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族學 >> 學術文摘
              【文摘】周競紅: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共產黨民族理論的深化
              2018年10月23日 10:19 來源:《中央社會主義學院學報》 作者:周競紅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四十年來,中國共產黨對當代中國民族問題的認識有了更開闊的國際視野,圍繞社會經濟建設展開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解決民族問題正確道路的新探索。改革開放后,黨對民族問題理論判斷演變基本上經歷了兩個階段,即破除“民族問題的實質是階級問題”的階段和深入實踐各民族共同團結奮斗共同繁榮的階段。面對改革開放不斷深化所出現的新情況和新問題,黨對民族問題的具體判斷更加深入和細化,具有鮮明的時代特征。

                一、破除“民族問題的實質是階級問題”魔咒

                理論界早就有研究成果指出“民族問題”在不同的領域或對于不同的研究者來說有著不同的含義,不同歷史時期不同領域中“民族問題”內涵不同,解決辦法不同。中國共產黨在新中國建立之初的政治實踐中,結合中國社會實際,做出對民族問題的理論判斷,其目標任務也較為明確。20世紀50年代,“三大改造”一經完成,中國進入社會主義建設時期,在特定的國際國內政治環境影響下,“民族問題的實質是階級問題”的理論判斷流行開來。

                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中國共產黨工作重心轉移,黨和政府民族工作面臨新部署和新格局,即“要廣泛深入地宣傳貫徹新時期的總路線和總任務,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全面落實黨的各項政策。”1980年7月,《人民日報》發表特邀評論員文章,進一步從理論到實踐,從歷史到現實,全面厘清“民族問題的實質是階級問題”理論判斷的錯誤,全面論述了社會主義時期民族問題、民族關系的實質,指出:民族問題和階級問題是兩個不同性質的問題,各自有著發生、發展、消亡的規律。新中國成立后,各民族人民在根本利益一致的基礎上形成了平等、團結、互助合作的新型的社會主義民族關系。民族問題的實質發生了根本變化,國內民族問題主要是各族勞動人民間的問題。澄清“民族問題的實質是階級問題”提法造成的思想理論混亂,為當時民族工作和理論界的撥亂反正提供了重要理論和輿論支撐。民族工作領域也進一步突破階級斗爭為綱的約束,有效推動了民族理論與思想界清除“左”的影響和民族工作領域解放思想。

                改革開放促成的思想解放和觀念更新,使得黨和政府的民族工作轉向推進民族地區經濟與社會的全面發展。此后,中國共產黨在推進改革開放和具體解決西藏、云南、新疆、內蒙、海南等民族地區面臨的發展問題過程中,貫徹執行以發展為總目標的新時期路線和黨的民族政策,并使得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道路的制度化水平不斷提升。

                二、在深化改革實踐中豐富民族問題理論認識

                20世紀90年代是國際社會政治格局發生巨大變化的年代,也是中國改革開放深化的階段。1992年,以市場經濟體制改革為突破,中國改革開放實踐進入深水區。面對國際風云變化、國內改革問題,黨對民族問題的理論判斷更為深化和細化。黨中央認為“90年代是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關鍵時期,也是促進各民族共同進步、共同繁榮的關鍵時期。”1992年中央民族工作會議為民族工作部署了五項任務,即加快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經濟發展,逐步與全國的發展相適應;大力發展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的社會事業,促進各民族的全面進步;堅持改革開放,不斷增強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的自我發展活力;堅持與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全面貫徹落實《民族區域自治法》;進一步加強各民族的大團結,堅決維護祖國的統一。

                中央民族工作會議在部署工作任務同時,也全面總結了黨關于民族問題的理論成果,主要內容包括:對民族問題基本概念的厘清、對民族問題產生原因的總結、對民族問題影響的評估、對社會主義時期民族問題產生原因的總結,以及對新時期民族問題集中表現的清楚描述等。

                1999年,為“進一步認識和努力把握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民族問題規律,深入研究民族工作面臨的新形勢,全面部署跨世紀的民族工作”,黨中央再次召開中央民族工作會議,申明并要求“全黨同志都要高度重視民族問題”,必須把加強民族團結、促進各民族共同發展和共同繁榮,作為整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民族工作的行動綱領。重申“民族問題往往與宗教問題交織在一起”的特點,要求不斷提高正確處理民族問題的能力。為完成黨的十五大提出的跨世紀發展的戰略目標,實現各民族共同發展和共同繁榮,黨中央謀劃了民族工作的四項重要任務,即加快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發展、堅持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加強民族團結和維護國家統一、加強黨對民族工作領導和提高民族工作水平。

