?#32780;一见汉族同胞“食鸡、雉”则“辄呕”。于婧认为张燮通过这一对比形成反差,颇有新鲜感和幽默意?#19969;?/font>

                ?#31471;?#24211;全书》编纂者站在清朝的立场看待前朝人之作,对《东西洋考?#33539;?#26377;批评,说其“每国先列沿革?#24405;#?#22810;与诸史相出入”“次列海船交?#23383;?#20363;,则皆采自海师贾客之口?#20445;?#36824;认为“惟明代控制外番,至为无术。无事则百计以渔利,有变则委曲以?#26635;病保?#36830;带讥讽张燮及其见解“称功颂德,曲?#36866;?#22810;?#20445;?#30422;当时臣子之词,置而不论可?#21360;薄?/font>

                “在清代长期的禁海政策的背景下,海洋贸易并不受肯定和鼓励。”于婧说,《东西洋考》不是官修之书,而?#27465;鋈宋?#38598;、民间刊刻,故不免带民间叙事的特点,但作者写书的意图在于,福建沿海在当时已经成为中国海上贸易的中心,漳州、泉州很多人?#35272;?#19982;东南亚等地通商谋生,特别是明政府开海禁之后,月港成为对外贸易大港,传统的经济结构发生了改变,张燮也有意愿去记录与服务这?#25351;?#21464;。有学者称这本书为“通商指南性质的书?#20445;?#36825;一看法无疑更接近《东西洋考》的?#23548;识?#20301;。

                  记者 谢海潮

              作者简介

              姓名:谢海潮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冯瑶)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24179;?#20986;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31185;?#35770;

              1 3 8 24 72倍投

                                      河北快3开奖直播现场 复式双色球7十2多少钱 北京快中彩连锁 爱彩乐首页 必发指数爱彩 五子棋bisha棋谱 福彩新疆喜乐彩基本分布图 年一码中特大公开 双色球彩票开奖结果 彩票大奖排行榜 内部透码保证香港版彩图 围棋软件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竞足球胜平负比分直播 吉林快三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