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地區版塊 >> 內蒙古
              王關區:內蒙古農村牧區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程度評析
              2018年10月22日 15:49 來源:《內蒙古社會科學》 作者:王關區 劉小燕 字號
              關鍵詞:農村牧區;小康社會;評價指標;內蒙古;指標評價值;建成;發展;實現;十二五;資源環境

              內容摘要:摘要:應用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魏后凱研究員提出的農村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評價指標體系,對內蒙古農村牧區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程度進行評估分析,得出的結論為,內蒙古農村牧區全面小康社會建設進程穩步推進。“十二五”末農村牧區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總體實現程度達到84.09%,其中經濟發展、人民生活、社會發展、政治民主和資源環境實現程度分別為87.29%、89.47%、80.36%、96.63%、74.18%#社會發展和資源環境是內蒙古農村牧區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短板。改革開放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內蒙古農村牧區得到了長足的發展,全面小康社會建設進程穩步推進,但農村牧區仍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薄弱環節,內蒙古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難點和重點都在農村牧區[1],即“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

              關鍵詞:農村牧區;小康社會;評價指標;內蒙古;指標評價值;建成;發展;實現;十二五;資源環境

              作者簡介:

                摘要:應用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魏后凱研究員提出的農村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評價指標體系,對內蒙古農村牧區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程度進行評估分析,得出的結論為,內蒙古農村牧區全面小康社會建設進程穩步推進,“十二五”末農村牧區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總體實現程度達到84.09%,其中經濟發展、人民生活、社會發展、政治民主和資源環境實現程度分別為87.29%、89.47%、80.36%、96.63%、74.18%#社會發展和資源環境是內蒙古農村牧區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短板,特別是醫療、教育發展不足和耕地資源質量不高等問題比較突出。

                關鍵詞:內蒙古;農村牧區;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基金項目:內蒙古中長期經濟社會發展研究工程重點項目“農村牧區可持續發展研究”。

                作者簡介:王關區,男,內蒙古社會科學院科研組織處處長,研究員;劉小燕,女,內蒙古社會科學院牧區發展研究所副研究員。

                中圖分類號:D442.6;D67;F127  文獻標識碼:文章編號:1003-5281(2018)03-0176-06

                改革開放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內蒙古農村牧區得到了長足的發展,全面小康社會建設進程穩步推進,但農村牧區仍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薄弱環節,內蒙古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難點和重點都在農村牧區[1],即“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

                一、小康社會建設監測評價指標體系

                1979年12月,鄧小平同志在會見日本首相大平正芳時首次使用“小康”來詮注我國的四個現代化。“小康”一詞最早源于《詩經》的“民勞亦止,訖可小康”。小康社會是古代思想家描繪的美好社會理想,也表現了普通百姓對寬裕、殷實的理想生活的追求。1982年9月,黨的十二大使用“小康”概念,把它作為我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階段性目標。黨的十二大、十三大把鄧小平的戰略設想確定為全黨和全國人民的長期奮斗目標,即三步走戰略:第一步,1990年實現國民生產總值比1980年翻一番,解決人民溫飽問題;第二步,20世紀末國民生產總值比1980年翻兩番,人民生活達到小康水平;第三步,21世紀中葉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為了推進小康社會建設向高水平發展,黨的十六大(2002年)報告明確提出了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在本世紀前20年的奮斗目標。[2]黨的十七大(2007年)在此基礎上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就是增強發展協調性,努力實現經濟又好又快發展;擴大社會主義民主,更好地保障人民權益和社會公平正義;加強文化建設,明顯提高全民族文明素質;加快發展社會事業,全面改善人民生活;建設生態文明,基本形成節約能源資源和保護生態環境的產業結構、增長方式、消費模式。黨的十八大(2012年)報告明確提出,根據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實際,要在十六大、十七大確立的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基礎上努力實現新的要求,準確判斷重要戰略機遇期內涵和條件的變化,全面把握機遇,沉著應對挑戰,贏得主動,贏得優勢,贏得未來,確保到2020年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宏偉目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更加注重發展的平衡性、協調性和可持續性,是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的全面發展、可持續發展,是將發展改革成果真正惠及十幾億人口的重大舉措,必將為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宏偉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奠定堅實的基礎。

                在各個時期,我國關于小康社會建設的提法各有特點,都是在具體的時代背景和發展現實狀況下進行的精準定位,小康社會內容和目標的制定是一個動態發展的過程,因而,每個時期都有相應的評價、監測指標,但各評價指標體系間是一脈相承的,評價標準逐步提升、評價范圍逐步完善。[3]總體來看,我國小康社會的“經濟持續健康發展、人民民主不斷擴大、文化軟實力顯著增強、人民生活水平全面提高,建設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社會”的建設目標漸趨清晰。表1為各個小康建設時期由國家統計局聯合國家發改委、中央政策研究室等部門和專家、學者編制的統計監測評價指標體系。可以看出,2013年編制的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統計監測評價指標體系中進行了東部地區、中部地區、西部地區目標值的劃分,沒有另外編制農村統計監測評價指標體系。另外,2010年以來國家統計局不再對農村小康社會的建設進程進行監測評估。

                2002年全面小康社會建設目標提出以來,國內學全面小康社會建設進行了廣泛而深入的研究,構建全面小康建設評價指標體系是其中一項重要研究內容,而完備和系統的指標評價體系有助于及時判定小康社會建設的進程和掌握小康社會建設中的突出問題、薄弱環節等。相較于全國整體層面的全面小康社會建設評價研究,專門對農村全面小康社會建設評價及指標體系構建的研究相對較少。浙江大學卡特中心課題組(2003)構建了中國農村全面小康評價指標體系,包括經濟發展、社會進步、民主政治、生活質量和生態環境等五個方面及23項個體指標[4];張春光(2005)建立了由經濟發展、社會進步、政治民主、生活質量、生態環境等五個子系統及21個指標構成的評價指標體系[5];趙穎文、呂火明(2016)構建了包含農村經濟發展、農村生活質量、農業投入及產出水平、農村生態環境等五個評價維度24個指標的農村全面小康發展評價體系[6];魏后凱(2016)構建包括五個一級指標和23個二級指標的農村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評價指標體系[7]。另外,李東坡(2004)[8]、何軍(2005)[9]、陳麗霞(2005)[10]、王彥超(2007)[11]、林筱文(2011)[12]等學者也對農村全面小康社會建設進程評價問題進行了探討。綜觀以上各研究成果,學界對構建農村全面小康社會建設評價指標體系的思路基本一致,即全面小康社會強調的不僅是“小康”,更重要的是“全面”,“全面”講的是發展的平衡性、協調性和可持續性,強調覆蓋的領域、包含的內容等要全面;各評價指標體系設置的一級指標基本一致,主要包括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等五個方面,指標名稱表述略有差異;各評價指標體系設置的二級指標有所差異,主要包括指標數量、指標權重、標準值的差異,差異產生的重要原因是具體年代背景下小康社會建設進程的差異及目標值的適度調整等。

               

              作者簡介

              姓名:王關區 劉小燕 工作單位:內蒙古社會科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實習編輯 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