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理論經濟學
              余淼杰:中美貿易摩擦的認識誤區和正解
              2018年09月30日 09:23 來源:《長安大學學報》2018年第5期 作者:余淼杰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自今年3月以來,美國特朗普當局單邊挑起貿易摩擦,準備對華出口美國的500億美元產品征收25%高關稅,并于7月6日正式實施。中方被迫反制美方貿易保護主義,也按“同等規模、同等比例”對美國出口中國的500億產品征收高關稅。之后,特朗普當局繼續威脅要對中國擴大貿易制裁,7月24日,特朗普當局開始威脅對中國對美出口的另外2000億產品征收高關稅,8月1日,又繼續威脅準備對中國對美出口的所有產品(按美方統計口徑為5100億美元)征收25%的高關稅,中美經貿摩擦不斷擴大升級。兩國正常互惠互利的經貿合作關系也面臨嚴重考驗。

                應該看到,之所以目前中美貿易摩擦會不斷升級惡化,直接原因是美方特別是特朗普當局急于解決中美貿易失衡。所以,如何正確認識中美貿易失衡的本質,對研判、預測未來中美貿易摩擦走向具有重要的意義。為了全面理解中美貿易關系,我們有必要換位思考,從美方特別是特朗普當局如何看待中美貿易失衡入手,然后逐一剖析特朗普當局的認識是否合理,只有做到知己知彼,這樣才能在未來的中美經貿談判中做到正確研判,提出相應對策,從而處于不敗之地。本文擬從兩部分展開,第一部分概括描述特普朗當局對中美貿易關系的核心關鍵觀點,并深入分析他們之所以會有這些認識的原因和論據。第二部分則針對特朗普當局的認識,逐一剖析論證其是否合理,并提出中美經貿失衡的真正原因。

                一、特朗普當局對中美貿易失衡的理念  

                自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成為WTO的第143個成員國以來,中美貿易總額不斷擴大,中美兩國都從不斷深化的自由貿易中獲利甚多,但也出現了中美貿易中,美方持續出現貿易逆差的情形,針對不斷擴大的中美貿易失衡,特朗普當局對此有四個基本的理念。第一,特朗普當局認為中美雙邊貿易中,貿易順差是好事,雙邊貿易逆差是壞事。那么,為什么會出現中美貿易失衡呢?特朗普當局認為是因為中國政府對出口企業的補貼以及不公平的關稅政策所導致的,這是第二點認識。第三,如何解決中美貿易失衡呢?特朗普當局認為唯一的方法就是通過打壓中國的出口,通過對中國出口到美國的產品征收高關稅來實現。那么,解決中美經貿失衡的終極目標是什么呢?特朗普當局的目標是希望在今后的全球價值鏈分工中,中國應該長期待在全球貿易價值鏈的中低端,而美國則應該繼續保持在價值鏈高端中的壟斷地位,既然“中國制造2025”目標是要把中國打造成全球貿易強國,那么,限制打壓中國實現“中國制造2025”也就是美國不斷擴大貿易摩擦所要達到的深層目的,這是特朗普當局的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個核心理念,他們認為只有這樣,才能保證中國經濟無法趕超美國經濟。

                首先,特朗普當局認為美方在中美貿易失衡中利益明顯受損。如圖1所示,自2001年中國"入世"開始就在持續增大。中美雙邊貿易額從2001年底的980億美元快速增長到2016年的5240億美元,年均增速14%。中美已經成為彼此最重要的貿易伙伴。但同時,中美貿易失衡也再不斷擴大。據中國海關總署統計,2017年美國對華貿易逆差為2758億美元。而按美方統計口徑計算,中美雙邊貿易失衡更大。按美方口徑計算,2017年美國從中國共進口5160億美方,而中方僅僅從美方進口1500億,美方逆差接近3700億。之所以雙方如此巨大,差距主要是如何衡量中方的出口。在中方的統計口徑中,香港對美的出口并不包括進去,理由是香港對美的出口僅僅包含部分大陸對香港的轉口貿易,而香港對美出口事實上還有其它許多東盟國家對美的裝口貿易。但美方認為,計算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那么香港的出口也應包含在內。客觀地講,美方的這個統計口徑過于簡單,因為它忽略了香港“一國兩制”這個基本事實。

