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學 >> 觀察者
              江蘇邳州以公共空間治理為抓手,把基層政權牢牢掌握在黨組織手中 為鄉村治理提供一個可供參考的樣本
              2018年10月23日 15:22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鄭晉鳴 王忠耀 字號
              關鍵詞:鄉村治理;江蘇邳州;公共空間

              內容摘要: 近日,江蘇省徐州市下轄的縣級市邳州市火了,前來學習取經的人絡繹不絕,徐州市在那里召開了現場經驗交流會,江蘇省領導親自到會,并給予高度肯定,這一切都源于邳州市開展的公共空間治理。

              關鍵詞:鄉村治理;江蘇邳州;公共空間

              作者簡介:

                近日,江蘇省徐州市下轄的縣級市邳州市火了,前來學習取經的人絡繹不絕,徐州市在那里召開了現場經驗交流會,江蘇省領導親自到會,并給予高度肯定,這一切都源于邳州市開展的公共空間治理。

                占道經營、公地私用、違章搭建……長期以來,公共空間整治一直是城鄉建設管理的頑疾。在江蘇邳州,過去20年間由于公共空間管理的缺位,大量公共資源被私人擠占,導致老百姓對基層黨組織失去信任。

                2016年,邳州以公共空間治理為抓手,喚醒了黨員干部的責任意識,進一步把基層政權牢牢掌握在黨組織手中,為全國鄉村治理提供了一個可供參考的樣本。

                抓住一個牛鼻子,解決一堆老問題

                公共空間,即供城鄉居民日常生活公共使用的室內外空間。公共空間姓“公”,理應為公眾所有。但長期以來,公共空間被私人擠占的現象卻從未間斷。

                在邳州,有一條聞名遐邇的街口——文明巷。之所以出名,卻是因為它的不文明。一條寬不足兩米的巷子,垃圾遍地、車輛橫放、棚架亂搭。樓與樓之間被一堵堵圍墻隔開,居民劃分勢力范圍“各自為政”。誰家的老人出了事,別說救護車,連擔架都進不去。不文明就是文明巷的真實寫照。

                岔河鎮橋北村,一度因上訪戶多、群眾矛盾多、違章搭建多而聞名。村民們曾把村委會門前的4000多平方米集體用地“瓜分”,圈地種菜、養雞養鴨,甚至搭豬圈、蓋廁所,濁氣沖天,村民因土地發生糾紛更是常態。

                “村干部占得,我咋就占不得,要占大家都占。”提起占地蓋豬圈的原因,村民王建民解釋,都是因為村干部帶的頭。2000年前后,橋北村大量土地撂荒,個別村干部便打起了公用地的算盤,在公有荒地上搭建豬圈、廁所。老百姓隨之也紛紛效仿,你占我占大家占,公有地逐漸淪為你爭我搶的“自留地”,甚至愈演愈烈。截至2016年下半年,邳州農村已有近3萬畝集體資源被侵占。

                于是,房前屋后圈地種菜、道路兩側畫地為界、街口巷內亂搭亂建……侵占公共空間的亂象日益頻發,因爭搶公共空間引發的鄰里糾紛更是層出不窮。據統計,僅2016年上半年,在邳州市“民聲通”平臺上涉及公共空間的投訴就高達2000件,占所有民生問題的65%。

                “更為嚴重的是,公共空間被私人侵占,導致大量公有資產流失,集體利益受損嚴重。”邳州市委書記陳靜說,不少村集體收入長期趨零甚至負增長,基層黨組織公信力下降,不少老百姓寧愿信教也不信黨。

                牽牛要牽牛鼻子,破題要找準根本。2016年,邳州以公共空間治理為抓手,拆除違章建筑、整治亂停亂放,同時建立公共空間有償使用機制,通過拍賣公共空間,利用市場配置推動公共資源保值增值。

                “過去,公共空間被私人占用、謀利;現在,公共空間的收益真正歸了公,其他問題也迎刃而解,老百姓的日子就舒坦了。”村民郭成華說。

                記者點評:公共資源被擠占一直是城鄉管理的“老大難”,邳州市以整治公共空間為抓手,拆除違建、整治車輛、拍賣公地,啃下每一件觸動利益的“硬骨頭”,讓公共空間的收益真正歸公,維護了群眾的利益,夯實了基層黨組織的執政根基。

                樹了幾個“活樣板”,服了一批老百姓

                幾年前那段連村委會門口都被村民們占為菜地,鄰里、干群關系充滿“火藥味兒”的日子,讓村委會副主任韓虎至今心有余悸:“橋北村從前的很多問題,根源還在土地上。”

                2017年春節剛過,村里第三村民小組組長陸長富以每畝500元的價格競得了村里16畝集體土地的承包權。在開始集中整治前,這16畝土地陸長富已經占用并耕種了十幾年。包括村干部侵占的80多畝,橋北村在集中整治中共清退出350余畝被侵占的土地,以及3500多米溝、渠、堰、坡。僅重新發包土地這一項,每年就可為橋北村帶來20多萬元的收入。

              作者簡介

              姓名:鄭晉鳴 王忠耀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耿鑫)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