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法學
              準確理解規范法理論的實踐屬性
              2018年10月18日 09:34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楊建 字號
              關鍵詞:實踐;實證理論;理想理論;理解;理論與;分析;要素;法律條文;實用主義;價值目標

              內容摘要:實證理論有其理論的限度,它無法獨自完成理解和推進實踐的工作。這樣,對說明性理論與解釋性理論的好惡與偏見也一并轉移到對實證理論與規范理論的認知上:實證理論有助于人們理解事件的復雜性與合理性,對實踐有幫助。第一,實證理論有其理論的限度,它無法獨自完成理解和推進實踐的工作。特別是,當待分析的對象兼有經驗的要素與價值的要素時,譬如說法律條文,實證理論無法完成對法律條文包含的價值部分的說明。拿流行的實用主義、現實主義來說,它們作為非理想的規范理論,直接指涉、引導具體的實踐,似乎“很有用”,但實用主義、現實主義無法自行設定實踐的價值目標,無法證成某一目標的正確與否(對此類證成來說,實用主義既無興趣也無能力),換言之。

              關鍵詞:實踐;實證理論;理想理論;理解;理論與;分析;要素;法律條文;實用主義;價值目標

              作者簡介:

                實證理論有其理論的限度,它無法獨自完成理解和推進實踐的工作。特別是,當待分析的對象兼有經驗的要素與價值的要素時,譬如說法律條文,實證理論無法完成對法律條文包含的價值部分的說明。在實踐的層面,兩種理論之間存在著分工合作的可能性,而非兩者擇其一的關系。

               

                我們有充足的理由去理解、探索和改變世界,這一進程的智識結晶,便是各類體系化的理論。這其間的一些理論志在呈現世界的真實樣態,還原事件之間的真正聯系以及背后運轉的歷史邏輯;另一些理論致力于闡述世界的規范目的,論證事件中的意義與價值。美國哲學家查爾斯·弗蘭克爾在他的名作中將前者稱為說明性(explanatory)理論,后者稱為解釋性(interpretive)理論。

                理論要完成說明性的任務,就必須對經驗事實進行觀察、收集、量化、對比與再現。這樣分析性的工作,能夠揭示實證對象上人們誤解、不熟悉或者忽視掉的方面,進而幫助我們增進對事件復雜性的理解;同樣,這種分析說明的工作還意在澄清事件內部以及事件與事件之間的力量聯結,以描述事件發生、變動的因果關系,對事件背后真實原因的闡述可以幫助我們理解事件的合理性。需要提前交代的是,這種慣常的對于說明性理論的理解有一處隱藏著的錯誤,留待下文厘清。

                解釋性的理論至少有兩個必要的組成部分,一是對意義與價值的論證,二是將價值運用到事件中進行評價、批判與指正。就意義與價值的論證來說,它涉及的是對應然命題的探究,因此幾乎不會考慮現實的因素;就運用價值對事件進行評價、批判與指正來說,它首要的特征也是批判性而不是建設性,即使有建設性的意見,解釋性理論的指正也常常被認為不切實際,這通常意味著實現的難度過高或成本過大。

                但上述“說明”與“解釋”的二分,在中文的語境中很難被清楚、準確地理解。explanation與interpretation一般均被翻譯成“解釋”“詮釋”“釋義”,因此在學理上制造了很多混淆。法學和政治哲學更常用另一對范疇來討論理論的基本類型與實踐屬性:將理論劃分為實證理論與規范理論。需要預先澄清的是,現代的知識體系,普遍要求無論哪一類理論的生產,均應當是清晰的、有區分性的、講邏輯的、論證自洽的,這是理論生產和表達在方法上的規范要求。所以,從方法上來說,所有的理論都應當是分析的、規范的。不過,實證理論與規范理論的區別不在表述的方法上,而是延續著說明性理論與解釋性理論的不同。實證理論以經驗事實為分析對象進行描述,規范理論以價值事實為分析對象進行建構。這樣,對說明性理論與解釋性理論的好惡與偏見也一并轉移到對實證理論與規范理論的認知上:實證理論有助于人們理解事件的復雜性與合理性,對實踐有幫助;規范理論抽象、空洞、不接地氣,對實踐無用,甚至有害。

                這樣的認知在近來理論界的一次大爭論中有比較充分的展示。約翰·羅爾斯在區分實證理論與規范理論的基礎上,對規范理論作出了最具影響力的論述。他在《正義論》與《萬民法》中指出,規范理論可以進一步區分為兩個部分:理想理論(ideal theory)與非理想理論(nonideal theory)。理想理論之理想是指,抽離現實中一切的限制因素,探究在最完美的狀態下的價值原則是怎樣的;非理想理論則是探討在現實的經濟、政治、社會條件下,如何實現理想的價值目標或將理想的價值標準運用到具體的事件之中。羅爾斯宣稱,他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在對理想理論的研究中。從2005年開始,以阿馬蒂亞·森、菲利普·佩蒂特、查爾斯·米爾斯為代表的學者紛紛批判規范理論,特別是羅爾斯的理想理論,認為:不能指導和解答現實政治生活中的實踐困境的理論,根本不應稱之為政治、法律理論;沒有行動規范性的規范理論毫無意義;致力于論述應然命題的理想理論并不像其主張的那樣能夠具有什么實際的效用。因此,按照他們的理解,重要的是實證理論,規范理論因為缺乏實踐性,甚至應當被拋棄,至少應當進行某種去除理想性、增加現實性的理論改造。

              作者簡介

              姓名:楊建 工作單位:南京師范大學法學院、中國法治現代化研究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于翠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