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各地 >> 人文東北
              頒布入城紀律 公告“約法八章”:接管五天沈陽城恢復運轉
              2018年10月12日 10:10 來源:遼寧日報 作者:郭平 字號
              關鍵詞:蘭德;沈陽;回憶錄;私商;檔案館

              內容摘要:遼寧省檔案館收藏有多份檔案,記錄了解放戰爭時期為順利接收沈陽,黨和人民政府所做的大量深入細致的工作。

              關鍵詞:蘭德;沈陽;回憶錄;私商;檔案館

              作者簡介:

               

                記者 郭平

                核心提示

                遼寧省檔案館收藏有多份檔案,記錄了解放戰爭時期為順利接收沈陽,保障城市功能的運轉和居民的正常生活,黨和人民政府所做的大量深入細致的工作。

                專家介紹,以陳云為主任的沈陽特別市軍事管制委員會,創造性地實施了“各按系統,自上而下,原封不動,先統后分”的接收原則,使沈陽市僅僅用了5天的時間,整個城市運轉功能初步恢復,穩定了社會秩序。沈陽的成功接管,為全國各新解放城市的建設提供了寶貴經驗。

                編者按

                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1948年9月,遼沈戰役取得重大勝利,東北全境解放。70年前的硝煙早已散盡,但先輩們浴血奮戰,用鮮血和生命換來的勝利果實保留至今,成為遼寧人民的寶貴財富。

                從今天開始,本報推出“解放”系列,報道組采訪當事人,查閱檔案史料,還原遼寧省各城市在解放進程中發生的故事,傳承老一輩革命者忠誠擔當、奮斗自強的精神,為遼寧的振興發展鼓勁。

                史記SHIJI

                巧計斗糧商穩定糧食價格

                遼寧省檔案館研究人員蘭美娜說:“我二爺爺、當年沈陽軍管會干部蘭德儀在回憶錄中描述了巧計斗糧商,穩定糧食價格的經過。”

                蘭德儀的回憶錄中記述:當沈陽接收工作基本完成的時候,蘭德儀被正式分配到市糧食公司下屬沈河區第五營業部主持工作,主要任務負責全區市民糧食供應工作,他親身經歷了沈陽穩定糧食價格的過程,像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斗。

                據蘭德儀回憶:“沈陽小西城門里有一處糧食市場,每天早晨五六點鐘就有人到那里叫賣糧食。市場成交主要品種有高粱米、小米、玉米面和其他五谷雜糧,叫價時商販們手里端著盤子,盤子里裝著樣品,不同成色等級,以此論價。私商和小販,總是以不同手段抬高物價,牟取暴利。而我們也總是采取不同的方式,平整和降低糧價,來安慰民心。”

                蘭德儀專門成立了一個由七八個人組成的市場調查小組,每天掌握市場動態和糧價行情,小組成員手中也端盤樣品叫賣,實際上是為了掌握市場動向。

                如果發現糧食漲價,在上級指導下,蘭德儀他們采取的調控措施主要有兩個:其一是大量收購。私商們看到有人在大量收購就趁漲價之機也大量收購糧食囤積。當私商高價大量收購到一定程度時,蘭德儀他們就大量降價出售。私商們一看到糧食如此降價,就急忙跟著出售,否則連本錢都收不回來。等到私商們也低價出售了,蘭德儀他們就有多少收多少,經過這樣幾個回合的斗爭,就把暗地里哄抬糧食價格的私商給治服了,其中有不少私商連本帶利賠光,敗下陣來。其二是保證供應,每當從后方運來的糧食往供應點搬運時,他們故意在主要馬路上繞走,十幾臺大馬車拉著糧食,市民一看,心里就踏實,也就不跟著私商搶購糧食了。

                專家檔案DANGAN

                蘭美娜

                畢業于遼寧大學,法學研究生,現在遼寧省檔案局(館)任職,研究方向:革命歷史檔案、現行檔案。

                行軍露宿街頭

                不驚擾百姓

                為研究沈陽解放那一段歷史,省檔案館研究人員蘭美娜查閱了很多檔案,以及家中保存的她的二爺爺蘭德儀撰寫的回憶錄。

                據介紹,黨中央提前謀劃沈陽市的接收問題。省檔案館有關檔案顯示,根據中共中央指示,中共中央東北局在1948年10月27日決定組成以陳云為主任,伍修權和陶鑄為副主任,王首道、陳郁、張學思、朱其文、陳龍為委員的沈陽特別市軍事管制委員會,全面負責接管沈陽的工作。

