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經濟學 >> 社會主義經濟理論與實踐
              [慶祝改革開放四十年] 沈國兵:中國知識產權保護制度在完善自身過程中成就了經濟的輝煌
              2018年10月20日 22:25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沈國兵 字號
              所屬學科:經濟學

              內容摘要:改革開放四十年,中國對知識產權保護制度的認知和發展,經歷了從被動接受到積極主動參與作為的過程。知識產權條款和執行的重要性日益凸顯。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改革開放四十年,中國對知識產權保護制度的認知和發展,經歷了從被動接受到積極主動參與作為的過程。

                中國知識產權保護制度建設:從被動接受到積極主動參與作為

                客觀地講,改革開放之初,我們對知識產權保護制度是被動接受的。典型事例是,1979年中美之間達成《貿易關系協定》,首次遭遇到知識產權問題,美國方面強烈主張,沒有充分的知識產權保護,美國代表不能簽署協定。中國最終簽署了包含他們未知的知識產權條款的協定。隨后,中國掀起了學習知識產權熱,于1980年加入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公約。此后,又批準了一系列知識產權保護國際公約。中國由此從近乎空白走向一個廣泛、系統保護制度的國家。

                中國知識產權保護制度的快速引進服務于國家發展目標。1992年中國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后,中國知識產權保護已從外在被動接受轉向自我主動參與。最為典型的是,1999年根據中國和阿爾及利亞的提案,WIPO在2000年召開的第三十五屆成員大會上通過決議,決定從2001年起將每年的4月26日定為“世界知識產權日”。中國已批準了WIPO掌管的一系列知識產權保護國際公約和協定。2001年12月11日中國加入WTO。WTO是推動中國知識產權保護制度改善的顯著力量,引導著中國不斷修正和完善知識產權法律法規,以便與TRIPS協定要求的標準相一致(沈國兵,2011)。而且,中國還加入了其他涉及知識產權的國際機構或國際公約。1992年7月,中國成為世界版權公約成員國;1999年4月,中國加入國際植物新品種保護公約。

                中國加入WTO前后知識產權保護的執法機制建設:不斷增強行政與司法保護

                中國知識產權保護的行政與法律執法體系在不斷完善中。中國知識產權保護的行政與司法執行機構從無到有,經歷了一個分化和整合的歷史過程。改革開放后,1978年、1980年和1985年,中國商標局、專利局和版權局先后成立。1998年,中國專利局更名為國家知識產權局,成為國務院直屬機構,主管專利工作和統籌協調涉外知識產權事宜。2000年8月中國第二次修正《專利法》,2001年10月第二次修正《商標法》和《著作權法》。2008年12月,第三次修正《專利法》,完善了強制許可制度,加強了對專利權的保護。2013年8月,第三次修正《商標法》,增加了商標審查時限的規定,完善商標注冊異議制度,規定了禁止搶注他人商標等。2013年1月30日,第二次修正《著作權法》,加大處罰力度。據此,國務院專利行政部門負責管理全國的專利工作;國務院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商標局主管全國商標注冊和管理的工作;國務院著作權行政管理部門主管全國的著作權管理工作。因此,中國知識產權保護的行政管理機構與執法體系在不斷完善之中,但是要考慮到作為發展中國家自身經濟發展所處的階段,基于TRIPS協定最低保護標準進行知識產權保護。

                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正全面走向專業化路徑。1994年7月5日,國務院做出《關于進一步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工作的決定》,八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八次會議通過《懲治侵犯著作權犯罪的決定》。同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發布《關于進一步加強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的通知》。1996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成立知識產權審判庭,負責審理各類知識產權案件。2004年11月,中國公布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降低了知識產權刑事處罰的“門檻”,加大打擊侵犯知識產權犯罪的力度。2007年1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關于全面加強知識產權審判工作為建設創新型國家提供司法保障的意見》。2008年8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出《關于認真學習和貫徹〈國家知識產權戰略綱要〉的通知》。2014年8月31日,通過《關于在北京、上海、廣州設立知識產權法院的決定》,截至12月28日,北京、廣州、上海三地知識產權法院成立。至2016年7月7日,知識產權審判“三合一”工作在全國法院全面推開。截至2017年底,共設立北京、上海、廣州三個知識產權法院和天津、南京、武漢等15個知識產權法庭。2018年3月5日,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強化知識產權保護,實行侵權懲罰性賠償制度。”這些標志著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正全面走向專業化路徑,將有效提升知識產權專業化審判水平。