                  

                圖1 中美雙邊貿易額

                不過,中美統計口徑的差別并不影響中美貿易失衡占美國總逆差的口徑。不管是按那一口徑計算,中美貿易逆差占美國貿易總逆差的2/3。表1也列出了中美貿易失衡中最主要的兩個部門—紡織業和機械電子設備產業,以及之前遭受反傾銷、反補貼(即“雙反”)最多的鋼鐵、鋁制品產業。更讓特朗普當局擔心的是,根據Autor-Dorn-Hanson(2013)根據對美國各個社區就業水平的估算,由于來自中國的進口競爭,美國制造業丟失了近300萬個工作崗位。簡言之,特朗普所持的是根深蒂固的“重商主義”觀點,即認為國際貿易中,貿易順差是好事,貿易逆差是壞事。貿易逆差方利益受損。  

                第二,特朗普當局認為,中美貿易中之所以會出現高額的雙邊貿易失衡,是因為中國政府對出口企業有大量的出口補貼和中國政府征收的高關稅導致的。具體地,他認為中國政府對出口企業有大量的出口補貼。特別地,正是因為中國有明確的產業政策規劃,比如《中國制造2025》,所以對高科技部門特別是集成電路,以及用于制造半導體和集成電路的機器及裝置存在著大量的補貼,這導致這部分產業產品生產成本比較低,從而在國際貿易中美方相應產業處于一個不利的位置。第二,他認為中國的高進口關稅也使得美國相應產業對華的出口大幅減少。比如中國進口汽車關稅是25%的高關稅,而美國的平均汽車進口關稅為2.5%。第三,他指責中國對外資企業來投資,特別是美資企業的投資有嚴格的25%的最高控股比例限制,第四,中國知識產權保護不力,甚至專門讓國有企業并購美方企業并“剽竊”其高科技技術。

                也正是基于這個認識,特朗普當局強調必須對美國從華進口的產品征收高關稅,以平衡中美貿易失衡。這樣,可以使得美國長期保持在全球價值鏈的高端,壟斷產品的“微笑曲線”的兩端,而希望讓中國長期停留在全球價值鏈的低端,出口產品微笑曲線的中段低谷。  

                事實上,以上四點認識構成了特朗普當局對當今中美貿易失衡的核心認識,并據此作為出發點制定相應政策。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當局的前面三個核心觀點,只是特朗普政府及其少數核心支持者的認識,由于其背離了基本事實也違反了經濟學原理,大多數歐美經濟學家都是明確反對的,但最后一個核心理念,即讓中國長期處于價值鏈的低端,而美國長期在價值鏈高端處于壟斷地位,這個理念不僅僅是特朗普當局才持有的理念,也得到一部分美國經濟學家的認同,正如此,我們有必要對這些似是而非的觀點認真辨析,以求去偽存真。  

                二、中美貿易失衡并不損害美國經濟  

                誠然,自中國與2001年加入WTO后,中美經貿失衡不斷擴大,但應當看到,中美貿易失衡并不損害美國經濟,相反,如果美國政府當局政策應用得當,還有利于美國經濟的發展。之所以如此,主要是三個方面的原因。  

                第一,中國不斷擴大的出口給美國消費者提供了大量“價優物美”的產品。由于中國制造業是全產業鏈覆蓋,從中國進口的消費品約占32%,中間品約占27%,資本品約占41%。如美國對華產品征收高關稅,美國從中國進口的產品會顯著減低,由于美國不得不從其他替代國進口,這樣會顯著提升美國國內的物價。相關的研究表明大概會提升美國國內5%的物價。  