                蘭美娜解釋說,軍事管制委員會是解放戰爭時期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初期在城市中建立的軍事性的、臨時性的政權機關,其目的是為了迅速肅清反動殘余勢力,保障國家和人民生命財產安全,建立革命新秩序。當時軍管會的具體工作是:鎮壓一切反革命分子的活動,接收并管理一切公共機關、公共產業等,沒收官僚資本,保障守法的外國僑民生命與財產安全,保護工農商學界一切正當權利,迅速恢復市政建設等各項事業,對省市機關進行接收、改組,并在條件許可時召集各界人民代表會議。軍事管制委員會填補了沈陽解放之初的政權空白,保證了勝利果實牢牢掌握在人民手中,同時又采取了頒布法令、決定、命令等形式維持社會秩序,客觀上起到了政權機關的作用。

                為組建沈陽特別市軍事管制委員會,當時還從東北各地抽調了多名干部,蘭德儀便是其中一員。1948年10月29日,前方還在交戰,擔負接收任務的干部便在陳云的帶領下從哈爾濱出發了。

                蘭德儀在回憶錄中寫道:“當時地圖上的哈爾濱是紅色的,沈陽卻是黑色的,紅色區域表示解放區,黑色代表國民黨統治區。大軍出發時,沈陽還未解放。”

                回憶錄介紹,接收干部本來計劃坐火車,可僅僅走了一天,鐵路便不通了,一行人就徒步行軍。當他們到達文官屯火車站時,解放沈陽的戰斗還在進行當中,他們看到交戰情形:“天空飛來一架雙肚子式的偵察機,畫幾個白色圓圈就跑了,不多時又飛來幾架轟炸機,按照白色圓圈坐標,進行狂轟濫炸。鐵路工人說,被炸的地方是東關軍工廠。不多時又飛來一架飛機,在被炸地繞圈,后來被解放軍高炮部隊打跑了。至于我們這些人,早有準備,分散在各處隱蔽起來。大家都抱著必勝的信心,在隱蔽處看著高射炮彈爆炸,一團團白煙像棉花團似的,飄蕩在天空。”

                11月2日,沈陽解放這一天,陳云率領大批干部進入沈陽,開始接管工作。蘭德儀回憶錄中記述:“我們迎著冉冉升起的太陽,從北兩洞橋入城。還記得,橋下滿槽雨水,水上一層浮冰,總之車馬都不能通行。”

                人民軍隊的干部與當年耀武揚威的國民黨反動派完全不同,蘭德儀回憶錄中記有:“我們嚴格遵守三大紀律八項注意,行軍露宿街頭,不驚擾百姓。”

                蘭美娜在遼寧省檔案館出版的《遼寧城市解放檔案文獻圖集》中,查閱到《東北攻占沈陽入城紀律指示》共有6條,其中包括:戰斗進行中及戰斗結束后,應依戰斗區分,保護工廠、倉庫、銀行、醫院、行政、科學、文化機關,嚴禁破壞,其公文檔案、參考資料亦不得亂翻;所有各種物資包括軍火、汽油在內,一律不準搬運,待東北局管制委員會到達后,逐一交清,以便統一處理分配;嚴格禁止特務、流氓、盜匪及市民趁機搶劫,破壞房屋,違者應予鎮壓;各部于戰斗結束或大部結束時,即應迅速移出城外,留少數看守及巡邏部隊和工作人員負責維持秩序辦理移交,等等。

                1948年11月2日,沈陽歷史翻開了新的一頁。

                宣布接收工作六項規定

                蘭美娜說:“當時,陳云提出了沈陽接收工作的十六字方針,即‘各按系統,自上而下,原封不動,先接后分’,對人民軍隊迅速、有序地恢復城市運轉和維護城市秩序,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蘭德儀的回憶錄中記有:11月3日,在當時的大和旅館,也就是現在的遼寧賓館,陳云組織召開了沈陽軍事管制委員會成立大會,宣布了接收工作六項規定。

