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关系学
              外国学者对逆全球化的担忧和批评
              2018年10月22日 08:54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26412;?#24066;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 字号
              关键词:经济行为;美国优先;经济全球化;贸易战;国家政策

              内容摘要:内容提要:一段时间以来,逆全球化在一些国家抬头,引起许多外国学者的担忧和批评。学者们指出,经济全球化促进活跃的经济行为、广泛的共同利益和深入的国际合作公然提出“本国优先”、挑起贸易战、实行单边主义政策等,是这一轮逆全球化的典型表现。比如,美国曾经是经济全球化的重要推动者

              关键词:经济行为;美国优先;经济全球化;贸易战;国家政策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一段时间以来,逆全球化在一些国家抬头,引起许多外国学者的担忧和批评。学者们指出,经济全球化促进活跃的经济行为、广泛的共同利益和深入的国际合作,给全球带来增长和?#27604;伲?#32463;济全球化不可逆转。应对经济全球化中出现的问题,需要的是明智、?#34892;?#30340;国家政策,而不是贸易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逆全球化会破坏全球经济复苏和?#27604;佟?#38477;低本国民众福利、妨碍具体问题解决、导致全球责任真空,必须高度警惕其危害。

                

                逆全球化不仅是一种社会情绪和思?#20445;?#32780;且表现为贸易保护主义、孤立主义行为。一段时间以来,逆全球化在一些国家抬头。逆全球化的?#26376;?#21644;行为违背时代潮流,其危害性引起许多外国学者的担忧和批评。

                逆全球化在当今世界的典型表现

                公然提出“本国优先”、挑起贸易战、实行单边主义政策等,是这一轮逆全球化的典型表现。比如,美国曾经是经济全球化的重要推动者,也从中获得了巨大利益,现在却将其作为转移国内矛盾的“替罪羊?#20445;?#21464;成了逆全球化的主要鼓吹者和策动者,四处挑起贸易战。在斯蒂格利茨、萨默斯、萨克斯等美国知名经济学家看来,这种打着维护本国利益、劳工利益幌子试图扭转全球化进程的举动,既不能解决国内问题,又损害长期精心构建的国际形象。

                提出“本国优先”。美国学者马克斯·布特在2016年发表于《外交政策》上的一篇文章中,将“美国优先”总结为这届美国政府的施政纲领,即对全球化大加攻击,声称自己不代表世界,只代表美国。他强调,“美国优先”是美国孤立主义回潮的征兆。对此,哈佛大学前校长萨默斯批评?#25285;?#22266;然要对本国利益负责,但是不能将本国发展与全球发展割裂开来。

                挑起贸易战。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前政策研究专家劳伦斯·钱迪撰文指出,美国的保护主义政策会招致其他国家的报复,引发贸易战。以本国优先为逻辑起点,贸易保护自然成为其经济主张。皮尤研究中心在《公众不确定,美国的世界地位分歧》报告中指出,“美国优先”的政策坚持“以利为先”原则,是经济民族主义与重商主义的回归;名为追求公平贸易,实则凭借自己的经济优势强行?#20113;?#20182;国家施加贸易压力,破坏稳定的世界贸易格局。英国经济政策研究中心(CEPR)2017年发布的《全球贸易预警》报告显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美国累计出台贸易和投资限制措施1191项,居于二十国集团(G20)之首。美国的攻击性贸易举措引起国际社会及其西方盟友的强烈不满。

                实行单边主义政策。这届美国政府以减少在全球议题上所谓“不必要的浪费”等为理由,退出了一些应对全球性问题的多边机制,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权理事会、巴黎气候协定等,还退出了《移民问题全球契约?#20998;?#23450;进程。这种单边主义行为不仅遭到西方盟友的强烈批评,而?#20197;?#32654;国国内也受到严厉批评。美国外交学会主席理查德·哈斯撰文指出,当前美国政府的不可预测性,正让更多人怀疑美国的可靠性;美国现在被认为是国?#25163;?#24207;的最大扰乱者。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罗伯特·基?#27867;核担?#22810;边机构使国际合作更便捷,使政策承诺更具可信度,且能够监督政策的执行过程。不幸的是,在过去这一年,美国政府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加利福尼亚州等一些州政府表示,要继续参与全球气候治理,?#24551;?#19982;其他国家合作。

                发出捍卫经济全球化的理性声音

                与杂乱和非理性的逆全球化声音相比,批判逆全球化的声音更为一致和理性。这些观点可以归纳为以?#24405;?#31181;。

                从历?#38750;魘平?#24230;出发,认为经济全球化不可逆转。一些西方学者指出,经济全球化是人类交往扩大和深化的过程。全球价值与生产链所形成的复杂联?#25285;?#38081;路、船舶、飞机和信息通信?#38469;?#30340;发展,人类以不同的?#38382;?#22312;世界各地迁徙,科学?#38469;?#30340;不断扩散,促进了活跃的经济行为、广泛的共同利益和深入的国际合作,任何行为体或国家都不可能脱离经济全球化进程而孤立发展。英国《经济学人》?#21448;?#21069;编辑比尔·埃莫特认为,西方人自己发明了全球化,而当前美国的方案恰恰是在妖魔化自己的这项发明。

