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地區版塊 >> 山東
              [國寶紀事]毛公鼎:顛沛半世紀,故鄉現風采
              2018年10月15日 10:43 來源:大眾日報 作者:鮑青 王偉利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濰坊人陳介祺是毛公鼎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個收藏者。在陳家密藏幾十載后,毛公鼎開始了顛沛流離之旅。如今,陳介祺的后人歷盡艱苦,成功復原出毛公鼎,令寶鼎風采再現故鄉。

                  毛公鼎:顛沛半世紀,故鄉現風采

                記者 鮑青 通訊員 王偉利

                在濰坊濰城區陳介祺故居萬印樓內,保存著一個“鼎”的復制品。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件復制品還原的是目前所見古鼎中鐫刻金文最多的“毛公鼎”。

                陳介祺是毛公鼎真正意義上的第一位收藏者,也是鼎文拓寫和解釋的第一人。在他故去后,毛公鼎經歷了顛沛流離的流浪之旅,最終收藏于臺北故宮博物院。

                上世紀末,后人陳祖光有感萬印樓不復毛公鼎身影,來往兩岸數次,精心研究,終于成功復制出毛公鼎,了卻心中的夙愿。

                9月初,第二屆陳介祺藝術節在濰坊濰城區十笏園文化街開幕。來自海內外的專家學者再度將目光聚焦在毛公鼎之上。

                鼎賜重臣,千年現身

                所謂毛公鼎,又叫毛厝鼎,因制作該器者名叫毛公厝而得名。在金石學界,毛公鼎的名號如雷貫耳。

                毛公鼎意義之重要,在于其是迄今所發現的先秦青銅器中字數最多的一件,內有銘文32行,合重文497個字。

                根據后世學者研究詮釋,毛公鼎銘文內容分為五個部分:第一部分追述周代文武二王開國時政治清平盛況,同時實事求是地道明當時西周政局不穩;第二部分宣揚周天子對毛公的冊命;第三部分介紹周天子授予毛公宣示王命的特權;第四部分講周天子告誡并勉勵毛公以善從政;第五部分講周天子賞賜毛公馬車、兵、命服等物,毛公表示感謝并稱頌天子美德,作鼎以紀念。其中,除第一部分以“王若曰”起首外,其余四部分均以“王曰”開頭。

                銘文敘事詳略得當,內容豐富,史料價值極高,郭沫若稱之為“抵得上一篇《尚書》”。近代學者李瑞清題跋該鼎時也說:“毛公鼎為周廟堂文字,其文則《尚書》也,學書不學毛公鼎,猶儒生不讀《尚書》也。”《尚書》乃儒家“五經”之一,是儒者必須仔細研讀的經典文本。毛公鼎猶如《尚書》,足見其重要性。

                不知何時,毛公鼎埋入深土,湮沒無聞。兩千多年后,毛公鼎重現世間,旋即引發關注。但毛公鼎并非考古挖掘出土,而是機緣巧合下的偶然所得。

                據《陜西金石志》記載:“是鼎咸豐八年(公元1858年)出土,由爛銅鋪在鄉間收買,運省備熔化,為蘇億年瞥見。他以市錢六十千購得之,運京出售,稀世之寶,乃得流傳。”但另一種更有影響的說法,是認為毛公鼎在道光末年出土。兩說究竟孰是孰非,至今難有定論。

                據后一種說法,道光年間,陜西岐山縣董家村村民董春生在村西地里耕種,無意中鋤頭觸碰到一件硬物。他找來幾位要好村民,齊心合力將這塊硬物掘出。看到土銹斑斑的古鼎,董春生有些傻眼:他只知道這是一件古物,但究竟價值如何卻不得而知。