                第二,退一步來看,美國減少從中國的進口,并不一定能創造更多的進口。舉個例子,比如說美國從中國進口一件襯衣10美元,如從越南進口12美元,美國自己生產13美元。因為中國產品價格最低,產品有鮮明的比較優勢,這樣美國自然從中國進口,所以特朗普當局詬病中國搶了美國的工作。但如果美國對中國征稅25%,從中國進口的襯衣到岸價是12.5美元,高于從越南進口的12美元,所以美國會改從越南進口。但這樣美國依然沒法自己來生產產品。所以,美國無法通過征收高關稅來增加就業,充其量只不過是降低了中國的出口。  

                第三,更為重要的是,中國把從中美雙邊貿易獲得的貿易順差又重新投資到美國去。歸根到底,美國貿易逆差是由于中國把產品賣到美國而導致的。但中國拿到美元后必然會到國外投資。作為回報最為穩定的產品,中國把大部分外匯儲備拿去購買美國國債。具體地,從圖2我們清楚地看到,自中國加入WTO以來,中國大陸投資者持有美國國債占美國總債比例已到達5%以上,在金融危機到來之前甚至一度達到8%以上。同時,中國大陸投資者持有美國國債占該年中國經常賬戶余額各年均達到35%以上。從這個角度來看,中國是在借錢給美國,美國在用中國的資金來發展本國經濟。所以,美國事實上得到了雙重好處,既享受了中國的產品,還從中國借到錢來發展本國經濟。

                  

                圖2 中國大陸投資者持有美國國債金額與比例

                美國認為雙邊貿易順差是因為中國政府的補貼或者不公平的貿易政策所導致的。筆者認為這個觀點有失公允。事實上,中美貿易失衡的核心來源是基于兩國要素稟賦差異所導致的比較優勢而造成。我們可以從中國的勞力密集型產品出口和資本密集型產品出口兩方面來說明這個問題。

               

                  

                來源:Feenstra 等 (2015).

                圖3 中國與美國全要素生產率水平比較(1998-2014)

                對于勞力密集型產品而言,中國之所以有貿易順差,是因為中國的勞工成本僅為750美元,美國則約4200美元,是中國的5倍多。但是,正如圖3所示的,中國的勞動生產率已經達到美國的45%(Feenstra 等, 2015)。換言之,對于勞力密集型產品,中國的生產方式具有明顯的比較優勢。這種比較優勢的存在,使得中國在勞力密集型產品方面出現大量貿易順差。

               

                

                圖4 中國的加工貿易

                對于資本密集型產品,大量的貿易順差是全球價值鏈分工的必然結果。美國處在產業鏈的上游,美、韓、日等國大量向中國出口零部件、核心產品的中間品。中國把中間品加工成最終產品后出口到美國、歐盟等地。所以,盡管中國貿易順差巨大,但是貿易所得很小。以iPhone4為例,從中國出口到美國的成品價格是179美元。但是中國在這179美元中所得到的附加值只有6.5美元,另外172.5美元全是來自全球各個國家的原材料和中間品的出口。  

                所以,從對勞力密集型產品和資本密集型產品的分析來看,中國的貿易順差是經濟發展的必然結果,是全球價值鏈分工的必然結果,也跟中美兩國的貧富差距緊密相關,并非中國對本國企業進行補貼而造成的。事實上,即使中美兩國沒有實施任何策略性貿易政策,中美貿易失衡還會長期依然存在,即不僅過去二十年有,特朗普時代有,在后特朗普時代也依然會有。  

                下面,我們逐一剖析特朗普當局通常會用的指責中國不公平的貿易政策四個借口,第一,特朗普美國當局認為中美貿易失衡是因為中國對美國進口品征收關稅較高,比如在汽車方面,中國對原產自美國的汽車征收25%的關稅,而美國對中國汽車只征2.5%的關稅。  