                从经济发展角度出发,认为经济全球化带来增长和?#27604;佟?#33521;国知名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在《为全球化辩护》一文中旗帜鲜明地指出,逆全球化将全球化错误地视为零和博弈,是在反对消除全球?#29420;А?#20182;认为,在过去的20年里,是全球化使世界经济不平衡程度下降。这不仅能够从中国的快速发展中?#20174;?#20986;来,在亚洲其他国家、拉丁美洲国家乃至世界其他地区?#21152;?#20307;现。全球商业委员会主席保罗·劳德席纳认为,全球化的时代是最好的时代:生活越来越丰富,信息、机会与选择越来越多。全世界年轻人的世界主义情结日益增长,与长辈相比,他们对多样性问题、环境管理、通过非军事途径参与国?#36866;?#21153;显得更积极。全球?#29420;?#21644;传染病正在以世界历史上最快的速?#28982;?#33853;。

                从经济全球化中政府的能动性出发,认为问题不在于全球化本身,而是如何管理这一过程。?#24403;?#23572;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在《全球化及其不满》中明?#20998;?#20986;,问题不在于全球化本身,而是如何管理这一过程。美国知名印度裔记者法里德·扎卡利亚在《为全球化辩护》一书中指出,结束跨国贸易对最贫穷者打击最大。应对全球化中的不平衡、不公正,需要的是明智、?#34892;?#30340;国家政策,而不是全球化的重大逆转。这些国家政策包括成本高昂的教育、技能培训、再培训与基础设施建设等。英国?#29615;?#23572;德大学政治经济研?#20811;?#30340;?#24515;帷?#35060;恩教授在?#24230;?#20840;球化还是重新全球化》中为中左翼者提供了应对逆全球化的方案——重新全球化。他认为,至少从理论上讲,还可以设想另外不同的全球化模式。

                呼吁高度警惕逆全球化的危害

                国外学界普遍担忧逆全球化产生的?#29616;?#30772;坏性,呼吁高度警惕逆全球化的危害,其主要观点可概括为以?#24405;?#26041;面。

                逆全球化不仅会破坏全球经济复苏和?#27604;伲?#32780;且会降低本国民众福利。世界贸易组织2017年的《贸易统计与展望?#20998;?#20986;,2012—2016年,全球贸易量已经连续5年低于全球经济的?#23548;?#22686;速。这引起了许多人的忧?#24688;?#19968;些经济学家将这种经济行为的萎缩与上世?#25237;?#19977;十年代的大萧条和70年代的世界经济危机所经历的萎缩及其暗含的危?#31449;?#21183;联系在一起。包括美国经济学家在内的许多经济学家认为,美国政府发动贸易战貌似关心美国民众福利,但采取的措施将产生巨大成本,并通过多?#20013;问?#36716;嫁给普通民众,最终损害民众福利。

                逆全球化会妨碍具体问题的解决。一些西方学者指出,试图通过鼓吹“本国优先”、采取贸易保护措施将海外企?#20302;?#25341;回本土,并对进口产品征收高关?#22467;?#21482;?#27465;?#22269;内问题找一个国外“替罪羊?#20445;?#26080;益于解决本国的贫富差距过大、社会不公正问题,更不可能解决因产业升级而导致的对?#22270;际?#22411;劳动力需求下降问题,甚至会贻误解决问题的时机。逆全球化还会助推民粹主义高?#24688;?#32654;国桥水基金会发布研究报告指出,当下正处于民粹主义高潮期。哥伦比亚新闻学院院长史蒂夫·科尔早在2009年发表于《纽约客》的?#24230;?#20840;球化》一文中就指出,去全球化会使全球竞争的方式更倾向于好战的民族主义。

                逆全球化会导致全球责任真空。经济全球化的?#24179;?#24517;然要求各国承担起全球责任,发达国家尤其要有担?#26412;?#31070;,继续发挥应有作用,否则就会造成全球性的信心危机,阻碍各国通过长久努力在气候变化、环境保护等领域不断深化的全球治理合作。一些学者尖锐地指出,逆全球化实质上是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在推卸应?#36152;?#25285;的国际责任,会导致全球责任真空。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世界银行等国际机构都在不同场合、以不同?#38382;?#34920;达了这种忧虑,并且希望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不要一意孤行,倡导各个国家以切实行动坚持与维护国际多边主义原则。

               

                (执笔:杨靖旼 杨雪冬)

              作者简介

              姓名:?#26412;?#24066;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24179;?#20986;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21448;?#31038;简介|关于我们|法律?#23435;?/a>|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