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族學 >> 學術文摘
              【文摘】丁玫:族群關系的協商 新西蘭的社會契約與二元文化主義
              2018年10月23日 10:16 來源:《世界民族》 作者:丁玫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本文以新西蘭為例,從毛利人的本土視角出發,討論在英國殖民時期所簽訂的《懷唐伊條約》在后殖民主義時期被接納和沿用的原因,分析這項契約對當代新西蘭國內族群關系 (即二元文化主義) 起到的調節和促進作用。

                一、新西蘭族群關系協商的基礎

                新西蘭通常被認為是族群關系最和諧的國家之一。除了19世紀40年代和60年代的戰爭,20世紀以后,新西蘭國內基本沒有產生嚴重的族群沖突。新西蘭國內有多個族群,包括毛利人 (Maori) 、歐洲移民后裔 (Pakeha) 、太平洋島國居民 (Pasifika) 以及人口逐漸增長的亞洲移民 (Asian migrants) 。相對和諧的族群關系主要源自新西蘭政府 (the Crown同時指歷史上的英國皇室) 和毛利人之間的不斷協商。

                殖民政府與原住民簽訂的條約通常是不平等條約。然而,新西蘭的案例較為特殊,《懷唐伊條約》不但沒有被廢除,反而成為新西蘭獨立之后所遵循的立國憲法。在毛利人的主動參與和推動之下,歐洲移民后裔和新西蘭政府最終同意承認《懷唐伊條約》 (Waitangi Treaty) 作為立國之本。

                《懷唐伊條約》簽訂于1840年,其主要目的在于將新西蘭納入英國管控范圍之中。條約的主要內容包括三個方面:第一,毛利酋長同意將新西蘭的主權 (sovereignty) 轉交給英國皇室;第二,英國皇室同意毛利酋長按照其意愿,保留對原有的土地、森林、漁獵等的使用權,為了確保毛利人不會被第三方移民群體榨取利益,如果酋長意愿賣掉其使用權,則只能賣給英國皇室;第三,英國皇室給予毛利人英國屬民身份 (British subject) 。

                在20世紀70年代國際去殖民化浪潮中,新西蘭逐漸擺脫殖民地位,與此同時,主要的資本主義國家為了緩和歷史上的種族和族群之間的不平等關系,在不同程度上采納了多元文化主義。然而,毛利人在目睹了鄰國澳大利亞的多元文化主義給土著居民帶來的負面影響后,敦促新西蘭政府根據《懷唐伊條約》的約定,呼吁建立歐洲移民后裔與毛利人之間的對等地位。

                二、族群、標識與后殖民社會

                當下多數主要發達國家在處理族群關系時,都在不同程度上實行多元文化主義 (multiculturalism) 。例如,加拿大和澳大利亞官方實行多元文化主義政策,英國和德國在處理文化事務時采用非正式的多元文化主義立場。

                然而,多元文化主義作為一種理想化的理念在不同國家實施之時,面臨諸多具體問題。例如,多元文化主義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亞都遭遇困境。雖然加拿大政府比澳大利亞政府更加積極地承認本國土著族群的權利和地位,但是兩國卻面臨共同的挑戰:由于這兩個國家的具體情況,多元文化主義主要針對外來移民,即允許來自不同國家、文化和族群背景的移民保持和發展自己的文化。換言之,這兩國的多元文化主義的問題在于,將本國的土著族群與外來移民放置在同一個政策平臺之上。

