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應用經濟學 >> 農業與發展經濟學
              陳小娟:鄉村自組織建設與鄉村治理
              2018年09月11日 10:38 來源:中國經濟時報 作者:陳小娟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新時代鄉村治理體系中自治、法治、德治既相互映襯,又相得益彰。一個儉約、和諧、樸實的鄉村社會不僅需要尊重政治清廉、經濟繁榮、文化昌盛的“鄉土底色”,還需要認同不同地域自治、法治、德治的“鄉土邏輯”,才能描繪好鄉村治理與鄉村振興的宏大敘事。

                

                2018年1月2日,中央一號文件明確提出,“鄉村振興,治理有效是基礎。”治理有效的基礎前提就是農村自組織的充分發展,也是鄉村社會培育完善的重要體現。在早年鄉村建設派的實踐中,往往都特別注重把鄉村居民組織起來,從改善生活環境入手,以教育為切入口變革鄉村社會面貌。實施鄉村振興主體是鄉村居民,農村自組織是人們自主、自發、自行演化而形成的一種“社會共同體”,“自發性”是它的社會學特質。從政治學的角度來說,農村自組織強調“公共性”,是人們圍繞鄉村社會公共事務而開展一系列活動的“社會化組織”。無論是社會學還是政治學角度,農村自組織的價值內涵,都離不開互利合作、互信融合、互惠共生的價值基礎,并以此作為鄉村治理場域的核心要義。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作為新時代國家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內在要求,更是新時代國家治理能力和治理體系現代化的必然選擇。

                鄉村自組織建設是實現鄉村振興與完善鄉村治理的重要內容。中國鄉村社會具有鮮明的區域性和地方性。沒有鄉村自組織的發育和完善,鄉村發展與秩序就很難得到組織化保障。培育鄉村自組織,首先,要堅持將基層黨委領導、政府負責、公眾參與、社會協同與新時代鄉村治理深度融合,共同吹響新時代鄉村振興戰略的“沖鋒號”。如依托不同鄉村自組織(行業協會、專業技術學會、合作社、宗族組織、老人協會、廟會等),以“基層黨組織+基地”“基層黨組織+協會/學會”“基層黨組織+合作社+農戶”等共生共建模式,實現鄉村共建共治共享格局。其次,基層政府要積極孵化培育鄉村自組織建設,運用政策“扶持”和組織“分權”的方式,充分調動農民合作組織、行業協會、專業學會與基層政府之間的合作共治熱情,進一步強化對“鄉村精英”“鄉村能人”“新鄉賢”的引領、培育、幫助,從整體上提升鄉村自組織的自治能力。再次,保障鄉村自組織積極參與鄉村振興戰略,基層政府除了給予政策支持、資金投入、人員配備等服務以外,還需要對鄉村自組織進行必要監督、規范和管理,只有這樣才能實現鄉村自組織不斷壯大和發展,進而推動鄉村治理與鄉村振興戰略的可持續發展。

                鄉村自組織法治建設是鄉村振興與鄉村治理的保障。“法者,治之端也。”法治產生規則,自治是建立在法治的基礎之上,并需要法治加以規范和保證,只有在法治的制度框架下,自治的“生命力”才能得以有效的延續。戰國時期的哲學家韓非就曾提出“治民無常,唯有法治”的觀點。鄉村自組織作為鄉村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需要充分運用法治思維實行自我服務、民主決策、全民監督的頂層設計,依法表達訴求、行使權利、解決爭端、調解矛盾、化解糾紛。首先,既要尊重“法治”的權威效用,還要注重“法治”的宣傳普及。在“互聯網+”時代,要充分借助各類新形態媒體,利用官方微博、微信等新興“微平臺”媒體技術的宣傳載體,以及法治文化廣場、法治宣傳櫥窗、法治主題公園、法治教育基地等傳統宣傳載體,引導鄉村自組織和廣大鄉村居民知法、懂法、用法、守法、畏法,讓全社會參與鄉村治理與鄉村振興實踐過程中形成依法辦事的法治思維。其次,培育鄉村法治信仰,暢通鄉村司法渠道。司法建設是鄉村治理與鄉村振興的核心工作,也是鄉村法治建設最直接的環節,更是農民維護自身合法權益的關鍵。積極探索鄉村法治援助志愿服務團隊的構建,提高鄉村法治化服務水平。再次,構建“互聯網+法治”監督平臺,將權力“網”進法治的“籠子”,推動權力清單、責任清單、負面清單的制定與完善。同時,在加強鄉村自組織法治建設中,無論是基層政府還是鄉村自組織都要善于清權、敢于減權、勇于曬權,以“法”保障鄉村治理與鄉村振興有效推進。

                鄉村自組織德治建設是鄉村振興與鄉村治理的引擎。德不僅是“立身”之本,還是“立國”之基。《論語·為政》里講,“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拱之。”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要抓好道德建設,樹立良好道德風尚。”因此,在鄉村治理與鄉村振興實踐過程中,要通過完善對鄉村道德標準體系的構建,重塑“鄉土德治”,營造鄉村良好的德治氛圍,維護鄉村良好的德治秩序。在新時代鄉村治理體系中,農村自組織是鄉村治理主體最基本的單元之一,是打通鄉村治理與鄉村振興“最后一公里”建設的中堅力量。實現鄉村德治目標,首先要以文化活動為載體,構建鄉村德治建設的信任基礎。文化活動是鄉村社會居民聯系的重要紐帶,以文化活動為載體的溝通、交流、互動渠道是增進鄉村自組織之間相互信任的重要途徑,而信任又是鄉村自組織有效形成的心理基礎,只有突破了信任這道“墻”,鄉村治理才能實現“德治”的美好愿景。其次要大力弘揚中華五千年的優秀文化傳統,充分吸收以“自治為主、法治為輔、德治優先”的鄉村德治經驗,強化鄉村居民不同文化、不同宗教信仰、不同風俗習慣的自信心和認同感,引導廣大人民群眾崇尚道德、拒絕失德,推動社會公德、職業道德、家庭美德和個人品德的構建,重塑樸實、淳厚、儉約、誠懇的“鄉土文化”,為鄉村德治注入文化的血液。再次是構建鄉村信用體系與懲戒制度,推動鄉村社會信用體系的落地,充分發揮基層政府、鄉村自組織和居民共同推進鄉村德治建設的合力作用,促進鄉村社會治理多元主體之間的良性互動,以“德”為引擎推動鄉村治理能力的現代化。

                歸根結底,新時代鄉村治理體系中自治、法治、德治既相互映襯,又相得益彰。一個儉約、和諧、樸實的鄉村社會不僅需要尊重政治清廉、經濟繁榮、文化昌盛的“鄉土底色”,還需要認同不同地域自治、法治、德治的“鄉土邏輯”,才能描繪好鄉村治理與鄉村振興的宏大敘事。

               

                (作者系長沙市委黨校講師、湖南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長沙基地研究員)  

              作者簡介

              姓名:陳小娟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文齊)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