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史 >> 中國古代史
              “龍的傳人”,見證中華民族大融合
              2018年10月23日 09:28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朱子彥 字號
              關鍵詞:圖騰;西王母;部落;中華民族;氏族;崇拜;上海;龍文化;神話;黃浦江

              內容摘要:帶著這個疑問,需要展開三方面問題的討論:第一,從西王母的故事看圖騰的產生。進一步來看,圖騰崇拜含有對動物的崇拜、對部落的崇拜、對氏族祖先的崇拜以及對神靈的崇拜。用現代的觀念來表述,黃帝為了壯大自己的力量,聯合了周邊以不同猛獸為圖騰的六個部落。由此,蚩尤就是兩個圖騰的結合體,一個是牛圖騰,一個是鳥圖騰。中國文化認為女媧造人,女媧和伏羲可視為上古時期的兩個部落首領,這兩個部落都以蛇為圖騰。后來,牛圖騰、虎圖騰、蛙圖騰、馬圖騰、雞圖騰、鹿圖騰、鷹圖騰、犬圖騰、蜥蜴圖騰的許多氏族被兼并、融合進來。你有你的圖騰,我有我的圖騰,怎么組合在一起?

              關鍵詞:圖騰;西王母;部落;中華民族;氏族;崇拜;上海;龍文化;神話;黃浦江

              作者簡介:上海大學歷史系教授

                在中國,龍的影響非常大。中國人都很自豪地認同自己是 “龍的傳人”。那么,龍究竟是怎樣產生的呢?帶著這個疑問,需要展開三方面問題的討論:第一,從西王母的故事看圖騰的產生;第二,龍圖騰的形成與“龍的傳人”;第三,中華民族的保護神與東方龍的騰飛。

                半獸半人的西王母是圖騰

                西王母又稱“王母”“金母”“瑤池老母”“瑤池金母”“王母娘娘”等。西王母的形象經歷了從猙獰的半人半獸到握有長生不死藥的吉神、天界女仙之首,再到化育萬物的創世女神等多次轉變,可謂“千面女神”。

                西王母純粹是神話傳說嗎?不見得。20世紀的考古研究發現,西王母實際上是上古社會一個游牧部落的女酋長,這個部落就叫西王母國,在現今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天峻縣。

                天峻縣西南20公里處有一座小山,小山的西面有一個山洞,石室里有很多巖畫,還有不同時期道士與僧人寫的經文、繪畫,石室對面還有一座西王母寺遺址。專家考證,西王母時代正是母系氏族社會。最早的西王母形象為半獸半人,實際上就是一種圖騰。

                青海省大通縣孫家寨村出土的馬家窯文物里,有五個女子牽手跳舞的彩陶盆。女子的形象就是虎的牙齒、豹的尾巴,這就是西王母時代的圖騰標志。這一時期,處于母系氏族社會的先民還沒有掌控動物的能力,所以對動物常常感到害怕。到了父系氏族社會,人類不僅打獵,而且開始飼養動物。

                圖騰一詞來源于印第安語,意為“它的親屬”或“它的標記”。原始人認為,本氏族人都源于某種特定的物種。由此,圖騰信仰便與祖先崇拜發生了聯系。例如,《史記·殷本紀》就記載“天命玄鳥,降而生商”,玄鳥是商族的圖騰。

                如果說動物崇拜反映人們的思維水平局限于感性的直觀階段,那么圖騰崇拜就是向抽象思維的邁進。圖騰崇拜的對象不是某一動物的個體,而是這一動物的全體。進一步來看,圖騰崇拜含有對動物的崇拜、對部落的崇拜、對氏族祖先的崇拜以及對神靈的崇拜。

                傳說中,黃帝在統一華夏部落的時候,曾經率領六種猛獸與炎帝在阪泉進行決戰。阪泉之戰對開啟中華文明史、實現中華民族第一次大統一有著重要的意義。黃帝為何能驅使六種猛獸來協同作戰?其實,所謂的六種猛獸代表了六個部落。用現代的觀念來表述,黃帝為了壯大自己的力量,聯合了周邊以不同猛獸為圖騰的六個部落。

                遠古神話傳說中的人物——蚩尤,是上古時代九黎部落的首領。他頭上長兩個角、背生雙翅、腳上有爪,頭上的角看上去像牛角,腳看上去像鳥的爪。由此,蚩尤就是兩個圖騰的結合體,一個是牛圖騰,一個是鳥圖騰。基于此,蚩尤部落可理解為兩個氏族的結合體。