                新西蘭在進入去殖民化時期后也面臨同樣問題,即如何處理國內的多樣性族群關系,包括:歐洲移民后裔與土著毛利人的關系,新西蘭政府與太平洋島國移民之間的關系,政府、歐洲移民后裔、毛利人與數量日益增長的亞洲移民之間的關系。新西蘭不同于澳大利亞,它采取的主導策略是二元文化主義 (biculturalism) 。二元文化主義主要針對新西蘭國內兩大主體族群:毛利人和以英國后裔為主的歐洲移民。二元文化主義成為當下新西蘭社會的主導政策,有其歷史因素。新西蘭于1907年獨立,但1840年簽訂的《懷唐伊條約》被認定為立國根基,而且該條約的簽訂之日也被追認為新西蘭的建國日。雖然《懷唐伊條約》是殖民時代的產物,其中存在諸多不平等,但是很多毛利人認為,該條約是保持自己的土著居民地位、維護群體利益的重要依據,也可以用來不斷提醒歐洲后裔,讓他們不忘歷史,避免重復殖民時期的歐洲中心主義。

                三、社會契約理論與問題

                毛利人原有的社會組織形式并不依賴來自西方社會的契約。在英國殖民者進入新西蘭之前,各部落由酋長統領。在英國殖民者進入新西蘭之前,毛利部落的酋長制度與英國皇權以及“現代”國家的官僚制度差別迥異。由于毛利人的酋長制度與英國皇室的中央集權制度不對應,簽訂《懷唐伊條約》時英國皇室與多個毛利部落的酋長進行了協商。毛利人為了和英國皇室相對應,于1858年 (即條約簽訂后的第18年) 選出了毛利人自己的“皇室”,并選舉產生了第一任毛利國。從毛利國王的任選可以看出,毛利人所理解的契約社會是雙方地位對等。

                社會契約 (social contract) 理論對國家建構和族群關系有重要影響。在19世紀中期以英國為主的對外擴張殖民體系中,社會契約論成為占主導地位的政治理念之一,它不僅應用于本國境內,還同時被拓展到處理殖民者與當地土著居民的關系中。社會契約理念受到啟蒙主義的影響,探討人的自由平等,這雖然讓人作為主體重新回到舞臺,但問題在于,社會契約并不是本著契約雙方達成共識、價值中立或者與族群背景無關的平等契約,相反,社會契約與階級、族群身份、性別差異等因素密切聯系在一起,在殖民語境中,社會契約直接與殖民者的政治、經濟訴求相關聯。

                自20世紀70年代以后,在毛利人與政府的不斷協商之下,新西蘭政府決定取消同化政策,承認《懷唐伊條約》所代表的毛利人與歐洲移民后裔之間的平等地位,《懷唐伊條約》就此成為當代新西蘭國家認同的重要基礎。新西蘭族群關系的處理基本遵循了契約精神,而官方對《懷唐伊條約》的承認,在很大程度上成為毛利人與歐洲移民后裔在新西蘭相對和諧共生的保證。

                四、“新西蘭”的本土知識與族群關系

                《懷唐伊條約》的一個重要作用是它連接了兩種截然不同的知識體系和歷史記憶,促成了歐洲后裔和毛利人的共識。“新西蘭”譯自英語,濃縮了17世紀歐洲航海探險發現的歷史。毛利人與歐洲移民所認識的新西蘭是基于兩種差別很大的知識體系,對毛利人而言,新西蘭 (Aotearoa) 是每個人和祖先相互關聯的地方,毛利人將自己的宗族系統稱為papa (genealogy英文/whakapapa毛利語) 。然而19世紀的英國殖民者有著截然不同的視角,土地和資源已然從“親屬關系”以及神圣性中脫離,而成為資本主義物化和商品化的對象,土地和資源成為拓展資本主義市場的主要方式。資本主義經濟擴張最終將社會與自然對立了起來。