                省檔案館收藏的有關檔案記錄的這六項規定包括國民黨統治時期沈陽的公教人員按原有職務照常上班;各部門負責保管所屬部門一切資產、設備、機器、文件、檔案、賬冊等;將所屬部門人員、資產等簡要情況,按原有組織系統分別造冊,呈交軍管會所屬各部門等內容。

                蘭美娜在館藏檔案中查閱到了當時由東北行政委員會主席林楓,副主席張學思、高崇民簽發的《東北行政委員會布告》,這份布告鄭重宣告:“沈陽解放!我東北人民從此完全擺脫了國民黨反動集團的萬惡統治,開始走向新的自由幸福生產建設以及支援國內解放戰爭,爭取全國勝利的道路”。這份布告公布了“約法八章”,除宣布“保護城市各階層人民生命財產不受侵犯”等內容外,其中第五條明確:國民黨省市縣各級政府機關之官吏、職員與市鎮警察及區鄉鎮保長人員,凡不持槍抵抗不進行破壞活動者,一律不加俘虜逮捕,所有各該機關資財檔案等均歸其保管,聽候民主政府處理,不得怠職破壞。

                接收相關規定的發布對剛剛解放的沈陽穩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舊政府95%公職人員報到

                在省檔案館還保存有一份文件,是沈陽特別市軍事管制委員會向中共中央東北局做的《關于沈陽公教人員的報到和處理》報告。

                這份報告告訴我們,沈陽在國民黨統治時期共有公教人員公企職工約9萬人,解放后,除國民黨黨部、三青團部及各特務機關四散瓦解者外,共報到公教人員公企職工8.5萬人,計達95%。

                報告分析不敢報到人員的各種情況后,專門匯報了公營企業的情況:“兩個月來,國民黨占領時期縮小停工的工廠企業都恢復擴大了,所以公營職工是增加了,例如車輛制造廠由二百人擴大到一千五百余人,機械廠由四百余人擴大到一千四百余人”。

                同時,這份報告還詳細介紹了對一些報到人員進行必要的培訓和根據其沈陽解放前后的表現,對其中個別人員予以免職處理的過程。

                經過幾個月工作實踐,沈陽特別市軍事管制委員會在這份報告中充滿自信地提出了對接收工作的思考:“我們以為,絕大多數公教人員、公企職員和全體工人之盼解放軍的到來,如大旱之盼云霓,在國民黨反動政權下,他們在政治經濟上從未受到過公平待遇,在腐敗黑暗的統治下,永遠也不能發揮他們的才能。只有在人民政權下,他們才會獲得應有的重視和無限的機會,這種心理和事實從報到人員的踴躍中已經充分看出。”

                同時,這份報告還實際分析了一些“沒有出路”的說法,嚴肅指出,那些畏罪不敢報到,報到了又被免職的人員,是一些有過罪過的人,對于這些人“決不能在民主政府中給以原來職位的‘出路’,只要他們改過自新,依靠自己的腦力、勞力真實本領,依照人民解放區的社會需要去辦事,那么職業生機是很多的”。

                在省檔案館查閱到的陳云、伍修權、陶鑄在1948年11月3日的關于接收沈陽的報告中,在沈陽接收進展相關情況之后寫道:“三日來我們感觸最深者”,其一為“人心向我,許多機關工廠的公務人員,有條不紊,保存物資文件等待接收”;其二為“哈市及北滿隨來的東北公職人員忠勇努力精神”;其三為“地下工作者在敵軍將潰及已潰時,向各機關挺身而出,號召保護資財,等待接收,起了不小作用”。 

                可查閱到的這些檔案文獻及回憶錄顯示,僅僅用了5天的時間,沈陽整個城市運轉功能初步恢復,穩定了社會秩序。

                1948年11月7日《東北日報》刊發《沈陽秩序迅速安定》報道,自豪而欣慰地宣告:“沈陽秩序迅速安定,職工公教人員上班工作,居民紛作復業準備,郵電均告恢復,現在搶修鐵路,沈陽時報創刊。”沈陽的成功接管,為全國各新解放城市的建設提供了寶貴經驗。

              作者簡介

              姓名:郭平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