                事實上,盡管數據沒錯,但這種觀點也是有失偏頗的。理由如下。第一,中國在今年7月1日前對美國出口汽車征收25%關稅是在2001年加入WTO時明確規定的,也得到了美國的支持,中國是在按WTO規則辦事。按照規定,發展中國家可以征收較高關稅。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中國2017年的人均GDP約9400美元,未達一萬美元,根據世界銀行的定義,中國仍屬于發展中國家。所以,盡管改革開放四十年,中國經濟發展很快,但并沒有到達發達國家水平。當然,如果以后中國得以從發展中國家變成發達國家,那么中國的關稅也應該相應地降到發達國家的水平。第二,倘若美國對中國的關稅不滿意,可以向WTO爭端解決委員會投訴,而沒有權利違反WTO規定、單向提高關稅。第三,就汽車關稅而言,中國的汽車關稅并不高于發展中國家汽車關稅的平均水平,而美國汽車關稅在發達國家集團中也并不算低。比如,日本的進口汽車關稅就已經是零關稅了。第四,汽車關稅只是中美間關稅差距的極端例子。實際上,如圖5所示,中國對6000多種進口產品的平均關稅是7.8%,美國的平均關稅則是3%。兩國間平均關稅的差距并沒有特朗普當局渲染的那么大。  

                

                數據來源:世界銀行

                圖5 中國簡單進口關稅(1992-2016)  

                特朗普當局指責中國不公平貿易政策的第二個借口是中國政府對出口企業有大量的出口補貼。特朗普的這個指責主要是認為中國對未來準備發展的關鍵制造業產業存在產業補貼。這種看法明顯是錯誤的。第一,WTO并沒有禁止成員國不可以進行產業補貼。相反,對一些產業特別是綠色產業進行補貼還是加以鼓勵的。WTO強調的是各國如進行產業補貼,必須做到公開透明。而這一點,中國無疑是無可厚非的。中國規模以上的制造業企業財務報表都公開匯報企業從國家得到的補貼金額。反過來看,無論是歷史還是今天,美國的產業補貼力度比起中國而言好不遜色。第二,如果美國的指責是針對出口補貼而言,那么美國更是經常采用出口補貼等非關稅壁壘政策來保護本國的產業了。比如,在上世紀80年代的美日貿易戰中,美國就直接對日本出口美國的摩托車征收高關稅,以保護當時已經岌岌可危的哈雷(Harley)公司。還有,美國一直到現在都對白糖進行嚴格的進口配額,以保護本國的產糖產業。還有,日前特朗普當局為應對中國政府為美國大豆的反制高關稅,出臺了120億的農產品補貼。

                特朗普當局指責中國不公平貿易政策的第三個借口是中國政府對外資企業特別是對美資企業有25%上限的控股投資限制。關于這一點,我們應該首先看到中國對外商對華直接投資一直是歡迎的。2015年外商對華直接投資已經達到1350億美元。事實上,在改革開放的前35年中,外商在華投資一直是享受“超國民待遇”的。具體地,外國企業在華投資可以享受“免二減三”的優惠政策,即投資前兩年免交利稅,后三年減半,只需交17%的利稅。第三,關于控股投資限制,這主要是與“漸進式改革”相匹配的。而且這一投資限制并非是只針對美國的。  

                反過來看,美國對中國在美的投資則是不時加以粗暴行政干預,動輒以“國家安全”為借口不準中國企業在美投資。美方通常的借口是中國企業以“并購”的方式獲得被并購企業的技術。然而,在國際投資中,以“并購”的方式獲得另一公司的先進技術是并購目標的應有之義,因為企業家并不是慈善家,企業進行并購的目的是實現其最大化利潤的一種方式,通過并購取得對方的先進技術、資本品是無可厚非的。當然,我們不排除在真正涉及“國家安全”的一些敏感行業各國有所保留。但前提是中國企業的收購會真正影響美國的國家安全。兩年前一家中國企業并購加州的一家銷售豬肉企業,美方居然也以“國家安全”為由加以拒絕,就是更另人啼笑皆非了。還有,美方長期不準中國國有企業收購美國企業,日前更是變本加厲的規定,如果中方收購方含有中共黨委機構的話,則一律不給批準,非常明顯,這已不是經濟之爭,而是上升到政體方式之爭了。哪怕這樣,退一步來看,許多民營企業也被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由收購被阻。比如,去年三一重工收購美國企業失敗就是又一顯例,因為三一重工并不是國有企業,而是一家民營企業。  