                當地古董商聞訊趕來察看,發現該鼎內有密密麻麻古文字,即知此鼎價值不菲。他花三百兩白銀從董春生手中收購該鼎。

                沉甸甸的雪花白銀,晃得董春生睜不開眼。鄉間耕耘半生的農民,哪見過這么大的一筆財富,當即頷首同意。

                古鼎成了寶鼎,還賣了三百兩,這在村莊激起軒然大波。當古鼎運至村南時,村民董治官以寶鼎歸全村所有為由,聚眾前來搶奪。

                即將到手的肥鴨子飛了,古董商自然不會善罷甘休。他行賄岐山縣令,以“私藏寶鼎”罪派人抓捕董治官。在被吊拷關押月余后,董治官交代了古鼎密藏之處。知縣即派衙役從董治官家偏僻處起獲毛公鼎,并運到縣衙存放。古董商隨即從知縣手中運走了寶鼎。

                到了咸豐二年,毛公鼎輾轉落入西安古董大商人蘇億年之手。蘇億年頗有識寶鑒寶的眼光,他看出此鼎價值連城,便要售賣個好價錢。

                西北無人識貨,金石買主當在京城。因為蘇億年堅信寶鼎“奇貨可居”,始終索要高價,西北地區無人購買。他索性輦鼎入京,奔走于士大夫之門。

                當時的文人士大夫大多有搜羅碑拓、金石的雅好。當時在京城翰林院供職的陳介祺,剛剛為其父協辦大學士陳官俊守喪結束,心中苦悶難遣,遂極好金石之物。

                陳介祺《毛公鼎釋文》有“咸豐二年壬子五月十一日寶簠居士陳介祺審釋并記”之語。即該年農歷五月十一,他手寫毛公鼎釋文,“審釋并記”,可知陳氏得鼎當在該年。

                拓片考釋,秘不示人

                陳介祺得毛公鼎后,很快就對鼎內文字產生濃厚興趣。他請人拓好鼎內金文十余份,除用于自己考釋外,分別寄給同好金石的好友吳式芬、徐同柏、許瀚三人,請他們也加以研究。

                陳介祺學問淵深,精通古文,他在《毛公鼎釋文》中直接對應銘文寫出釋文,不識之字則照原文摹寫。在秘密研究的情況下,他的釋文已把銘文中大多數字釋出,而對于一些難度高的字則暫時闕疑。

                獲得毛公鼎拓片的徐同柏和許瀚,也開始了對鼎內文字的研究。徐同柏依據銘文拓片通篇寫出釋文,并嘗試對銘文中疑難字進行解釋,他還注重與典籍相互印證。徐氏的釋文收錄在《從古堂款識學》中。

                日照人許瀚是當時的著名文字學家,研究古文字是其專長。他的研究成果收錄在《攀古小廬古器款識》中。

                后來,陳介祺參考徐同柏和許瀚釋文后,五易其稿,于1871年寫成《周毛公鼎考釋》。

                陳介祺在研究毛公鼎文字的同時,也對毛公鼎進行著錄。他將第一篇毛公鼎釋文裝裱成條幅,上為“四靴形”銘文拓片,中為釋文與后記,下為器形,一足在前,兩足在后。

                陳介祺的學術研究只在極小的圈子里進行,而毛公鼎更被他當作無上秘寶,絕對不公開示人。因而民間很少有人知道毛公鼎在他手中。

                陳介祺為何如此小心謹慎?有人認為這和清朝的法律制度有關。當時清朝法律不允許私藏秦漢以上文物,故陳氏謹慎暗藏。

                但清代收藏青銅器譜錄《西清古鑒》序言載有乾隆帝詔書,有言曰:“我朝家法,不事玩好,民間鑒賞,既弗之禁,而殿廷陳列與夫內府儲藏者,未嘗不富。”可知當時清律并未禁止民間私藏文物。

                陳介祺如此謹慎,恐怕還是和當時嚴峻的政治經濟形勢有關。

                當時清廷官場黑暗,官員之間爾虞我詐已是司空見慣。陳介祺父親雖然身居顯位,也常遭到無妄之災。在父親故去后,陳介祺失去政壇依靠,更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他在翰林院做編修時,“性端嚴,持身公謹,博雅好古”。為了遠離是非難辨的官場,陳介祺轉而將大部分精力和財力放在了搜集古物上。依靠殷實家境和出色眼光,陳介祺收藏陶器、古印、銅器頗多,被譽為清末第一大收藏家。但盛名在外,“樹大招風”,陳介祺的寶庫也是許多人關注的重點。如今得此重寶,更不能四處張揚,以免引火燒身。

