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馬克思主義 >> 資訊
              捍衛歷史唯物主義的真理性與科學方法論意義
              2018年10月23日 10:22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張清俐 劉碩 字號
              關鍵詞:馬克思主義;歷史唯物主義;改革開放

              內容摘要:與會學者圍繞“新時代歷史唯物主義研究展望”“中西方思想史視域中的歷史唯物主義”“歷史唯物主義研究的本土化與國際化”等八個會議議題發表各自的學術思考,從不同維度總結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歷史唯物主義研究成果,并探討歷史唯物主義研究未來的發展趨勢。盡管我們的時代較之馬克思提出歷史唯物主義的資本主義初期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但正如與會學者所提出,歷史唯物主義在認識與把握時代發展規律時仍然有著重大理論指導價值,作為馬克思主義的研究者應該堅定捍衛歷史唯物主義的真理性與科學方法論意義。在此意義上,歷史唯物主義與政治哲學都是現實性與規范性、科學性與批判性的統一,歷史唯物主義是政治哲學的開啟,政治哲學是歷史唯物主義的深入。

              關鍵詞:馬克思主義;歷史唯物主義;改革開放

              作者簡介:

                10月13日,由山東大學哲學與社會發展學院主辦,青島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合辦的“改革開放與歷史唯物主義研究的新進展”專題學術研討會在青島舉行。與會學者圍繞“新時代歷史唯物主義研究展望”“中西方思想史視域中的歷史唯物主義”“歷史唯物主義研究的本土化與國際化”等八個會議議題發表各自的學術思考,從不同維度總結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歷史唯物主義研究成果,并探討歷史唯物主義研究未來的發展趨勢。

                青島大學黨委書記胡金焱表示,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開啟了我國改革開放的歷史新篇章。四十年櫛風沐雨,四十年春華秋實,我們歷經真理標準大討論、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建立等一系列重大事件。這波瀾壯闊的四十年,是解放思想的四十年,是砥礪創新的四十年,是塑造輝煌的四十年!歷史唯物主義是馬克思的偉大發現,是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基石。馬克思主義創立170年來,在指導各國無產階級革命和建設中不斷地得到豐富和發展,馬克思主義始終閃爍著穿越時空的真理光芒。“馬克思主義不僅深刻改變了世界,也深刻改變了中國。”另一方面看,我國改革開放40年的輝煌歷史和取得的巨大成就,也是對馬克思主義,特別是對歷史唯物主義的巨大貢獻。

                山東大學校長助理邢占軍提出,哲學是時代精神的精華,改革開放是從解放思想開始的,40年來國內歷史唯物主義研究對改革開放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踐發揮了重要的作用。處在新的歷史方位,相信包括歷史唯物主義研究者在內的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一定會提供更多的思想成果,為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事業做出新的貢獻。

                山東大學哲學與社會發展學院院長劉森林認為,歷史唯物主義與中國發展道路有著密切關系。歷史唯物主義最早進入中國時,李大釗先生用社會化大生產的模式注釋勞動,認為必須用勞動精神來拯救尚未現代化的中國。歷史唯物主義研究該如何在中國現代性背景下繼續拓展思考空間,如何在總結提煉中國經驗的過程中推進中國歷史唯物主義研究,是一個重要問題。其次,歷史唯物主義不僅可以做哲學的闡釋,也可以進行社會理論、人類學、政治學、經濟學的闡釋和跨學科的思考。這方面的研究空間也很大。最后,回顧歷史唯物主義來到中國的西歐-東歐(俄國)—東亞(日本)—中國軌跡,以及改革開放后重新回歸中國與歐美的互動,在本土化與國際化的互動中推進歷史唯物主義研究。

