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发展
              构建一体化的“放管服”推进体系
              2019年04月24日 09:43 来源:《社会治理》2019年第3期 作者:黄烨 字号
              关键词:放管;监管;政府部门;市场活动;改革;行政审批;优化服务;管理;清单;市场环境

              内容摘要:必须建立“放管服”三者之间的有机衔接,即简政放权与放管结合的有机衔接,市场监管与优化服务的有机衔接。任何“放管服”改革措施都需要充分考虑在“放管服”其他环节的配套措施,需要政府部门彻底地转变思维定势、工作定位和服务方式,构建起一体化的“放管服”推进体系。通过大力推行的清单管理,从审批清单到权力清单、责任清单、负面清单,再到公共服务清单、职?#24213;?#26684;清单、中介服务清单、各类行政事业性收费清单等,为推进改革提供了支撑和保障。因此,我们在实现市场监管?#20445;?#38656;要认识到政府的监管行为不仅仅是针对监管对象,更是为打造良好的市场秩序和健康的市场环境而服务,需在监管机制的设计上既要针对具体对象具体行为,更需要充分融入服务整个市场环境的要求,形成市场监管与优化服务的有机衔接。

              关键词:放管;监管;政府部门;市场活动;改革;行政审批;优化服务;管理;清单;市场环境

              作者简介:

                摘要:推进“管”和“服”的深入发展,构建“放管服”一体化推进体系,是“放管服”?#20013;?#28145;入推进的重要问题。“放管结合、优化服务”在方式、方法、成效上,与简政放权要求还有较大的差距,未能真正体现政府管理和服务对“放管服”最终目标的支撑作用。必须建立“放管服”三者之间的有机衔接,即简政放权与放管结合的有机衔接,市场监管与优化服务的有机衔接。任何“放管服”改革措施都需要充分考虑在“放管服”其他环节的配套措施,需要政府部门彻底地转变思维定势、工作定位和服务方式,构建起一体化的“放管服”推进体系。

                关键词:放管服 有机衔接 一体化推进

                  作者简介:黄烨,上海市人民政府信息中心主任。

                自从政府提出“放管服”以来,李克强总理在多次会议上不断?#24247;鰲?#25918;管服”的重大意义,以极大努力推动这一改革的纵深发展。纵观“放管服”以来的各项成果,简政放权的“放”取得了巨大的进展,而在放管结合的“管”和优化服务的“服”方面,具有全?#20013;浴?#20195;表?#38498;陀行?#25903;撑“放”的成果依然不足。对于“放”的理解和操作相对清晰,对于“管”和“服”的认识,对于“管”和“服”如何?#34892;?#20026;“放”提供支撑、为实现“放”的最终目标提供服务的认识和理解还远未深入。  

                因此,如何推进“管”和“服”的深入发展,构建起“放管服”的一体化推进体系将是“放管服”?#20013;?#28145;入推进的重要问题。

                一、“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成绩显著、差距依然

                (一)简政放权硕果累累

                自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把转变政府职能作为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和行政体制改革的关键,紧紧围绕处理好政府与市场关系,按照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要求,作出了“放管服”的重大工作部署。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至少有50次的议题涉及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中央政府部门和地方政府?#19981;?#26497;响应中央号召,大力推动“放管服”的深入发展。政府已经取消、下放国务院部门行政审批事项697项;清理规范国务院部门行政审批中介事项323项;取消职?#24213;?#26684;许可和认定事项434项;全面取消非行政许可审批;中央层面核准的投资项目减少了90%,在简政放权的“放”上面,可谓是硕果累累。

                (二)“放管服”的成就与不足

                从近年来全国各地各部门“放管服”的工作经验看,主要工作大多以简政放权为重点,纷纷以行政审批的改革为?#40644;?#21475;,以权力清单、责任清单的梳理为抓手,围绕取消各类行政审批事项,清理非许可类行政审批事项等主要内容推出了一系列举措,通过建立权力和责任等清单目录、改革前置审批为后置审批、先证后照改为?#26085;?#21518;证、继而证照分离等改革措施,?#34892;?#28608;发了企业活力,促进了社会创造力的发展。这些措施,基本上件件看得清、能落地、有体会、有实效。?#31185;?#21407;因,是因为政府对于这些原有的管理手段最为熟悉,运用起来炉火纯青,只要下定决心自我革命,敢于“削手中的权、去部门的利、割自己的肉?#20445;?#23601;很容易?#39029;?#19968;项项权力内容实现简政放权。尤其是本届政府以来,国务院率先带头一?#26410;?#21462;消、下放部门审批事项,清理规范部门中介事项,倒?#39057;?#26041;政府和部门,由上而下推动行政审批的改革,打破了以往周而复始通过审批来实?#20013;?#25919;审批改革的?#31209;Γ?#20174;根本上撬开了政府保护自身利益的大门,才有了今天简政放权的大好?#32622;妗?#35802;然,在大力推进简政放权的同?#20445;?#21508;地各部门也出台了不少事中事后监督管理、优化服务的措施,但相对于简政放权的推进力?#21462;⑹导?#25514;施、?#34892;?#25104;果而言,我们在如何做好“放管结合、优化服务”的方式、方法、成果效益上还是有较大差距的,特别是未能真正体现政府管理和服务对“放管服”最终目标的支撑作用。

              作者简介

              姓名:黄烨 工作单位:上海市人民政府信息中心

              职务:主任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24179;?#20986;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31185;?#35770;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23435;?/a>|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