                中國知識產權保護的自律機制建設:行業協會與知識產權所有者自我保護

                與美國保護知識產權的行業協會細化和力量集中相比,中國的行業協會組織力量比較薄弱,而且各個協會力量分散,多為半官方組織,沒有形成嚴格的行業自律約束機制。

                全國性的知識產權行業協會數量較少、力量分散。目前,在中國從事知識產權保護影響較大的全國性行業協會有九個:(1)國際保護知識產權協會中國分會(AIPPI-China);(2)中國知識產權研究會(CIPS);(3)中國發明協會(CAI);(4)中華全國專利代理人協會(ACPAA);(5)中華商標協會(CTA);(6)中國版權協會(CSC);(7)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MCSC);(8)中國專利保護協會(PPAC);(9)中國軟件聯盟(CSA)。

                全國性知識產權行業協會多為半官方組織,難以形成保護知識產權的外在壓力和內在自律機制。如果這些保護知識產權的全國性行業協會是介于政府和企事業單位之間的非政府組織,則它能夠更好地反映行業保護知識產權的要求,對政府形成推動保護知識產權的外在壓力,對企事業單位形成強化保護知識產權的內在自律約束。但是,一旦成為半官方性組織,則其保護機制功能就會缺損。因此,應淡化政府主要官員主導行業協會的作用,轉而倡導企事業單位和個人積極參與行業協會組織體系建設,以增強民間行業協會自律約束機制和知識產權所有者自我保護意識。

                中國知識產權保護的行為:社會公眾保護和反壟斷規制

                根據沈國兵(2011)研究表明,我國社會公眾保護知識產權的意識還有待加強,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一是對我國保護知識產權的現行法律法規的了解不夠,也就不知道何為合法保護和如何保護;二是對WTO保護知識產權的TRIPS協定知之較少、認識淡薄;三是我國民眾針對知識產權濫用形成了一種侵權警示性信號。因此,應加強中國知識產權保護的現行法律法規和國際公約的宣傳和普及,政府部門可考慮將知識產權常識教育納入我國的普通義務教育課程。

                同時,針對某些跨國企業利用知識產權壟斷優勢在華謀取高額壟斷利潤,要合理地實施《反壟斷法》,對知識產權濫用攫取的壟斷利潤進行強制性規制。在這方面,美國有比較成功的歷史經驗,比如1929年經濟大蕭條之后,美國政府加強了《反壟斷法》的實施力度,對專利權做出了嚴格的限制規定(沈國兵,2011)。據此,中國跨國企業既要熟悉東道國知識產權法律規則,又要在遵守TRIPS協定下發揮靈活性;政府需要通過大幅減稅、減少補貼來優化投資環境,在健全和充分發揮知識產權司法保護主導作用的同時,要健全防止濫用知識產權的反壟斷審查制度。

                中國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的愿景:新時代下強化知識產權保護愈發強健

                2017年10月18日,習近平主席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強調指出,“強化知識產權創造、保護、運用。”2018年3月5日,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強調:“強化知識產權保護,實行侵權懲罰性賠償制度。”2018年4月10日,習近平主席在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開幕式主旨演講中強調:“加強知識產權保護。這是完善產權保護制度最重要的內容,也是提高中國經濟競爭力最大的激勵。對此,外資企業有要求,中國企業更有要求。”我們將“完善執法力量,加大執法力度,把違法成本顯著提上去,把法律威懾作用充分發揮出來。我們鼓勵中外企業開展正常技術交流合作,保護在華外資企業合法知識產權。同時,我們希望外國政府加強對中國知識產權的保護。”

                事實上,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經濟增長和產業結構變化之后,中國經濟正日益利用先進生產技術,同時需求也轉向高質量的商品和服務。中國企業日益強調發展品牌認知、質量聲譽和產品創新。在這樣的國內經濟制度環境下,知識產權條款和執行作為推進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性已日益凸顯。隨著習近平主席4月10日在博鰲亞洲論壇上宣布中國將擴大開放,加強知識產權保護舉措之后,可以預見,新時代下中國強化知識產權保護、建立更加完善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的信心和動力將更加強健。

               

                參考文獻:

                沈國兵:《與貿易有關知識產權協定下強化中國知識產權保護的經濟分析》,北京:中國財政經濟出版社,2011年,第162-163頁。

               

                【本文由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點項目(15AZD058)、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重大項目(17JJD790002)資助】

                (作者系復旦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世界經濟研究所副所長)

              作者簡介

              姓名:沈國兵 工作單位:復旦大學經濟學院

              職務:世界經濟研究所副所長 職稱:教授、博士生導師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文齊)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shenguobing.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