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族學
              張淑娟:論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對近代中國民族主義的形塑與修正 ——以中國共產黨為例
              2018年10月23日 09:15 來源:《廣西民族研究》 作者:張淑娟 字號
              關鍵詞:中國共產黨;民族主義;少數民族;漢族;中華民族共同體;民族問題;帝國主義;統一;民族自決;政治

              內容摘要:中國共產黨如何利用這一符號闡發其凝聚民族力量、維護國家統一、反對民族分裂的主張,修正和限制民族主義的內在缺陷,指引和塑造民族主義的發展方向,成為當代中國培育和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必須關注的重要議題。二、夯實中華民族的邊界與內涵:激發最廣泛的愛國主義近代是中國民族雙重建構的邏輯起點,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形成是近代中國民族主義發展的最高成就,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確立本身就是對近代中國民族主義的形塑,從而劃定了近代中國民族主義社會動員的最大邊界。三、國內族際關系的政治安排:消除民族分離主義產生的土壤近代中國民族主義的發展必然導致單元民族的民族意識發展,單元民族逐漸由“自在”階段向“自覺”階段轉變。

              關鍵詞:中國共產黨;民族主義;少數民族;漢族;中華民族共同體;民族問題;帝國主義;統一;民族自決;政治

              作者簡介:

                摘 要: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產生以近代中國民族主義為基礎和開端,隨著抗日戰爭的全面爆發,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逐漸形成并確立起來,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形成是近代中國民族主義內在邏輯發展的最高成就。“中華民族”作為現代民族符號與中國既有疆域相對應,以國家認同為基礎,也就獲得了確定性的內涵和穩定的邊界,這一民族符號符合中國社會整體利益,獲得廣泛認同,成為重要的精神力量和政治資源。中國共產黨如何利用這一符號闡發其凝聚民族力量、維護國家統一、反對民族分裂的主張,修正和限制民族主義的內在缺陷,指引和塑造民族主義的發展方向,成為當代中國培育和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必須關注的重要議題。

                關 鍵 詞: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中國共產黨;民族國家;民族主義;形塑與修正

                作者簡介:張淑娟,遼寧工程技術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民族學博士(遼寧 阜新 123000)。

                基金項目:2016年國家社科基金一般項目“民族主義與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在近代中國的互動研究” (16BMZ003)。

                在近代中國,為了挽救國家民族,各種主義紛至沓來,民族主義是其中最契合社會需要的思潮之一,凝聚民族力量、爭取民族獨立、實現民族復興都離不開民族主義的社會動員,因此,其與強烈的民族情感相結合,構成了近代中國社會的底色。隨著抗日戰爭的全面爆發,全民族同仇敵愾,共同推動了中華民族的全體自覺,中華民族觀念得以確立,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形成,總之,近代中國民族主義催生了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學術界就近代中國民族主義對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產生的促進作用多有研究且已經達成共識①,并指出近代中國民族主義推動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形成的同時也給其理論建構帶來了內在困境②。事實上,近代中國民族主義與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密切相關,具有鮮明的互動性,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確立對民族主義的發展同樣產生重要影響,學界卻鮮有談及。本文在上述研究基礎上,探討中國共產黨如何根據政治實踐的需要,對民族主義進一步發展進行形塑與修正。

                一、抗日戰爭爆發后中國民族問題的現狀

                嚴重的民族危機,加上國內多民族的事實,近代中國民族問題呈現出鮮明的層次性與復雜性,抗日戰爭的爆發使這一特征進一步凸顯出來。首先,“中華民族”自決獲得了最高意義。“似乎唯有在優勢民族挾其強勢進行兼并的威脅下,才會使被侵略的人群生出休戚與共的民族情操,一致對外。”[1]40抗日戰爭的全面爆發,激發了全體中國人強烈的民族主義情緒,擱置內部矛盾團結抗日成為占主導地位的民族大義,主要社會力量所秉持的民族主義邊界與中華民族邊界合二為一,中華民族共同體的理論建構基本完成。“中華民國”的現實存在與不斷的政治過程使得中華民族獲得了確定性的內涵和清晰的外在邊界,具有了實體性。中國共產黨則以國共合作為基礎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號召全民族抗戰,逐漸接納“中華民族”符號。最終,雖然根本利益與意識形態上根本對立,面對日本的全面侵略,兩黨握手言和,實現再次合作。文化界也以“參加救國的大業”[2]為己任:《禹貢》半月刊創辦并向邊疆問題轉向;邊政學興起;中國國家社會黨建立;《再生》雜志創辦;戰國策派提出“國命整合”的主張;“優生救國”的思想也得以提出。“所謂民族自決即中華民族的自決”成為時代最強音。

                其次,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形成與確立并不能消除單元民族民族主義產生的基礎及客觀存在的事實。隨著“中華民族”符號的提出和廣泛傳播,各少數民族對其給予了不同程度的認可,他們的中華民族意識也逐漸形成。但與此同時,伴隨民族主義思想的傳入及影響的不斷擴大,特別是新式教育的發展,國內各單元民族的民族意識逐漸發展,特別是少數民族上層和知識青年民族意識不斷增強,③對民族身份、民族地位和民族利益逐漸關注,開始自覺地進行身份建構,并表達民族獨立的政治訴求,加之英、俄、日等帝國主義國家的不斷挑唆,一小撮上層分子企圖借助外來力量達到民族分裂的目的,西藏、新疆、內蒙古等地都出現所謂“民族獨立”的傾向。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后威爾遜提出的“民族自決”很快成為地方民族分裂勢力和帝國主義國家分裂中國的“方便法門”。隨著侵略步伐的加快,日本除了安排溥儀在東北建立“滿洲國”外,盧溝橋事變后,開始在內蒙古扶持傀儡政權,1937年10月,在占領的內蒙古廣大領土上成立蒙古聯盟自治政府,這一舉動是日本分離華北政策的重要步驟,是1935年冀東防共自治政府的進一步發展,1939年又扶持德王在察哈爾和綏遠等地建立“蒙疆聯合自治政府”。與此同時,日本又利用歷史上民族壓迫造成的漢回矛盾,挑撥漢回關系,試圖在甘肅、青海和寧夏建立 “回回國”。

                可見,近代中國民族主義一方面促使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確立起來,同時,也作為一種肢解中華民族的破壞力量繼續存在。

              作者簡介

              姓名:張淑娟 工作單位:遼寧工程技術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職稱:教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實習編輯 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