                很快,一起事件就驗證了陳介祺的顧慮。

                咸豐年間,太平天國風起云涌,席卷清廷半壁江山。清廷本就財政奇絀,此時一面失去江南賦稅重地,一面軍費開支激增,財政狀況更是瀕于破產。戶部銀庫空空如也,連京城官員的薪俸都無法支付。

                為了挽救嚴重的財政危機,御史文瑞上疏建議讓富紳解囊捐助。他還開出了十八家富紳名單,其中陳家就在其內。不久,戶部尚書孫瑞珍也聯合幾位官員上疏,請求皇帝命令京城官員捐款,共同度過這段艱苦歲月。

                咸豐帝令僧格林沁主持華北防務,并負責催逼山東籍官員繳納捐款。按照相關規定,“寒素”官員最少交納幾千兩,“殷富”官員則要交出一萬兩。濟寧籍官員孫毓汶看不慣這種“威逼”手法,聯合山東數位官員拒絕交納捐款。僧格林沁決定殺一儆百,一道彈劾奏折不僅將孫氏革職,甚至將他遣戍新疆。《清史稿》解釋其中關鍵,在于“恭親王以毓汶世受國恩,首抗捐餉,深惡之”。翁同龢的日記中,也記錄了孫毓汶遭受的屈辱:“僧邸參孫毓汶不遵調遣,請革職枷示,發新疆。奉旨免其枷號,即革職發新疆。”他為孫毓汶抱不平,“詞臣居鄉,乃被斯議,亦奇哉”。

                孫毓汶反抗的下場讓山東籍官員膽戰心驚。陳介祺本來請捐一萬兩,僧格林沁因其是收藏大家而不同意,最終陳氏被迫以四萬兩交差。為了湊齊這筆巨款,陳介祺相繼變賣了北京和濰縣老家的店鋪,足足奔波一月才拼湊出這筆捐款。他雖因積極出資而被咸豐帝記功,并賞戴雙眼花翎,但卻失去了收集古物的一大筆資金。陳介祺由此自認“熱鬧場中良友少,巧機關內禍根蟠”,最終辭官歸鄉。

                返鄉之后,陳介祺為安置這些古物,在家鄉濰縣城內舊居建成“萬印樓”一幢。樓內藏有商周銅器248件、秦漢銅器97件、石刻119件、磚326件、瓦當923件、銅鏡200件、璽印7000余方、封泥548方、陶文5000片、泉鏡鏃各式范1000件。因集有三代及秦漢璽印7000余方,遂名其樓曰“萬印樓”。

                時勢蝶變,寶鼎遭難

                毛公鼎在陳介祺手中安靜了三十余年。

                光緒十年(公元1884年),陳介祺病故于家。他遺留的古物器具被分成三份,其中毛公鼎分給了次子陳厚滋,后來又輾轉到了陳介祺的孫子手里。

                此時的陳家在政治經濟上沒有多大的建樹,子弟卻染上了紈绔享樂的習氣。眼見家財日益枯竭,子弟們動了售賣古物的心思。

                稀世之寶毛公鼎銷售的消息震撼了金石學界,也引起了金石學家、兩江總督端方的注意。他酷愛金石收藏,自己收藏的青銅器、璽印、碑刻拓本極為豐富。他甚至還在出洋考察中,收集古埃及文物。端方曾收得陜西寶雞斗雞臺出土的商朝青銅柉禁,該青銅柉禁是青銅器中的上乘佳品,端方還收藏了該青銅柉禁所附列的卣、觚、爵、角、尊等12件青銅酒器,是一整套配全的商朝青銅器。