                最后,特朗普當局指責中國存在大量剽竊美國知識產權的行為。其實這也是有認識誤區的。誠然,中國的知識產權保護力度和完善程度是不如美國,的確在不少領域也是需要不斷加強的。但應當客觀地認識到下面兩點。第一,知識產權的保護應該是跟一個經濟體的收入掛鉤的。高收入國家知識產權保護會比較完善,而中低收入國家知識產權保護則有待完善。比如一本《經濟學原理》的美國教材,在美國售價為100美元左右,但內容包裝一模一樣的書,如果蓋上一個“Not Sold in the US or Canada”(即:不得在美加銷售),在香港地區則只賣到200港幣左右。之所以如此,是因為賣家意識到亞太地區收入比美加地區低,他們需要“因市定價”。第二,應該客觀的認識到中國的知識產權保護相對于20年前即中國加入WTO之前是有非常長足的進步的,相對于同等收入國家而言,中國當前的知識產權保護力度也是可圈可點的。  

                四、中國產品附加值提升是經濟發展必然結果  

                如前分析,特朗普當局發動大規模貿易沖突的目標是希望讓美國長期保持在全球價值鏈分工的最高端,而中國則長期呆在貿易價值鏈的中低端。應該清楚地看到,這種認識可以說是典型的歷史虛無主義和標準的霸權主義思想在過怪。  

                首先,從歷史縱向比較來看,美國并不是長期待在貿易價值鏈高端的。1894年美國工業產值超過英國,成為全國最大工業國家。但哪怕如此,美國經濟一枝獨秀、美元成為全球最重要貨幣、制造業附加值爬升到全球價值鏈的高端也是必須等到二戰后才逐步實現的。換言之,美國工業產品附加值的爬升也非一蹴而就,并不是一開始就處于產業鏈的最高端的。那么,如果這樣,美國又有什么理由限制中國和其他國家逐步實現產品特別是出口品價值鏈的爬升?

               

                  圖6 中國與東南亞地區勞工成本比較

                另外,如果中國也從貿易價值鏈的低端爬到中高端,是不是意味著美國就會無利可圖?答案是否定的。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市場的擴大會降低每個出口產品的固定成本,因而廠商就有動機多生產,從而實現了企業生產的規模經濟,即1+1>2。  

                其次,中國也沒有辦法長期處在價值鏈的中低端。今天的中國之所以是全球工業產品的“世界工廠”,主要是因為中國的勞工成本相對于美歐日等先進經濟體來說比較便宜。但如果與東南亞各國比較的話,中國的勞工成本并沒有明顯的比較優勢。如圖6所示,無論是以制造業工人為代表的藍領工人還是以制造業經理為代表的白領工人,中國的勞力成本在東南亞各國中都已經處在中高水平了。今天中國之所以還能出口大量的勞力密集型產品到歐美各國,主要是因為勞工成本比中國低的東南亞各國它們的出口規模比較小,無力占據歐美巨大的消費市場,而并不是因為中國依然在勞力密集型產品相對這些東南亞國家有比較優勢。  

                再次,中國也沒必要長期處在價值鏈的中低端,這是因為中國的工業產品特別是出口品的質量提升是非常明顯的。根據余淼杰與張睿(2017)的研究,中國出口品質量在新世紀提升明顯。具體地,如圖7所示,如果把加入WTO之前即2000年的中國出口品質量標準化為1的話,那么到2012年中國出口品質量已經提升到1.36,即提升了36%。從這個測算看,中國產品在一定程度上是真正實現了“價優物美”。既然中國制造業產品質量在爬升,那么其附加值自然也就相應上升,這是經濟發展的必然結果,并不以任何人的意志為轉移的。

