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理论经济学 >> 世界经济学
              数字经济重塑全球经济格局:政策竞赛和规模经济驱动下的分化与整合
              2018年10月23日 09:45 来源:《国际展望》 作者?#21644;?#29577;柱 字号
              所属学科:经济学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摘要】在数字经济时代,数字资源禀赋是国家竞争力的核?#27169;?#25919;府主导的数字化发展战略和国家间数字经济政策竞争将成为发展常态。数字化生产模式将?#28304;?#32479;国际分工机制产生重大冲击,发展中国家融入全球产业链的?#35759;?#23558;进一步提升,国家间经济关系和世界经济格局将发生分化与重组。区别于传统产业,数字资源禀赋的获得需?#35272;?#22269;家资源的?#20013;?#25237;入。数字经济的发展需建立在相对健全的数字化生态基础之上,政府干预导向的产业政策?#23548;?#23558;最终表现为国家间经济政策竞赛。美、欧、日等发达经济体依靠自身在信息产业领域的资源禀赋,将通过产业的数字化转型重获竞争优势。发达经济体之间基于数字资源禀赋形成的“生产稳态”关系将使其与发展中国家在分工关系上相对割裂。受资本和?#38469;?#31561;多重因素的制约,发展中国家将面临“新数字鸿沟”问题,同时,数字经济还将催生新兴经济体之间的发展分化。此外,数字经济存在显著的规模经济和系统集成效应,成为驱动一体化的新机制和新动力。

                【关键词】数字经济 数字转型 数字生态 发展分化 规模效应

                【作者简介?#23458;?#29577;柱,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上海 ?#26102;啵?00233)

               

                进入21世纪以来尤其是在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之后,数字经济在整个世界经济构成中的比重?#20013;?#19978;升,已经成为世界生产方式变革的重要驱动力量。区别于其他产业形态,数字经济以信息化?#38469;?#30340;发展为基础,不仅与传统农业、工业和服务业深度结合,而?#39029;?#36234;了这三种业态。数字经济对生产效率的促进和提升超越了一般意义上?#38469;?#21464;革的范畴,将对世界经济格局的变革产生重要而深远的影响。[1]

                一、数字化转型:世界经济的发展方向

                “数字化转型”这一概念是在二十国集团(G20)汉堡峰会上作为重要关键词提出?#27169;?#23427;是国家投资未来竞争力的重要体现。数字经济对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具有普遍意义,其背后的作用机理在于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后生产效率得到实质性提升,强调数字化?#38469;醵源?#32479;产业的渗透和融合。数字化是未来的发展趋势,传统农业、工业和服务业借助与数字化?#38469;?#30340;融合实现发展,将有助于实现生产效率的实质性提升。

                (一)数字经济的核心在于数字化?#38469;?#19982;传统产业的发展融合

                现有文献对数字经济的定义不尽相同,概念缺乏统一界定,原因在于作为一种融合性经济,其反映了各行各业应用数字化提升生产效率的过程,数字化在产业和行业的应用愈发具有普遍性。[2]此外,现有的政策和学术研究对数字经济的界定较容?#36164;?#21040;一些流行术语的影响,如比特币、人工智能、云计算、物联网等,然而,这些概念并不能体现数字经济的全貌。

                大多数机构和研究认为,数字经济以信息?#38469;?#20135;业为基础,是通过产业衍生形成的相关经济业态。经合组织(OECD)坎昆会议将数字经济的范围和领域界定为“一个由数字?#38469;?#39537;动的在经济社会领域发生?#20013;?#25968;字化转型的生态体系?#20445;?#35813;生态系统内至少包括物联网、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和区块链四大组成部分。[3]美国经济分析局(Bureau ofEconomic Analysis, BEA)在借鉴OECD定义的基础上,将数字经济界定为三个领域,一是与计算机网络运行相关的数字化基础设施,二是利用网络进行商业交易的电?#30001;?#21153;,三是由数字经济使用者所创造和使用的数字媒体。此外,美国经济分析局还列出了一个包括5 000种商品和服务供给的目录清单。[4]这种定义虽然具有统计口径上的可操作性,却存在较大局限,未能虑及数字化与传统产业发展的深度融合所形成的经济业态。

                本文认为,数字经济是以信息产业为基础,并与传统产业深度融合而发展起来的新业态。传统三大产业仍然是产业主体,区别在于数字经济经过了数字化的?#38469;?#21319;级改造,生产效率得到大幅提升。这?#27493;?#20026;符合G20和OECD对数字经济的定义。2016年G20杭州峰会发布的《G20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将数字经济定义为: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38469;?#30340;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

