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數據中心 >> 工作動態 >> 最新動態
              中國法律史學的知識價值與功能
              2018年10月15日 11:19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張生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中國法制史曾險些被排除出法學專業核心課程。2017年1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在著力構建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體系的大背景下,整合了中國法制史和中國法律思想史之后的中國法律史繼續成為法學核心主干課程,并在2018年國家統一法律職業資格考試中分值得到大幅度提升。在此背景下,中國法律史學科的近憂得以緩解。但應該看到,法律史學的危機依然存在,這種危機來自缺少現實制度貢獻、缺少人才吸引力、未能貫通傳統和近代法學的知識體系等多方面。如若不能對法治國家建設和文化傳承與創新作出應有貢獻,學科衰微的遠慮仍然揮之不去。

                是否應該讓每位法學專業的學生都去學習中國法律史學?這一學科是否應該設置眾多的教師崗位?這看起來是對教學課程體系的質疑,實際上是對中國法律史學科的質疑,是對法律史學知識體系的質疑。中國法律史學是否是一門相對獨立的學科?如果是一門相對獨立的學科,它所提供的知識是否是法學體系所必需的?是否有益于其他法學學科?不以實際的知識貢獻回應這些問題,法律史學就缺乏作為一個學科的相對獨立性和自足性。

                在現代社會科學領域,絕對獨立、自給自足的學科是不存在的。一個學科具有區別于其他學科的標志性知識特征,能夠提供不可替代的知識,就構成了一個相對獨立和自足的學科。

                中國法律史是在法律史料考據的基礎上,對中國歷史上法律制度、法律事件、法律人物、法律思想等各種法律現象加以敘述分析,對法律秩序類型的演變、價值做出評判。中國法律史是歷史學與法學的交叉學科,其與歷史學有著密切的聯系,也有著重要的區別。中國法律史與歷史學的聯系在于,其建立在歷史學的可靠性基礎之上,法律史料的考據分析首先是歷史學的方法,也是法律史學的基本方法之一;然而法律史學最終要在考據的基礎上對法律制度的生成演變、規范形態、規范功能做出描述分析,對法律規范價值、規范體系與法律秩序做出評判。例如對睡虎地秦簡、張家山漢簡中古代法律史料解讀與進一步研究,對近代沈家本法律史料的收集匯編和研究利用,都是歷史學所難以獨立完成的,所取得研究成果首先是直接的法律史知識,然后才具有更廣泛的歷史意義。

                相對于法理學、憲法學和部門法學而言,法律史學有其知識的相對獨立性和知識功能的不可替代性。法理學、憲法學和部門法學從一般理論或法律關系角度出發,要解決現實法律內在規范體系、外部規范體系和價值體系的統一,一般的或類型化的法教義學是其標志性知識特征;對法律制度的有效性和法律秩序的實現的探究,是其知識功能。法律史學通過法律史料考據和分析,客觀描述一定歷史時段內法律制度的生成演變、應然法律設計與實然社會秩序,分析應然與實然歧變的原因,對一系列法律事件中的法律人物、法律思想加以評判。建立在考據、描述、分析、評判的基礎上,法律史學對法理學、憲法學和各部門法學可能提供四方面的知識支持。

                其一,從微觀的角度考證描述法律概念、法律觀念、法律制度的演變過程,將歷史與現實聯系起來,以法律歷史知識闡釋、支持現實法律制度。例如清末的民律草案制訂者,在“立法理由”中對“親屬法”“繼承法”的法律史解釋,成功地確立了近現代法律概念和制度。

                其二,將短時段和長時段分析結合起來分析法律變遷與法律改革的經驗教訓。漢文帝和漢景帝廢除肉刑的改革是最為顯著的例子。漢文帝最初的刑制改革,改革的方向和出發點都是好的,由于經驗不足、技術設計存在問題,改革效果并不好;后來經過漢景帝兩次改革,才最終確立了新的制度體系。可見,對一個大國而言,即使是一項取得共識的、方向正確的法律改革,也必然是一項長期的、連續性的工程。

                其三,法律的核心價值與法律制度體系的一致性,對于法律秩序的良窳至關重要。《唐律疏議》是中國古代律典的楷模,其最為經典的是體現了“中道”(公平的價值)與“數字化刑罰等級”(刑罰制度體系)的融貫統一。

                其四,法律史學具有客觀評價和揚棄繼承的功能,有助于法學體系和法律體系的發展。自漢書刑法志開始,中國古代創設了對刑法的歷史評價,并且最終的評價話語權掌握在后人手中,這惕厲每一個政治法律人物不僅要扮演時代角色,還不得不對歷史負責。在評價基礎上形成的揚棄繼承的功能,使得國家的法律體系具有極強的歷史繼承性,并在不斷總結經驗教訓的基礎上建構完成。

                與此同時,法律史學的知識體系具有開放性。這一學科需要歷史學的知識基礎,需要部門法學的規范分析、體系分析、價值分析的方法,因而,法律史學科并不排斥歷史學中作為專門史的法律史,也兼容各部門法律史。作為專門史的法律史、部門法律史都有助于完成中國整體法律史的知識拼圖,實現古今法律的貫通,構建一個知識源流清晰的中國法學體系。

                (作者:張生,系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中國法律史學會會長) 

              作者簡介

              姓名:張生 工作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天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