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關系學 >> 全球問題
              不安穩的世界呼喚和平正能量
              2018年10月23日 09:09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作者:嚴瑜 字號
              關鍵詞:美國;安全形勢;李偉;局勢;劉建飛;反恐;世界安全;世界和平;聯合國;矛盾

              內容摘要:“美國奉行‘美國優先’原則,在安全戰略方面進行調整,一方面降低核武器使用門檻,提高核武器的戰略地位,另一方面強調大國競爭的回歸,將中國和俄羅斯列為主要威脅,這都直接影響了全球的戰略穩定,給國際安全帶來很大的威脅。2018年初,美國國防部發布《2018美國國防戰略報告》,明確指出“大國競爭”已經取代“反恐”,成為美國國家安全的首要關切,并把俄羅斯和中國列為美國的首要競爭對手。軍事科學院戰爭研究院研究員、北京香山論壇秘書處辦公室主任趙小卓大校日前表示,本屆論壇選擇的主題,正是意在倡導各國順應時代發展潮流,擺脫結盟或對抗的窠臼,探索構建不設假想敵、不針對第三方、具有包容性和建設性的安全伙伴關系,走出一條“對話而不對抗。

              關鍵詞:美國;安全形勢;李偉;局勢;劉建飛;反恐;世界安全;世界和平;聯合國;矛盾

              作者簡介:

               

                在今年2月舉行的第54屆慕尼黑安全會議上,會議主席沃爾夫岡·伊申格爾曾經表示:“在過去的2017年,世界正日益接近甚至極為接近沖突的邊緣。”2018年,這些沖突是否得到有效管控,還是依然充滿風險?這個世界安全一些了嗎?如今看來,答案不容樂觀。

                

                亂象依然叢生

                “目前,國際安全形勢整體仍處于大變革和大調整階段。新與舊、亂與治、穩與變的矛盾還在復雜的交替和演變之中。”中國軍控與裁軍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楊翊在接受本報采訪分析稱。

                當下,談及國際安全形勢,擔憂似乎仍然多于樂觀。全球防務開支的增長便從一個側面印證了各國的“不安全感”。

                2017年底,英國簡式防務預算報告預測,全球防務支出在2018年將再度上升,以10年來最快的增速增長3.3%,達到1.67萬億美元,創下冷戰后的最高記錄。“防務支出上升反映出世界各地經濟狀況改善,同時也是對若干關鍵地區局勢持續動蕩做出的反應。”發布簡式報告的HIS馬基特公司首席分析師費內拉·麥格蒂稱。

                放眼全球,動蕩仍是一些熱點地區的關鍵詞。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院長特別助理李偉向本報分析指出,朝核問題、伊核問題、敘利亞問題、巴以問題等仍是國際社會值得高度關注的安全焦點。

                “朝鮮半島局勢近期有所緩和,但是朝美最終能夠達成怎樣的去核協議,將是未來一段時間內國際安全問題的焦點;隨著美國退出伊核協議并對伊朗重啟制裁,伊核問題不斷演化,伊朗面臨的壓力越來越大,將對中東地區安全形勢產生影響。敘利亞問題目前仍然處于僵持狀態,敘境內的恐怖勢力問題、庫爾德人問題、反對派與敘政府的對峙等都在短期內看不到解決方案;巴以矛盾本來就是中東乃至整個國際安全局勢的一個根源性問題,如今,隨著美國將駐以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等政策調整,這個問題不但沒有緩解,反而日趨激化,對國際安全形勢的未來產生重大影響。”李偉說。

                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國際戰略研究院院長劉建飛也認為,目前影響國際安全形勢的不確定因素主要還在中東。“這一地區,各國矛盾本就錯綜復雜,如果相關大國能夠從中協調,那就可以穩定局勢。但是現在,各大國各干各的,不斷插手干預,讓問題更加復雜,矛盾更加激化。”

                “另外,一些拉美國家和非洲國家的選舉,也可能在不同程度上給相關國家和地區帶來動蕩,進而影響區域性的安全形勢。”李偉說。

                今年年初,慕尼黑安全會議召開之前發布了一份題為《危機邊緣,懸崖勒馬?》的年度安全報告,長達80余頁的篇幅寫滿了對世界安全形勢的不安和焦慮。現在看來,不安和焦慮并非杞人憂天。

                誰在制造麻煩?

                世界亂象頻生,根源究竟何在?

