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应用经济学 >> 农业与发展经济学
              陈小娟:乡村自组织建设与乡村治理
              2018年09月11日 10:38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作者:陈小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新时代乡村治理体系中自治、法治、德治既相互映衬,又相得益彰。一个俭约、和谐、朴实的乡村社会不仅需要尊重政治清廉、经济繁荣、文化昌盛的“乡土底色?#20445;?#36824;需要认同不同地域自治、法治、德治的“乡土逻辑?#20445;?#25165;能描绘好乡村治理与乡村振兴的宏大叙事。

                

                2018年1月2日,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乡村振兴,治理有效是基础。”治理有效的基础前提就是农村自组织的充分发展,也是乡村社会培育完善的重要体现。在早年乡村建设派的?#23548;?#20013;,往往都特别注重把乡村?#29992;?#32452;织起来,从改善生活环境入手,以教育为切入口变革乡村社会面貌。实施乡村振兴主体是乡村?#29992;瘢?#20892;村自组织是人们自主、自发、自行演化而形成的一种“社会共同体?#20445;?#33258;发性”是它的社会学特质。从政治学的角度来说,农村自组织强调“公共性?#20445;?#26159;人们围绕乡村社会公共事务而开展一系列活动的“社会化组织”。无论是社会学还是政治学角度,农村自组织的价值内涵,都离不开互利合作、互信融合、互惠共生的价值基础,并?#28304;?#20316;为乡村治理场域的核心要义。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作为新时代国家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内在要求,更是新时代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的必然选择。

                乡村自组织建设是实现乡村振兴与完善乡村治理的重要内容。中国乡村社会具有鲜明的区域?#38498;?#22320;方性。没有乡村自组织的发育和完善,乡村发展与秩序就很难得到组织化保障。培育乡村自组织,首先,要坚持将基层党委领导、政府负责、公众参与、社会协同与新时代乡村治理深度融合,共同吹响新时代乡村振兴战略的“冲锋号”。如依托不同乡村自组织(行业协会、专?#23548;际?#23398;会、合作社、宗族组织、老人协会、庙会等),以“基层党组织+基地”“基层党组织+协会/学会”“基层党组织+合作社+农户”等共生共建模式,实现乡村共建共治共享格局。其次,基层政府要积极孵化培育乡村自组织建设,运用政策“扶持”和组织“分权”的方式,充分调动农民合作组织、行业协会、专业学会与基层政府之间的合作共治热情,进一?#35282;?#21270;对“乡村精英”“乡村能人”“新乡贤”的引领、培育、帮助,从整体上提升乡村自组织的自治能力。再次,保障乡村自组织积极参与乡村振兴战略,基层政府除了给予政策支持、资金投入、人员配备?#30830;?#21153;以外,还需要对乡村自组织进行必要监?#20581;?#35268;范和管理,只有这样才能实现乡村自组织不断壮大?#22836;?#23637;,进而推动乡村治理与乡村振兴战略的可?#20013;?#21457;展。

                乡村自组织法治建设是乡村振兴与乡村治理的保障。“法者,治之端也。”法治产生规则,自治是建立在法治的基础之上,并需要法治加以规范和保证,只有在法治的制度框架下,自治的“生命力”才能得以有效的?#26377;?#25112;国时期的哲学家韩非就曾提出“治民无常,唯有法治”的观点。乡村自组织作为乡村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需要充分运用法治思维实行自我服务、民主决策、全民监督的顶层设计,依法表达诉求、行使权利、解决争端、调解矛盾、化解纠纷。首先,既要尊重“法治”的权威效用,还要注重“法治”的宣传普及。在“互联网+”时代,要充分借助各类新形态媒体,利用官方微博、微信等新兴“微平台”媒体?#38469;?#30340;宣传载体,?#32422;?#27861;治文化广场、法治宣传橱窗、法治主题公园、法治教育基地等传统宣传载体,引导乡村自组织和广大乡村?#29992;?#30693;法、懂法、用法、守法、畏法,让全社会参与乡村治理与乡村振兴?#23548;?#36807;程中形成依法办事的法治思维。其次,培育乡村法治信仰,畅通乡村司法渠道。司法建设是乡村治理与乡村振兴的核心工作,也是乡村法治建设最直接的环节,更是农民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关键。积极探索乡村法治援助志愿服务团队的构建,提高乡村法治化服务水平。再次,构建“互联网+法治”监督平台,将权力“网”进法治的“笼?#21360;保?#25512;动权力清单、责任清单、?#22909;?#28165;单的制定与完善。同时,在加强乡村自组织法治建设中,无论是基层政府还是乡村自组织?#23478;朴?#28165;权、敢于减权、勇于晒权,以“法”保障乡村治理与乡村振兴有效?#24179;?/font>

                乡村自组织德治建设是乡村振兴与乡村治理的引擎。德不仅是“立身”之本,还是“立国”之基。《论语·为政》里讲,“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抓好道德建设,树立良好道德风?#23567;!?#22240;此,在乡村治理与乡村振兴?#23548;?#36807;程中,要通过完善对乡村道德标准体系的构建,重塑“乡土德治?#20445;?#33829;造乡村良好的德治氛围,维护乡村良好的德治秩序。在新时代乡村治理体系中,农村自组织是乡村治理主体最基本的单元之一,是打通乡村治理与乡村振兴“最后一公里”建设的中坚力量。实现乡村德治目标,首先要以文化活动为载体,构建乡村德治建设的信任基础。文化活动是乡村社会?#29992;?#32852;系的重要纽带,以文化活动为载体的沟通、交流、互动渠道是增进乡村自组织之间相互信任的重要途径,而信任又是乡村自组织有效形成的心理基础,只有突破了信任这道“?#20581;保?#20065;村治理才能实现“德治”的美好愿景。其次要大力弘扬中华五千年的优秀文化传?#24120;?#20805;?#27835;?#25910;以“自治为主、法治为辅、德治优先”的乡村德治经验,强化乡村?#29992;?#19981;同文化、不同宗教信仰、不同风俗习惯的自信心和认同感,引导广大人民群众崇尚道德、拒绝失德,推动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家庭美德和个人品德的构建,重塑朴实、淳厚、俭约、诚恳的“乡土文化?#20445;?#20026;乡村德治注入文化的血液。再次是构建乡村信用体系与惩戒制度,推动乡村社会信用体系的落地,充分发挥基层政府、乡村自组织和?#29992;?#20849;同?#24179;?#20065;村德治建设的合力作用,促进乡村社会治理多元主体之间的良性互动,以“德”为引擎推动乡村治理能力的现代化。

                归根结底,新时代乡村治理体系中自治、法治、德治既相互映衬,又相得益彰。一个俭约、和谐、朴实的乡村社会不仅需要尊重政治清廉、经济繁荣、文化昌盛的“乡土底色?#20445;?#36824;需要认同不同地域自治、法治、德治的“乡土逻辑?#20445;?#25165;能描绘好乡村治理与乡村振兴的宏大叙事。

               

                (作者系长沙?#24418;?#20826;校讲师、湖?#40092;?#20013;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长沙基地研究?#20445;?/strong>  

              作者简介

              ?#24432;?/span>陈小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24179;?#20986;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31185;?#35770;

              1 3 8 24 72倍投

                                      北单开奖sp最新结果 36选7开奖时间是几点 双色最新选号技巧 码报图片2019 香港赛马会特码资料书 欢乐升级炒地皮游戏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qq三张牌看不到人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在运行 体彩快中彩中奖规则 甘肃快3开奖l结果爱彩乐 7833肖波门尾六合图库 天津快乐十分冷热号 辽宁11选5走式图 双色球合买协议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