                進入新世紀后,黨中央堅持中國特色民族問題解決道路,更加重視民族工作,探索出臺了一系列有助于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發展的政策,各民族和民族地區經濟社會不斷發展,人民生活持續改善。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化和各種思想的激蕩,學術界和社會上對于黨中央處理民族問題的制度和政策出現了各種不同的議論甚至爭議,質疑民族區域自治制度者有之,稱民族區域自治為假自治者有之,主張取消民族區域自治制度者有之,甚至視推動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發展的特殊政策為所謂逆向歧視等。對此黨中央明確指出:“民族區域自治,作為黨解決我國民族問題的一條基本經驗不容置疑,作為我國的一項基本政治制度不容動搖,作為我國社會主義的一大政治優勢不容削弱。”

                三、十八大以來中國民族問題理論和話語創新

                隨著改革開放深入擴大,新一屆黨中央在繼承和創新中準確把握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進程中的民族問題,統一思想認識,明確民族工作的目標任務,堅持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的正確道路。十八大以來,黨和國家在正確處理民族問題的理論和實踐方面都取得了重要的成就。從實踐來看,民族區域自治制度運行良好,民族地區經濟、社會、文化和生態文明建設不斷取得成績,基本公共服務水平逐年提升,精準扶貧和對口支援等持續發力,各民族人民生活從解決溫飽為重點過渡到共同團結奮斗進行全面小康社會建設。

                黨中央在改革開放深化發展中不斷解決舉什么旗、走什么路等問題,并正確判斷當代中國民族問題,民族工作目標部署更為精準。黨中央特別強調民族問題的長期性、復雜性和重要性,強調人們要認識和理解中國多民族的國情實際,指出:“處理好民族問題,做好民族工作,是關系祖國統一和邊疆鞏固的大事,是關系民族團結和社會穩定的大事,是關系國家長治久安和中華民族繁榮昌盛的大事。”基于堅定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黨中央指出:“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的正確道路,就是堅持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堅持維護祖國統一,堅持各民族一律平等,堅持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堅持各民族共同團結奮斗、共同繁榮發展,堅持打牢中華民族共同體的思想基礎,堅持依法治國,加強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促進各民族和睦相處、和衷共濟、和諧發展,鞏固和發展平等團結互助和諧的社會主義民族關系,共同實踐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八個堅持”成為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正確道路的核心內涵。

                黨中央在推進解決民族問題正確道路實踐中提出民族工作階段性特征“五個并存”論,即“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帶來的機遇與挑戰并存,民族地區經濟加快發展勢頭和發展低水平并存,國家對民族地區支持力度持續加大和民族地區基本公共服務能力建設仍然薄弱并存,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趨勢增強和涉及民族因素的矛盾糾紛上升并存,反對民族分裂、宗教極端、暴力恐怖斗爭成效顯著和局部地區暴力恐怖活動活躍多發并存。”“五個并存”論高度概括現階段正確解決民族問題面臨的主要形勢,對于深化理解民族工作的任務和目標具有重要的理論指導意義,也是民族工作創新推動的基礎。

                面對與國內外敵對勢力在民族領域尖銳復雜的思想政治斗爭,面對“五個并存”的民族工作實際和社會主義時期民族問題的特性,根據國內外解決民族問題的經驗教訓,以習近平為核心的新一屆黨中央明確指出:“企圖通過取消民族身份、忽略民族存在來一勞永逸解決民族問題的想法是行不通的”,中國解決民族問題的正確道路形成有其特定的歷史基礎、國情特征及實踐依據,必須認清多民族是我國一大特色和發展的一大有利因素,加強民族團結是各民族人民生命線,是戰略性、基礎性和長遠性的工作,民族區域自治制度是我國一大基本政治制度,是中國共產黨探索的符合中國國情之路,“取消民族區域自治制度這種說法可以休矣”。面對民族問題的新情況和新問題,黨中央強調了解決民族問題的物質和精神并重論:“物質方面的問題要解決好,精神方面的問題也要解決好,哪一方面的問題解決不好都會出更多問題。”“物質層面的問題要靠增強物質力量來解決,精神層面的問題要靠增強精神力量來解決。經濟發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并不會自然而然帶來人們思想認識水平的提高。”“……要把建設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園作為戰略任務來抓。”引領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園建設方向的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促進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園建設的基礎則在于對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認同,“加強中華民族大團結,長遠和根本的是增強文化認同,建設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園,積極培養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講文化認同,最核心、最關鍵的就是要增進各族群眾對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認同;講構筑中華民族共有精神家園,最根本、最重要的就是要建設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

                (摘編自《中央社會主義學院學報》2018年第3期《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共產黨民族理論的深化》,孔敬/摘編)

                (作者簡介:周競紅,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研究員)

                

              作者簡介

              姓名:周競紅 工作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

              職稱:研究員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實習編輯 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