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農村
              小崗村的新高度
              2018年10月15日 09:45 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喬金亮 字號
              關鍵詞:小崗村;土地;新農村

              內容摘要:當中國在改革開放中破浪遠航40年之際,人們將目光再次投向出發的原點——小崗村。

              關鍵詞:小崗村;土地;新農村

              作者簡介:

                金秋時節,位于安徽滁州鳳陽縣小崗村的大包干紀念館游人不斷,大家通過一張張老照片感受著歷史。當中國在改革開放中破浪遠航40年之際,人們將目光再次投向出發的原點。

                40年前,這個村莊里的18戶農民在全國率先推行“大包干”,從而開啟了改革開放波瀾壯闊的時代巨幕。40年來,從偷按“紅手印”大包干到土地確權頒證喜獲“紅本本”,再到農村“三變”農民“領紅包”——小崗村一次次為改革探索蹚路。這個地處淮河岸邊的小村莊,應著改革開放的脈搏,見證了中國農村的一次又一次跨越。

                偷按“紅手印” 戶戶包田

                沿著小崗村里長長的主干道,穿過兩旁林立的商鋪,有一家名為大包干農家菜館的小院落,這里是大包干帶頭人關友江的家,也是來小崗的人們常選擇的一戶農家樂。年過70歲的關友江精神矍鑠,正邊招呼客人邊講述往事。每逢人來,都會要求他給講講當年的故事,今年尤其多。

                與很多同齡人一樣,關友江對饑餓有著刻骨銘心的記憶。他回憶說,1955年,農業合作化以前,小崗有26頭耕牛和1100畝耕地,正常年景產糧19萬斤,可以吃飽肚子。1956年,小崗一步跨入高級社,到人民公社化后,“干多干少一個樣,干與不干一個樣”,生產開始下滑,農民收入下降。一直到1978年之前,小崗都是“吃糧靠返銷”,每年秋收后幾乎家家外出討飯。

                1978年,鳳陽遭遇了史上罕見的大旱。秋種時,安徽省委決定:集體無法耕種的土地,可以借給農民耕種,誰種誰收。縣里一些村借機開始包干到組。小崗生產隊一開始也是包干到組,先劃為4個組,干了沒幾天,組內產生矛盾,又細分成8個組,每個組只有二三戶,可是還有吵架的。于是在那個冬夜里,生產隊秘密集會,18位帶頭人按下紅手印、立下“生死契約”:明組暗戶,瞞上不瞞下,分田到戶。

                從此,包干到戶誕生了,大家對種好自家地充滿了熱情,農民迅速解決溫飽問題,多余農產品的出售也換來現金收入。這時的關友江充滿了前所未有的干勁兒,他終于敢把吃不了的余糧拉到市場賣掉,換回生活用品,不再發愁溫飽。

                18枚紅手印催生了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1980年秋天,小崗村糧食產量猛增到22.3萬多斤,家家戶戶喜上眉梢。到1984年底,全國569萬個生產隊中99%以上都實行了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人均糧食擁有量達到800斤。同年,大包干正式定名為“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這一制度保留了農村土地的集體所有權,確立了家庭的承包經營權,農民可以自主經營,是我國農村改革的重大成果。

                喜領“紅本本” 家家持證

                2004年,來自安徽省財政廳的干部沈浩到小崗村任第一書記,小崗村開始了第二次改革。平靜了多年的小崗村制定了“三步走”的戰略:發展現代農業,搞科學種植;發展旅游,打特色旅游的小崗牌;招商引資辦工業,搞工業園區。其中,最引人矚目的是土地流轉。有人嘀咕:當年率先打破“人民公社”大鍋飯的小崗村,又重新回到“大集體”了。

                關友江率先把自己的土地流轉了出去。他算過一筆賬,假如村民將自己的5畝地租給企業,每畝500元,一年就是2500元;每戶可以解放兩個勞動力,外出打工可以月收入1200元。如果讓農民自己耕種,每年只能得到大概2000元。通過土地流轉,收入增加了不少。不過,受限于當時的形勢,村民持觀望態度的較多,土地流轉并未在小崗大面積推開。