                然而,這兩種截然不同甚至在歷史上有所沖突的觀點并非完全不可調和,在當代的新西蘭社會,英國移民后裔和毛利人族群關系的協商具有理論基礎,即毛利人的本土觀念——對于“親屬關系” (kinship) 的理解。毛利人所說的親屬關系,并不僅限于家庭、血緣關系的親屬,而是薩林斯所指出的“互為存在” (mutuality of being) 。回到毛利人概念的papa,薩林斯指出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即通過與土著族群分享共同的土地、資源、飲食等,外來移民群體也開始具有毛利人的“部分” (part) ,從這個意義上說,這些移民群體與毛利人逐漸建立起“親屬關系”,而成為被接納的、具有親屬關系的本土人。也就是說,當代新西蘭社會建立在尊重毛利人土著居民地位的基礎上,使用毛利人對“親屬關系”的理解,促成兩大主體族群之間互為存在的共生關系。

                五、二元文化主義在新西蘭的發展

                從20世紀70年代開始,毛利人要求尊重《懷唐伊條約》的訴求最終得到了新西蘭政府的重視。新西蘭政府在多種社會因素影響之下決定放棄同化政策,這些因素包括國際上反殖民主義浪潮、新西蘭國內歐洲移民后裔對毛利人的廣泛接納,以及其他少數族群與新西蘭主體族群之間的通婚等。但是推動政府放棄同化政策的最重要動力來源于毛利人自1960年以來的抗爭與協商。

                從20世紀80年代初期開始,人們開始重視民族文化的保護,與此同時,新西蘭政府的政策也由提升經濟水平逐漸轉向文化保護。在這個轉向中,毛利人逐漸意識到在多元文化主義的旗幟下,新西蘭政府在一定程度上逃避《懷唐伊條約》中所規定的對毛利人權力的尊重和維護。毛利人開始反思多元文化主義對維護自身權益的價值。一些毛利人認為,多元文化主義在新西蘭的實施不僅忽略了《懷唐伊條約》,同時也不符合新西蘭的文化和社會現狀,因為新西蘭是一個以毛利人和歐洲移民后裔為基石構成的契約社會,并不是多個族群之間的契約。他們認為《懷唐伊條約》的實質是土著毛利人與新西蘭政府 (the Crown) 之間的權力共享,由于《懷唐伊條約》是新西蘭約定俗成的憲法,任何以法律形式試圖將其他族群的權利與條約中的毛利族群相等同,都會被認為是違背憲法的行為。

                在1984年,毛利人對于多元文化主義的質疑由于工黨政府的當選而得到大力支持,在工黨的支持下,毛利人的土著居民地位與權力重新得到肯定,毛利人和支持他們的歐洲移民后裔普遍認為,新西蘭應當走向二元文化主義道路。越來越多的政治家以及媒體也認為,新西蘭執行二元文化主義有助于避免政府 (the Crown) 走向“分而治之”的殖民老路。換句話說,新西蘭政府的首要任務是處理好毛利人與歐洲后裔這兩大主體族群之間的關系,而后再繼續討論與其他族群的關系如何處理。到20世紀90年代,新西蘭政府 (the Crown) 正式接受了“《懷唐伊條約》是有關一個國家的兩個人民”的理念,并在此基礎上推進了與毛利部落的合作關系。

                六、結語

                雖然二元文化主義并不完美,多元文化主義政策并非新西蘭的民意所向,人們普遍認為,鄰國澳大利亞所主張的多元文化主義是失敗的嘗試,主要原因在于多元文化主義并沒有惠及澳洲的土著族群,甚至使得這些群體更加邊緣化。另外,新西蘭多數民眾認為歐洲的多元文化主義模式也存在歧視等多種問題,比如英、法模式都最終導致本土穆斯林族群的邊緣化,甚至極端主義的產生。二元文化主義強調對土著居民地位的尊重、維護主體族群之間的協商關系,以及由此產生的,主體族群與其他族群之間的互相尊重。這一系列理念最終促使“新西蘭人”成為一個想象的共同體。

                (摘編自《世界民族》2018年第4期《族群關系的協商——新西蘭的社會契約與二元文化主義》,孔敬/摘編)

                (作者簡介:丁玫,青年副研究員,復旦大學人類學民族學研究所)

                

              作者簡介

              姓名:丁玫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實習編輯 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