                端方依憑顯赫權勢,派人來到陳家,半威逼半利誘,限其三日交鼎。最終,在端方軟硬兼施下,毛公鼎以兩萬兩白銀成交。

                端方得到毛公鼎后,極為深愛,時常賞玩。他與陳介祺一樣,請人制作了幾十張拓片,或高價出售或贈送友人。他還親自將其中最精美的拓片送給好友袁世凱,可見兩人私交之深、關系之密。

                宣統三年(公元1911年),四川“保路運動”爆發,一時間勢如星火,燎原蜀地。清廷無計可施,只能起用此前被迫賦閑的端方。清廷授其三品侍郎銜暨鐵路大臣,全權督辦川漢、粵漢鐵路一切事宜。

                四川局勢瀕臨失控之際,清廷將四川總督趙爾豐免職,令端方暫時署理。他率湖北新軍第八鎮第十六協第三十一標及第三十二標一部,經宜昌入川,至資州一帶。不久新軍發生嘩變,端方連同弟弟端錦為新軍士兵所殺。

                端方兄弟去世后,其京城房產也被人縱火燒毀,遺屬為維持生計,被迫變賣他生前藏品。

                端方生前曾在1905年為清末立憲出洋考察,又擔任過負責東南洋務外交的南洋大臣,因而結識了很多歐、美、日多國的社會人士。

                端方死后,覬覦其藏品的生前好友紛紛而至。其中美國學者福開森以端方生前摯友身份作掩護,誘騙端方之子以二十萬兩白銀將整套商朝青銅器賣給他。

                端方遺孀則將毛公鼎質押給天津華俄道勝銀行。當時古玩界有些人也想低價收入,到處造謠惑眾,聲稱該鼎其實只是陳介祺仿造的贗品而已。謠言熾盛之際,華俄道勝銀行為慎重起見,派出專人去濰縣陳氏后人府上,借調陳介祺當年鑄造的毛公鼎仿器進行比對,發現仿器不僅重量有差異,造型與鑄工也很粗劣,最終斷定所收質押之物絕對是真品。經過這場風波,毛公鼎名聲大噪,身價倍增。

                不久,由福開森做媒,找到端方遺孀,表示英國記者辛浦森愿意出價五萬美元,但因遺孀嫌價太低而沒有成交。

                洋人覬覦,志士護寶

                毛公鼎質押華俄道勝銀行的消息,令國內一些愛好古玩的人士憂心忡忡:國寶隨時都有流向海外的可能。

                1926年,北平大陸銀行總經理談荔孫來到端家,表示愿以非常優惠的利率,代端家到華俄道勝銀行贖出毛公鼎,改轉質押給北平大陸銀行。端家掌門人表示同意后,談荔孫立刻前往華俄道勝銀行辦理轉贖手續,將毛公鼎運回京城存放入北平大陸銀行。

                對毛公鼎始終念念不忘的福開森,又找到時任北洋政府交通總長的收藏家葉恭綽,表示愿向其借資出款,請其出面將毛公鼎從北平大陸銀行贖出。

                熱愛收藏的葉恭綽聞聽此言,當即明白福開森想據毛公鼎為己有的真正用意。為了打破洋人對毛公鼎的窺伺,葉恭綽聯系了暨南學堂(現暨南大學)首任堂長鄭洪年、光緒年間進士馮恕,商議定計保住毛公鼎。

                葉恭綽在宣統元年由郵傳部派赴歐洲游學,并考察鐵路建設事宜。旅歐期間,他與端方六弟端錦同習鐵路專業,交往頻繁,交誼深篤。宣統三年,端方任鐵路大臣后,當即起用葉恭綽任代理鐵路總局局長。

                鄭洪年不僅與葉恭綽為廣東番禺同鄉,和端方也有一段交往。1906年,出洋考察歸來的端方在南京薛家巷妙向庵創辦暨南學堂,令鄭洪年出任首任堂長。馮恕曾隨載洵赴英、美、法等八國考察,看到歐美列強因立憲而富強,對端方積極立憲的主張衷心贊同擁護。

