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經濟學
              海聲:“美國任性”就是給世界挖坑兒
              2018年09月30日 10:28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作者:海聲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在美國開國之初,曾經有過著名的“農業立國”和“工商業立國”的路線之爭。

                種植園主出身的杰弗遜主張“農業立國”,提倡向歐洲大量出口糧食和棉花等工業原料來換購工業制成品,造成歐洲工業國對美國農業的依賴。而商人出身的美國第一任財政部長漢密爾頓則主張“工商業立國”,大力發展工業,同歐洲強國一較上下。因為當時適逢工業革命,工業附加值遠高于農業,所以,發展工業、與歐洲做生意給初生的美國帶來了大量財富。但美國也沒有因為工業的發展荒廢了廣袤的土地,在發展中融合了開國初年的兩條路線。

                不過,無論是“農業立國”還是“工商業立國”,杰弗遜和漢密爾頓始終沒有放棄一個立場,就是“商業立國”,這成為美國兩百多年來的立國精神。由此生發出的自由、平等意識以及契約精神,都成為美國重要的核心價值觀。

                可惜,這些美國自詡“光榮與夢想”之根源的價值觀,眼下正經受自己挑起的貿易戰的嚴峻考驗。

                怎么講?商業的本質無非是互通有無,積累財富。市場經濟條件下,人類擺脫了蠻荒時代的掠奪性交換,開始有了規則,交易雙方有平等的交易人格、自由的交易原則,遵守共同的契約精神。這是現代商業文明的基礎,在這個經濟基礎上形成了一套基于規則和信用的國際治理體系。用中國政府前幾天發布的《關于中美經貿摩擦的事實與中方立場》白皮書中的話來說,這套上層建筑是“各國無論大小強弱,均應相互尊重、平等對話,以契約精神共同維護國際規則”,是“走向文明的歷史進程”,對“促進全球貿易投資、促進全球經濟增長具有基礎性作用”。

                但當下,美國破壞現行多邊貿易規則的做法把這套文明的規則一腳踢開。

                2017年和2018年亞太經合組織貿易部長會議上,美國政府不同意將“反對貿易保護主義”寫入部長聲明,遭到亞太經合組織其他成員一致反對,造成均未在支持多邊貿易體制問題上達成一致立場。爭端解決機制是多邊貿易體系的重要基石之一。近年來,美國又頻繁干預WTO事務,阻礙WTO爭端解決機制法官的選拔和任命,導致世界貿易組織上訴機構人員不足,使爭端解決機制癱瘓。

                當年推動建立多邊貿易體系的是美國,如今破壞這個體系的同樣是美國,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美國的契約精神安在?

                美國的任性對現行國際經濟秩序的破壞不僅僅在制度層面。白皮書說,當前,全球經濟剛剛走出國際金融危機的陰影,回升態勢并不穩固。美國政府大范圍挑起貿易摩擦,阻礙國際貿易,勢必會對世界經濟復蘇造成負面影響。為了遏制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行為,其他國家不得不采取反制措施,這將導致全球經貿秩序紊亂,阻礙全球經濟復蘇,殃及世界各國企業和居民,使全球經濟落入“衰退陷阱”。

                根據世界銀行的測算,如果全球關稅廣泛上升,會給全球貿易帶來重大負面影響,至2020年全球貿易額下降可達9%,對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的影響尤為明顯。

                如果全球經濟因為“關稅戰爭”陷入“衰退陷阱”,美國能獨善其身嗎?要知道,全球經濟對貿易增長的依存度已從1960年的17.5%上升到2017年的51.9%,各國經濟早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殺敵一千,自損八百”,貿易戰的結果必然是美國不得不承受自噬的苦果。

                當前,全球經濟深度一體化,各國充分發揮各自在技術、勞動力、資本等方面的比較優勢,在全球經濟中分工合作,形成運轉高效的全球價值鏈,共同分享價值鏈創造的經濟全球化紅利。尤其是以跨國公司為代表的各國企業通過在全球范圍內配置資源,最大限度降低了生產成本,提高了產品和服務質量,實現了企業之間、企業與消費者之間的共贏,這是市場自由選擇的結果。

                但美國政府非要逆市場而行,通過加征關稅、提高貿易壁壘破壞全球自由貿易,甚至對不愿意放棄全球產業鏈回國的美資跨國企業貼上“賣國標簽”、威脅加稅,這已經不是一個崇尚自由市場經濟的美國的做派了。對全球價值鏈的破壞,必然對所有供應鏈上的經濟體都造成貿易收縮的負面影響,產生連鎖反應,美國供應商也在劫難逃。

                白皮書引用了中國商務部數據:美國對華第一批340億美元征稅產品清單中,約有200多億美元產品(占比約59%)是美、歐、日、韓等在華企業生產的。包括美國企業在內,全球產業鏈上的各國企業都將為美國政府的關稅措施付出代價。

                而這些代價最終將由全球消費者承擔,當然也包括了長期受益于廉價全球商品的美國消費者。“保護性關稅將導致美國消費品價格上漲,傷害多數美國公民利益”,這不是中國政府說的,而是美國國家納稅人聯盟在2018年5月3日寫給國會與總統的公開信中警告的。

                1930年,美國總統胡佛為兌現競選時的承諾——提高農產品的進口關稅以幫助受困農民,一意孤行,簽署了《斯姆特·霍利法案》,將2000多種的進口商品關稅提升到歷史最高水平。法案通過之后,許多國家對美國采取報復性關稅措施,使美國的進口額和出口額都驟降50%以上,引發全球經濟大蕭條。《斯姆特·霍利法案》通過之時的1930年,美國的失業率為7.8%,而到1931年,驟升至16.3%,并一路走高,1932年達到24.9%,1933年達到25.1%。

                88年過去,但愿殷鑒不遠。

              作者簡介

              姓名:海聲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文齊)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