                在華中科技大學國家治理研究院院長歐陽康看來,改革開放 40 年來,中國共產黨成功領導中國人民探索和創造出了一條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道路。中國道路既是馬克思主義理論在中國化進程中的積極傳承與重大創新,也是社會主義實踐在中國現代化進程中的合理拓展與重大創新。當代歷史唯物主義需要在回應時代挑戰中發展自身,例如,人類文明發展道路的一元或多元說與當代文明形態的復雜性并存;現代化全球化的價值非中立性與全球治理變局,等等。從歷史唯物主義視角思考當代世界和中國的重大理論與實踐問題,既有挑戰也很有探索前景。

                盡管我們的時代較之馬克思提出歷史唯物主義的資本主義初期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但正如與會學者所提出,歷史唯物主義在認識與把握時代發展規律時仍然有著重大理論指導價值,作為馬克思主義的研究者應該堅定捍衛歷史唯物主義的真理性與科學方法論意義。

                恩格斯曾指出,馬克思一生有“兩大發現”:一是關于人類社會發展的一般規律的“唯物史觀”,二是關于資本主義社會發展的特殊規律的“剩余價值”。近年來,關于歷史唯物主義和政治哲學的關系問題,成為學界關注的熱點問題。對此,吉林大學哲學社會學院教授白剛認為,馬克思不是先驗地構造出歷史唯物主義的系列概念,如勞動二重性、勞動力、雇傭勞動、可變資本、不變資本、剩余價值等,再用這些概念去裁剪現實,而是“在批判舊世界中發現新世界”,在對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及作為其理論支撐的古典哲學和古典政治經濟學的雙重解剖和批判中建構起歷史唯物主義及其基本概念和基本原理的。作為“關于現實的人及其歷史發展的科學”的歷史唯物主義與作為“國民經濟學語言的救贖史”的政治哲學,都是通過“政治經濟學批判”來否定和批判資本主義,為每個人的自由而全面發展創造條件和開辟道路。在此意義上,歷史唯物主義與政治哲學都是現實性與規范性、科學性與批判性的統一,歷史唯物主義是政治哲學的開啟,政治哲學是歷史唯物主義的深入。

                對于馬克思歷史唯物主義的方法論意義,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劉懷玉提出,馬克思是以實證歷史研究的方式在封建主義向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轉變中發現的,不是如上帝般創造歷史的任何主體的有目的行為,而是殘酷剝奪農民并將他們打造成勞動主體的無意識的暴力血腥過程。基于具體經驗歷史研究不僅使得馬克思摧毀了作為古典政治經濟學前提的先驗主體、經濟人假設,批評了暗含在某些傳統馬克思主義哲學之中的“人的本性、本質”假設。馬克思著作中包含著豐富的反歷史目的論、非線性時間觀以及解構先驗主體性的譜系學要素,因而是一種能夠與后結構主義乃至后現代主義對話并將其超越的后歷史哲學;馬克思以歷史性的社會結構為中心的辯證法本身兼具復雜的時間和地理空間想象,因而是一種能夠成功地反抗不斷轉型了的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和統治方式的開放視野與實踐策略。基于具體經驗歷史研究之上使得他在一般的層面上與一切歷史先驗主體觀念決裂。

                在全球化時代,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學說仍具有不可替代的方法論意義和價值。復旦大學教授汪行福認為,面對新自由主義的虛假普遍主義的挑戰,馬克思對普遍性及其表現形式有著深刻和復雜地思考。具體來說,通過“虛假普遍性”的批判,馬克思揭示了自由主義意識形態的規范潛能及其階級局限性;通過“現實普遍性”視角,馬克思揭示了資本主義的進步潛能和歷史局限性;通過“例外普遍性”概念,馬克思揭示了無產階級解放的普遍政治潛能。雖然馬克思與我們相距一個多世紀,但我們仍然生活在馬克思批判和分析的歷史時代,馬克思主義的普遍解放信念和對資本主義的辯證態度,仍然是我們應該繼承的遺產。

               

                中國社會科學網記者 張清俐 通訊員 劉碩

              作者簡介

              姓名:張清俐 劉碩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