                三人或懷知遇之恩,或存念舊之情,對保護國寶非常熱心。三人決定各自出資,合股買進毛公鼎。他們還約定,毛公鼎購得后仍存放于北平大陸銀行。

                到1930年,鄭洪年、馮恕兩人向葉恭綽出讓了手中持有的毛公鼎股份。從此,毛公鼎所有權歸葉恭綽獨自擁有,但仍繼續存放在北平大陸銀行。

                四年后,葉恭綽遷居到上海籌建“上海市博物館”。次年“上海市博物館臨時董事會”成立,葉恭綽出任董事長。毛公鼎也從北平大陸銀行取出并運至上海保存。

                1937年,中日淞滬會戰爆發,上海陷入一片火海。葉恭綽眼見上海即將不保,決定暫時去香港避難。離滬前他將自己珍藏的7箱文物,秘密寄存于公共租界英商美藝公司倉庫內,其中一箱裝的就是毛公鼎。

                1940年,葉恭綽姨太太潘氏為侵吞他的財產,到法院大肆誣告葉恭綽。葉氏聞訊,急電在昆明西南聯大執教的侄子葉公超代自己去上海應訴。在香港葉恭綽見到侄子后再三叮囑:“我把毛公鼎交付給你,日后不得把它變賣,不得典押,決不能流失出國!有朝一日,可以獻給國家。”

                葉公超到上海后,去汪偽法院作為被告應訴。不料潘氏為求得勝訴,竟向日本憲兵隊密報毛公鼎藏匿上海的消息。日本憲兵隊得悉此情報,立刻上葉家搜查,結果搜出一些字畫和兩把防身用的手槍,葉公超因此被捕。他經歷了三次審訊,遭受兩次水刑與鞭撻,也未吐露毛公鼎的密藏之處。

                為了脫身和躲避日寇繼續追查,葉公超密告家人鑄造出一只膺品毛公鼎交出。1941年,葉公超尋機密攜毛公鼎逃離上海來到香港,完好無損地奉還于葉恭綽。

                不久,香港也被日寇侵占,葉恭綽于1942年10月逃回上海,同時托德國友人將毛公鼎帶回上海。葉恭綽在上海堅拒出任偽職,閉門謝客。不久他身染重病,家庭經濟又發生危機,只得將毛公鼎質押銀行。后來上海巨商陳永仁出資贖出毛公鼎。

                塵埃落定,故鄉再現

                抗日戰爭勝利后,陳永仁將毛公鼎交給“上海敵偽物資管理委員會”。上海市聘葉恭綽為“毛公鼎保管委員會”委員。1946年5月,毛公鼎被軍統局保管處領回,從上海運至南京撥交中央博物院保存。

                同年10月,為期一個月的“文物還都展覽”開幕,毛公鼎屬于其中的重器展品。展覽結束后,毛公鼎作為國寶重器被中央博物院收藏。

                1948年,毛公鼎被清點后小心翼翼打包裝箱,從南京中央博物院遷運往臺灣基隆,上岸后押運到臺中縣“國立中央博物圖書館聯合管理處”保管。

                1965年,毛公鼎由臺北故宮博物院收藏,至今陳放在該院商周青銅器陳列室中。

                2003年,陳氏后人陳祖光前往臺灣考察。在游覽臺北故宮博物院時,他驚喜地發現先人收藏的毛公鼎真品竟然藏身于此。

                陳祖光原本就懷有重鑄毛公鼎的心愿,如今親見寶鼎更是心潮澎湃。由于博物院不允許拍照,陳祖光又五次飛赴臺灣,憑著手繪和記憶來記錄毛公鼎細節。第五次時,他帶領鑄造工藝師一起前往,讓工藝師親眼看看文物實樣。

                2008年,在眾多專家指導下,本著尊重歷史、復原歷史的原則,陳祖光他們開始了艱辛的制鼎過程。

                歷時兩年多時間,幾乎能以假亂真的毛公鼎仿制品終于完成。陳祖光特意捐贈給陳介祺故居萬印樓一件,了卻了心中夙愿。

                今日,我們也可以在萬印樓目睹“毛公鼎”的風采。

              作者簡介

              姓名:鮑青 王偉利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