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区版块 >> 内蒙古
              叶舒宪:草原玉石之路与红玛瑙珠的传播中国(公元前2000年-前1000年) ——兼评杰西卡·罗森的文化传播观
              2019年04月22日 14:07 来源:《内蒙古社会科学》(呼和浩特)2018年第4期 作者:叶舒宪 字号
              关键词:草原玉石之路;红玛瑙珠;文化传播;玉文化

              内容摘要:

              关键词:草原玉石之路;红玛瑙珠;文化传播;玉文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草原玉石之路指发端于史前的欧亚大陆腹地,传播玉石文化和玉石资源的草原路径。在中国境内,与草原玉路发生相伴随的是来自南亚和中亚地区早期文明的红玛瑙珠的自西向东传播。最近,在?#38470;?#21644;河西走廊西段发现的红玛瑙珠表明,距今约三四千年的四坝文化先民发挥着向河西走廊以东乃至中原地区输送红玛瑙珠的“二传手”作用。赤峰地区的夏家店下层文化则发挥着“三传手”作用。由于帕米尔高原的阻隔,红玛瑙珠从印度河谷地区传播到?#38470;?#25972;整耗费了三千年时光。从?#38470;?#21040;燕山以北的传播仅仅用了三四百年时间。这就凸显出北方草原之路的文化传播功用。再经过塞外史前文化的中介,红玛瑙珠最后辗转输入商周文明。西周以来盛行的红玛瑙珠加玉组佩表明了本土玉文化与外来新玉种的新老组?#26174;?#36896;情况。 

                关 键 词:草原玉石之路;红玛瑙珠;文化传播;玉文化

                作者简介:叶舒宪,男,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26412;?100732,上海交通大学致远讲席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 200030

                一、红玛瑙珠起源于史前南亚和西亚

                中国人崇玉爱玉举世皆知。玛瑙被列为四大名玉之一。但是商代晚期以前,玛瑙饰品在中原地区并不流行,也很少有红玛瑙串珠这样的奢侈物①。然而,此类玛瑙珠在西周时期却突然大量流行,在中原国家的贵族墓葬中,玛瑙珠成为高等级墓葬中随葬玉组佩的重要组成部分。英国汉学家杰西卡·罗森?#28304;?#25991;物种类的来源做了跨文化研究,认为红玛瑙和博山炉?#38469;?#22806;来文化输入中国的物质要素,是经过漫长的旅行,从中亚和西亚辗转传播到中国的文物种类。她在《红玛瑙珠、动物塑像和带有异域风格的器物——公元前1000年-前650年前后周及其封国与亚洲内陆的交流迹象》一文中指出,红玛瑙珠最早见于以殷墟妇好墓为代表的商代遗址,不过也仅有零星发现。在周代也有陕西宝鸡的鱼国墓地和河北北部房山县琉璃河西周燕国遗址两处,由于两处遗址都处在中原文化与西北或北方文化接壤的地方,发现的红玛瑙珠?#38469;?#22806;来文化因素出现在中原边地的见证。[1](P.425)在杰西卡·罗森看来,中原国家本来?#25381;?#32418;玛瑙珠,但在和周边地区人群的接触与联系中,许多新的文化特征和红玛瑙珠一道进入中国。“随着对红玛瑙珠及其来源了解的不断深入,在公元前10世纪至前7世纪?#27827;?#22320;区向周边地区的新观念敞开了大门,并?#20197;?#24847;将这些观念引入对他们来说最为重要的礼仪活动的核心之中。”[1](P.452)

                杰西卡·罗森指出:“出土于西安市长安县张家坡西周2号墓一件精致车器十分引人瞩目。其纹饰表明,在公元前10世纪到前9世纪,伊朗高原和?#25345;?#29616;今中国北方地区的强大周王朝之间可能存在交流。”[1](P.397)杰西卡·罗森仅凭青铜器上纹饰(带?#26032;?#26059;角的双身龙)“图像叙事”的相似性,就把西周时期的中国与伊朗文明联系起来,明显缺乏对中间传播?#26041;?#30340;举证和描述。罗森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为强调文化间的远距离交流的观点,她举了如下大背景资料。“在公元前1000年到公元前650年之间,周代贵族在死后?#28304;?#26377;玉石的鲜艳红色玛瑙串珠为装饰品,而这些红玛瑙珠的源头几乎肯定是在西亚。周贵族还从亚洲内陆人?#32791;?#37324;引进了新器类,?#32422;坝蒙?#21160;的?#35789;?#21160;物形象装饰兵器、车马器乃至容器。而红玛瑙珠可能正是通过这些人群之手传到中国的。这些串饰对于界定这些变化在中国发生的时间段及区域等方面起到了主要的作用,同时也是本文的主要?#33268;?#23545;象。在渭河和黄河流域盆地几个主要考古遗址的贵族墓中,墓主人佩戴着由许多红玛瑙珠与玉饰、料珠?#32422;?#29577;珠一起穿成的复杂饰品。在公元前10世纪的墓葬中,串饰上还包括有子安贝,例如,天马—曲村6214号墓出土的一组串饰?#35789;?#22914;此。而在周代早期?#25345;?#36798;到高峰的公元前10世纪之前,则很少发现红玛瑙珠。到公元前7世纪,鲜艳的红玛瑙珠?#30452;淶蒙?#35265;,在这一时期及?#38498;?#30340;墓葬中,一般只有少量发现,或甚至仅以单粒的形式出现。”[1](PP.399~400)

              作者简介

              姓名:叶舒宪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

              职称:研究员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24179;?#20986;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36335;?#34920;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31185;?#35770;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23435;?/a>|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1 3 8 24 72倍投

                                      香港赛马会六合彩开奖结果 吉利平码主论坛全国第一基地 辽宁12选五第五期开奖结果 急速赛车驾驶 彩宝网3d走势图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号 超级大乐透中奖规则 黑龙江22选5最新开奖结 江西多乐彩11选5 四川快乐12杀号 双色球26期开奖直播 5分快3稳赢 楚天风采22选5开奖结果查询 nba最前线张卫平 快乐赛车国际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