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 观察者
              江苏邳州以公共空间治理为抓手,把基层政权牢牢掌握在党组织手中 为乡村治理提供一个可供参考的样本
              2018年10月23日 15:22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郑晋鸣 王忠耀 字号
              关键词:乡村治理;江苏邳州;公共空间

              内容摘要: 近日,江苏省徐州市下辖的县级市邳州市火了,前来学习取经的人络绎不绝,徐州市在那里召开了现场经验交流会,江苏省领导亲自到会,并给予高度肯定,这一切都源于邳州市开展的公共空间治理。

              关键词:乡村治理;江苏邳州;公共空间

              作者简介:

                近日,江苏省徐州市下辖的县级市邳州市火了,前来学习取经的人络绎不绝,徐州市在那里召开了现场经验交流会,江苏省领导亲自到会,并给予高度肯定,这一切都源于邳州市开展的公共空间治理。

                占道经营、公地?#25509;謾?#36829;章搭建……长期以来,公共空间整治一直是城乡建设管理的顽疾。在江苏邳州,过去20年间由于公共空间管理的缺位,大量公共资源被私人挤占,导致?#20064;?#22995;对基层党组织失去信任。

                2016年,邳州以公共空间治理为抓手,唤醒了党员干部的责任意识,进一步把基层政权牢牢掌握在党组织手中,为全国乡村治理提供了一个可供参考的样本。

                抓住一个牛?#20146;櫻?#35299;决一堆老问题

                公共空间,即供城乡?#29992;?#26085;常生活公共使用的室内外空间。公共空间姓“公?#20445;?#29702;应为公众所?#23567;?#20294;长期以来,公共空间被私人挤占的现象却从未间断。

                在邳州,有一条闻名遐迩的街口——文明巷。之所以出名,?#35789;?#22240;为它的不文明。一条宽不足两米的巷子,垃圾遍地、车辆横放、棚架乱搭。楼与楼之间被一堵堵围墙隔开,?#29992;?#21010;分势力范围“各自为政”。谁家的老人出了事,别说救护车,连担架都进不去。不文明就是文明巷的真实写照。

                岔河镇桥北村,一度因上访户多、群众矛盾多、违章搭建多而闻名。村民们曾把村委会门前的4000多平方米集体用地“瓜分?#20445;?#22280;地种菜、养鸡养鸭,甚?#38142;?#29482;圈、盖厕所,浊气冲天,村民因土地发生纠纷更是常态。

                “村干?#31354;?#24471;,我咋就占不得,要占大家都占。”提起占地盖猪圈的原因,村民王建民解释,?#38469;?#22240;为村干部带的头。2000年前后,桥北村大?#23458;?#22320;撂荒,个别村干部便打起了公用地的算盘,在公有荒地上搭建猪圈、厕所。?#20064;?#22995;随之也纷纷效仿,你占我占大家占,公有地逐渐沦为你争我抢的“自留地?#20445;?#29978;至愈演愈烈。截至2016年下半年,邳州农村已有近3万亩集体资源被侵占。

                于是,房前屋后圈地种菜、道路两侧画地为界、街口巷内乱搭乱建……侵占公共空间的乱象日益频发,因争抢公共空间引发的邻里纠纷更是层出不穷。据统计,仅2016年?#20064;?#24180;,在邳州?#23567;?#27665;声通”平台上涉及公共空间的?#31471;?#23601;高达2000件,占所有民生问题的65%。

                “更为?#29616;?#30340;是,公共空间被私人侵占,导致大量公有资产流失,集体利益受损?#29616;亍!?#37043;州市委书记陈静说,不少村集体收入长期趋零甚至负增长,基层党组织公信力下?#25285;?#19981;少?#20064;?#22995;宁愿信教也不信党。

                牵牛要牵牛?#20146;櫻?#30772;题要找准根本。2016年,邳州以公共空间治理为抓手,拆除违章建筑、整治乱停乱?#29275;?#21516;时建立公共空间有偿使用机制,通过拍卖公共空间,利用市场配置推动公共资源保值增值。

                “过去,公共空间被私?#33487;加謾?#35851;利;现在,公共空间的收益真正归了公,其他问题也迎刃而解,?#20064;?#22995;的日子就舒坦了。”村民郭成华说。

                记者点评:公共资源被挤占一直是城乡管理的“老大难?#20445;?#37043;州市以整治公共空间为抓手,拆除违建、整治车辆、拍卖公地,啃下每一件触动利益的“硬骨头?#20445;?#35753;公共空间的收益真正归公,维护了群众的利益,夯实了基层党组织的执政根基。

                树了几个“活样板?#20445;?#26381;了一批?#20064;?#22995;

                几年前那段连村委会门口都被村民们占为菜地,邻里、干群关?#20826;?#28385;“火药味儿”的日子,让村委会副主任韩虎?#20004;?#24515;有余悸:“桥北村从前的很多问题,根源还在土地上。”

                2017年?#33322;詬展?#26449;里第三村民小组组长陆长富以每亩500元的价格竞得了村里16亩集体土地的承包权。在开始集中整治前,这16亩土地陆长富已经?#21152;?#24182;耕种了十几年。包括村干部侵占的80多亩,桥北村在集中整治中共清退出350余亩被侵占的土地,以及3500多米沟、渠、堰、坡。仅重新发包土地这一项,每年就可为桥北村带来20多万元的收入。

              作者简介

              姓名:郑晋鸣 王忠耀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耿鑫)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24179;?#20986;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31185;?#35770;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23435;?/a>|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