                就在小崗人探索致富路時,中國農村土地改革又走到新的關口。2012年,在上級部署下,小崗村在安徽省率先開展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確權登記頒證試點。“我們聘請專業技術人員,采用遙感航拍技術,對地塊進行定位、測繪,然后公示,請農戶確認。”鳳陽縣農經站經管員魯玉核介紹,土地確權的最后一步是頒證,小崗村民在2015年7月領到了安徽省承包地確權“第一證”。如今,小崗已全面完成1.36萬畝土地的確權登記工作,發證率達100%。

                “拿到紅本本,流轉更放心了”,大包干帶頭人之一嚴金昌發現,伴隨著確權,土地流轉不再是難題。很快,小崗村完成了建村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土地流轉,總面積達4300畝,涉及329個農戶。如今這些土地交給安徽農墾集團經營,每畝租金1000元。在不少村民看來,從沈浩開始,村里推動的一系列措施,都是為土地適度規模經營做準備。“土地流轉是因為集約化才能實現農民致富夢,才能讓小崗邁入小康門檻。”安徽農墾小崗現代農業發展有限公司總經理邱華武說。

                土地流轉讓一大批小崗新型農民施展拳腳:種糧大戶程夕兵新購農機,耕種著500多畝土地;家庭農場主楊偉建起了觀光大棚,搞草莓采摘;養殖大戶殷玉榮蓋起了豬舍,實現了自繁自養自銷;嚴金昌、關友江開起了農家樂,賓客滿堂……目前全村共流轉土地8932.88畝,占全村可耕土地面積的65.3%,22戶農民獲得承包經營權抵押貸款累計1500萬元,農村土地“三權分置”改革深入推進。

                社員拿“紅包” 人人分紅

                “收入怎么樣?”面對記者提問,許多小崗村民在盤點完務農、務工收入外,還多了一條——集體分紅。今年2月9日,對小崗村來說,是個難忘的日子。這天,村民代表齊聚在大包干紀念館前,領取了第一次集體經濟收益股權分紅。精神抖擻的嚴立華站在隊伍前列,手持股權證從縣領導手中接過分紅。這是40年來,小崗村首次集體資產股份合作社分紅,全體村民都領到了350元,實現了村民由“戶戶包田有地”到“人人持股分紅”的轉變。

                “大河有水小河滿,分紅的關鍵是集體經濟壯大了。”嚴立華說,過去村集體家底不清、機制不順,資產“睡大覺”,2016年,小崗村在安徽省率先開展集體資產股份合作制改革,經過清產核資、成員界定、配置股權,使得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民。小崗還以品牌作為資產入股小崗創發公司,占股49%,并量化到村民。創發公司分別與互聯網公司合作發展農村電商,與投資公司合作實施田園綜合體項目,與電力公司合作組建光伏組件公司。2017年,創發公司實現盈利300多萬元,小崗每人350元的分紅就來源于此。

                在推進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同時,小崗還完成了小型水利“兩證一書”改革;結合小崗村民集中居住和旅游發展特點,探索農村宅基地和農房“三權分置”;與安徽省農業擔保公司合作,探索設立風險補償基金,對全村授信;與安徽財經大學合作,引進了“社區黨建、社區協商、社會營造”三社融合的社會治理新模式。小崗村還不斷學習別的地區的土地改革經驗,探索“一家一塊田”“股田”等其他形式的土地經營模式。

                從分田到分紅,小崗村是中國農村改革史的鮮活標本。小崗村黨委第一書記李錦柱說,“改革創新是小崗的基因,今天我們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就要更有力地發揚小崗精神、繼續推進改革。在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征程中,小崗精神必將得到升華,繼續發揮動力支持作用。在新的改革征程中,小崗人還將奮力前行,描繪鄉村振興的美好畫卷”。

                (采訪組成員 牛 瑾 喬金亮 劉辛未 執筆 喬金亮)

              作者簡介

              姓名:喬金亮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禹瑞麗)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res07_attpic_brief_副本.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