                “美國奉行‘美國優先’原則,在安全戰略方面進行調整,一方面降低核武器使用門檻,提高核武器的戰略地位,另一方面強調大國競爭的回歸,將中國和俄羅斯列為主要威脅,這都直接影響了全球的戰略穩定,給國際安全帶來很大的威脅。”楊翊指出,美國當前的戰略態勢是影響全球戰略穩定與安全的最大因素。

                2018年初,美國國防部發布《2018美國國防戰略報告》,明確指出“大國競爭”已經取代“反恐”,成為美國國家安全的首要關切,并把俄羅斯和中國列為美國的首要競爭對手。而在2017年底頒布的特朗普執政后首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則將“大幅增強和擴充核武庫”列為正式的美國國家安全政策。

                “在‘美國優先’的旗號下,美國采取了一系列打破原有國際行為規則和傳統的做法,使得一些地區熱點呈現不斷激化的態勢。”李偉指出,美國通過不斷制造矛盾和緊張局勢,試圖從中為自身謀利。

                俄羅斯報紙網也在一篇題為《攪局者特朗普》的文章中犀利地批評稱,美國現任總統正積極在國際安全和國際貿易這兩個領域,引爆很大程度上是自己國家建立的世界秩序,而這可能比美國謀求世界霸權的訴求還要危險。

                如今,美國投下的亂石,正在整個國際社會激起層層漣漪。

                “美國政府的政策變化使得很多原有問題趨于復雜。比如之前,恐怖主義、核擴散、氣候變化等非傳統安全問題較為突出,這些問題的解決離不開國際合作,尤其是大國之間的合作。然而現在,美國陸續退出巴黎氣候協定、伊核協議等協調機制,由此帶來很多不確定因素,使得這些問題的解決更為困難。”劉建飛指出,這是當前國際安全形勢面臨的主要挑戰。

                聯合國在今年8月發布的一份報告中稱,盡管“伊斯蘭國”在伊拉克全境和敘利亞大部分地區遇挫,但這一極端組織的“核心”成員可能繼續藏匿在這兩個國家,估計人數達兩三萬左右。此外,在索馬里等地,“基地”組織勢力也仍猖獗。這表明,一旦“伊斯蘭國”重整旗鼓,或“基地”組織的國際恐怖主義活動增加,或其他恐怖組織“崛起”,恐襲數量恐怕還將再度上升。

                “‘伊斯蘭國’、‘基地’組織等國際恐怖勢力繼續發展蔓延,與近年來以美國為首的國際反恐力量并未真正將反恐作為目的,而是將其作為工具的做法密切相關。”李偉表示,“美國幾乎已經成為麻煩、動蕩和混亂的制造者。美國的勢力在哪里干預越多,哪里的動蕩局勢就越嚴峻。”

                和平仍是主流

                威脅陰云重重,如何才能繼續推動世界和平發展?是單打獨斗還是攜手合作,是以鄰為壑還是互利共贏?各國必須做出選擇。

                在9月舉行的2018年國際和平日紀念活動中,來自德國、加拿大、日本、墨西哥等世界多國的嘉賓和代表普遍認為,傳統全球安全治理體系已難以應對新安全威脅。新時期有效應對安全挑戰和威脅,必須要改革和完善全球安全治理體系,堅持多邊主義,樹立新安全觀,尊重國家主權,堅持不干涉內政原則,實現共同發展,加強文明交流互鑒,攜手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推動世界和平發展,最根本的途徑是樹立新的安全觀。”劉建飛認為,“目前,國際上提出了很多新的安全觀,如共同安全、合作安全等,這與中國倡導的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新安全觀是基本一致的,這是根本出路。如果各國都只從自身利益出發,那最終有可能走入叢林法則的死胡同。”

                作為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中國始終不遺余力,為世界的和平、安全與穩定貢獻力量與智慧。

                數據顯示,自1990年參加聯合國維和行動以來,中國累計派出維和軍事人員3.7萬余人次,先后參加了24項聯合國維和行動,成為聯合國五個常任理事國中派出維和部隊最多的國家。聯合國負責維和事務的副秘書長拉克魯瓦曾盛贊:“中國對維和事業的貢獻,值得大書特書。”

                “我們需要傾聽中國的聲音。”俄羅斯國際事務委員會主席安德烈·科爾圖諾夫認為,中國在世界安全領域可以發揮更大作用。

                在劉建飛看來,中國對于世界和平發展的貢獻主要包括兩個方面,一是在理念上提出并倡導新安全觀,同時在更寬泛的層面提出推動構建新型國際關系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促進國家間合作,為世界安全創造一個更好的環境。另一方面是在行動上積極踐行所倡導的理念,與各國平等相待,主張通過協商對話的方式解決問題。

                “中國提出的新安全觀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倡議,把握了新形勢和新要求,是未來引領建立新的國際秩序的一個很好建議,不僅有利于我們自身的和平發展,也有利于建立更加公平合理的全球安全治理體系。”楊翊說。

                中國的努力持續不斷。10月24日至26日,由中國軍事科學學會和中國國際戰略學會聯合主辦的第八屆北京香山論壇將在京舉行,主題為“打造平等互信、合作共贏的新型安全伙伴關系”。成功舉辦多年的香山論壇,已經成為促進中國和其他國家之間對話交流、深化安全互信的一個重要平臺。

                軍事科學院戰爭研究院研究員、北京香山論壇秘書處辦公室主任趙小卓大校日前表示,本屆論壇選擇的主題,正是意在倡導各國順應時代發展潮流,擺脫結盟或對抗的窠臼,探索構建不設假想敵、不針對第三方、具有包容性和建設性的安全伙伴關系,走出一條“對話而不對抗,結伴而不結盟”的國與國交往新路,攜手建設持久和平、普遍安全的世界。

              作者簡介

              姓名:嚴瑜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陳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