                (二)数字化转型是提升经济竞争力和产业升级的重要?#23548;?#36335;径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分水岭,传统经济陷入增长疲态,数字经济作为新兴发展业态成为世界经济复苏的重要驱动力,近年来,数字经济增速显著快于其他经济业态。[5]美国经济分析局的数据显示,在2006—2016年十年间,美国的数字经济年均增速达到5.6%,远高于1.5%的总体经济增速,是经济增长的主引擎。[6]其他国家亦如此,2016年日本和英国的数字经济增速分别达到5.5%和5.4%,均是同期GDP增速的数倍。中国的数字经济发展更快,同期平均增速达16.6%。[7]此外,数字经济在世界经济中的比重亦显著提升,《2016埃森哲?#38469;?#36235;势与展望?#20998;赋?#25968;字经济实现了乘数效应增长,在2005—2015年期间,其在全球GDP构成中所占比重从15%上升至22%,2020年将进一步上升至25%。

                信息化?#38469;?#19982;传统产业融合所产生的发展效应已超越信息?#38469;?#26412;身。现有研究和发展?#23548;?#34920;明,一个国家的产业数字化率越高,其经济竞争力也越强,越来越多的实证研究支持和证实了这种相关性。[8]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产业数字化的发展深入,生产效率的促进效应愈发明显。OECD的研究认为,在数字经济模式下,由于人力资本、数字?#38469;酢?#29983;产组织形式的发展演化,生产效率得以实质性提升。[9]不同产业部门之间存在数字化前沿?#38469;?#20351;用的差异,劳动生产率增长亦存在显著差异。2000年以来使用数字化前沿?#38469;?#30340;产业劳动生产率平均增幅为3.5%,远高于其他行业0.5%的平均增幅。[10]此外,?#20113;?#19994;微观层面的研究更能证实这种生产率促进效应,?#38469;?#21464;革?#20113;?#19994;生产效率起到立?#22270;?#24433;的效果。例如,流水线上机器人手臂的采用使生产效率相对于传统的人工操作提高了数倍,并使次品率大幅度降低。

                (三)数字化生态建设成为数字发展战略的重要政策方向

                数字经济的发展依托数字生态的完?#30130;?#25968;字生态建设具有政策系统性布局的特征。数字化生态体系通常包括数字化基础设施、与之配套的宏观政策体系等。而?#24067;?#35774;施通常需要大量的资金和?#38469;?#30740;发投入,如高速光缆、通信卫星、微波、信号基站、数据存储和高性能计算机等。除数字化基础设施外,数字生态涉及?#38469;?#30740;发、网络安全、数字化技能等诸多领域。例如,德国政府为更好地推动“工业4.0”战略的实施,制定了“数字化战略2025?#20445;?#26088;在构建一个?#20381;?#22522;础设施、商业模式、政府扶持、?#38469;?#30740;发、教育培训、数据安全、法制监管和政府服务于一体的数字化生态体系。

                数字经济已连续成为世界互联网大会、经合组织、二十国集?#27431;?#20250;等全球治理平台和对话机制的重要政策议题,数字经济战略的核心在于数字化生态体系的构建。2016年G20杭州峰会将数字经济纳入议题并发布《G20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首次将数字经济与创新、新工业革命、结构性改革一起列为创?#30053;?#38271;的四项举措,并就数字经济通过了首个由全球主要大国领导人签署的《G20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在政策设计上充分突出了体系化政策的特点。

                德国担任G20主席国期间,首次设立G20数字化部长会议,并发布了《G20数字经济部长宣言》及三个分报告。汉堡峰会对数字经济亦给予充分重视,凸显了数字经济在全球经济中的分量,G20汉堡峰会公报《塑造联动世界》充分体现了构建全球数字基础设施、数字政府、数据流动、政策监管等系统化数字生态体系的努力。德国自身在?#24179;?#25968;字化战略2025”进程中,也非常重视制定系统化的政策框架。[11] 2018年8月,G20第二届数字经济部长会议将在阿根廷萨尔塔举行,此次会议将聚焦数字政府、数字经济测度、“经济4.0”、“数字性别鸿沟”、数字基础设施及数字经济工作组平台六大议题。[12]

                其他层面的全球治理平台亦非常重视数字经济治理的系统化政策设计。OCED层面已设立数字经济部长级会议,并于2016年在墨西哥坎昆召开了首次会议。这次部长级会议整合了始于1998年的OECD电?#30001;?#21153;部长论坛和2008年创立的“互联网经济的未来”部长级会议机制。[13]此外,包括欧盟等区域性国际组织在?#24179;?#22320;区数字经济发展方面制定了一系列发展战略,七国集团(G7)?#19981;?#26497;推动数字经济建设和合作。2017年在意大利举行的七国集?#27431;?#20250;提出,通过?#24179;?#19968;系列创新、技能和劳动力政策以确保每一个?#22235;?#22815;从数字革命中获益。[14]

              作者简介

              姓名:王玉柱 工作单位: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

              职?#30130;?/span>副研究员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30130;?input name=nickname size=14 style="border:1px solid #ddddde; color:#d1d1d1" value="社科网网友" onClick="this.value=''" />  (您填写的昵?#24179;?#20986;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31185;?#35770;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23435;?/a>|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