               

              圖7 中國總體出口質量(2000年為1)

                

                五. 中美經貿合作是化解中美貿易失衡的唯一正確途徑  

                如前所述,特朗普認為解決中美的雙邊貿易必須通過對中國的出口征收高關稅,以求減少貿易失衡,并同時擴大就業。這個認識更加錯誤。第一,倘若美國對進口產品征收高關稅,勢必引起中國或其他國家的貿易反制,對美國的產品也征收高關稅,引發大規模的貿易摩擦。這樣,一方面美國國內消費品價格升高,消費者剩余減少;另一方面,由于美國多華出口受阻,其國內出口制造業部門出口下降,就業減少。第二,如前分析,對華產品征收高關稅并無法實現其就業機會回流,充其量只不過是增加了東南亞國家的就業機會。郭美新等(2018)的研究發現如果中美貿易戰真正開打,對美國的經濟損失將會達到0.7%。今天美國GDP約為19億美元,所以貿易損失約為2000億左右,這對美國經濟的負面損害并不小。  

                最后,我們不妨再對比一下特朗普當局和奧巴馬團隊在對華貿易政策的異同。奧巴馬政府也力圖減少中美貿易失衡,但他們所采取的政策則更為明智。不像特朗普當局,他們并沒有對中國的出口品征收高關稅,相反,他們允許中國產品相對自由的出口到美國;同時,他們希望中國擴大對美國產品的進口。所以,奧巴馬從美國的角度提出“五年內出口倍增”計劃。這樣做的好處是中美都把經貿規模做大,把經貿“蛋糕”做大,盡管各國分到的蛋糕比例沒變,但是規模提高了,兩國的貿易力得自然也就做大了。而這也是中國政府所一直強調的經貿合作。因為中方也是希望能夠通過經貿合作實現中美貿易的再平衡的。  

                總之,正是基于對中美貿易失衡的認識存在四個主要誤區,特朗普當局才在近期一味挑起、并不斷擴大中美貿易摩擦,而沒有正確認識到中美貿易失衡的根源是由于中美兩國的要素稟賦和處在全球價值鏈的不同位置。因此,擴大中美貿易摩擦解決不了中美貿易摩擦。相反,只有通過貿易談判,爭取貿易合作,才能最終有效合理解決中美經貿失衡。

               

                參考文獻

                郭美新、陸琳、盛柳剛、余淼杰,2018,《反制中美貿易摩擦和擴大開放》,《學術月刊》,2018年6月,第32-43頁。

                余淼杰,2018年,《余淼杰談中美貿易》,北京大學出版社。

                余淼杰、張睿, 2017年,《中國制造業出口質量的準確衡量:挑戰與解決方法》,《經濟學(季刊)》,第463-484頁。

                Dai, Mi, Madura Maitra, andMiaojie Yu, 2016, “Unexceptional Exporter Performance in China? The Role ofProcessing Trade,” 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 121, pp. 171-189.

                Feenstra, Robert, Robert Inklaar,and Marcel Timmer, 2015,“The Next Generation of the Penn World Table,” AmericanEconomic Review, 105(10), pp. 3150-3182.

                Guo, Meixin, Lin Lu, LiugangSheng, and Miaojie Yu, 2018, “The Day After Tomorrow: Evaluating the Burden ofTrump’s Trade War”, Asian Economic Papers 17(1), pp. 101-120.

                Yu, Miaojie, “Processing Trade,Tariffs Reductions, and Firm Productivity: Evidence from Chinese Firms”,Economic Journal, 2015, 125(June), pp. 943-988.

              作者簡介

              姓名:余淼杰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文齊)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