                一定程度上說,十二生肖也是圖騰印痕的折射。透過湖北云夢睡虎地和甘肅天水放馬灘出土的《秦簡》可知,先秦時期就存在比較完整的生肖系統。隨著歷史的發展,十二生肖逐漸融合相生相克的民間信仰觀念,并增添了更豐富的元素、內容和傳說。

                龍圖騰沖破血緣地緣局限

                劉向《新序·雜事五》記載了“葉公好龍”的故事:“葉公子高好龍,鉤以寫龍,鑿以寫龍,屋室雕文以寫龍。于是天龍聞而下之,窺頭于牖,施尾于堂。葉公見之,棄而還走,失其魂魄,五色無主。是葉公非好龍也,好夫似龍而非龍者也。”通過這個寓言故事,我們可以知道人世間并無真正意義上的龍。

                然而,中國人還是習慣于把自己稱為“龍的傳人”。正如聞一多先生所言:“龍是中華民族發祥和文化肇始的象征,也是我們民族精神精髓的所在。”對于中華民族而言,龍的精神是團結統一、多元融合的精神,是精進自強、創造求新的精神,是天人和諧、寬容并包、誠信義勇的精神。

                關于龍的最早文獻,可能是《周易》這部書。《周易》將龍所處的環境和形態分成“潛龍”“淵龍”“亢龍”“田龍”與“飛龍”等種類,并用以判斷吉兇禍福。這樣的深刻認識足以表明,早在《周易》之前,先民已經對龍有了較多的認識。

                從生物學的角度來看,龍是虛無的東西,歸根結底也是圖騰。中國文化認為女媧造人,女媧和伏羲可視為上古時期的兩個部落首領,這兩個部落都以蛇為圖騰。有學者提出,大蛇為蟒,蟒與龍古音相近。后來,牛圖騰、虎圖騰、蛙圖騰、馬圖騰、雞圖騰、鹿圖騰、鷹圖騰、犬圖騰、蜥蜴圖騰的許多氏族被兼并、融合進來。你有你的圖騰,我有我的圖騰,怎么組合在一起?不如取出飛鳥、走獸、游魚等最鮮明的外形部位,將它們組合在一起,成為綜合性的、虛擬的動物。由此,龍成為中華民族大融合的見證物。

                中國歷史上,龍的傳承始終如一。龍具有無限強大的生命力,變化莫測、氣象萬千,上可騰云駕霧,下可遁地入海,又無堅不摧、不可戰勝。這正是中華民族氣質和氣魄的形象再現。《說文解字》認為:“龍,鱗蟲之長,能幽能明,能細能巨,能短能長,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潛淵。”在《三國演義》中,曹操是這樣概述龍的特點:“能大能小,能升能隱;大則興云吐霧,小則隱介藏形;升則飛騰于宇宙之間,隱則潛伏于波濤之內。方今春深,龍乘時而變。”

                到了明代,龍的形象更加具體豐滿起來。《本草綱目》云:“龍者鱗蟲之長。王符言其形有九似:頭似駝,角似鹿,眼似兔,耳似牛,項似蛇,腹似蜃,鱗似鯉,爪似鷹,掌似虎。其背有八十一鱗,具九九陽數。其聲如戛銅盤。口旁有須髯,頷下有明珠,喉下有逆鱗。頭上有博山,又名尺木,龍無尺木不能升天。呵氣成云,既能變水,又能變火。”

                龍圖騰的出現,一定程度上沖破了血緣、地緣局限。例如,在一個幾經遷徙的村莊里,有很多姓氏,顯然不是同一個特定的血緣了。又如,同一個姓氏,分別住在長江南北、長城內外,顯然也不是同一個特定的地緣了。但有了共同的龍圖騰、龍信仰,我們就超越血緣和地緣的局限關系束縛。由此,中華民族共同體就難以分割。

                上海要發揮“龍頭”作用

                上海同龍文化有很大的關聯。崇明三民文化村,連續多年舉辦龍文化節。舉辦的時間是農歷二月二,叫“龍抬頭”。古人發現,二十八宿之東方青龍七宿于農歷二月二從東方升起,其中的角宿據說是龍角,先出現在東方,所以稱為龍抬頭。

                龍抬頭的民風習俗,主要源自農耕社會對春雨的期盼。在傳統的農業社會,風調雨順是莊稼能有好收成的重要保證。龍不僅是祥瑞之物,更是行云布雨的主宰。“龍不抬頭天不雨”,說的就是這個意思。農歷二月正是仲春時節,陽氣上升、大地復蘇、草木萌動,農民開始準備春耕播種,非常需要天降甘霖。農歷二月初正處在“雨水”“驚蟄”之間,故人們就賦予二月二特殊的含義,希望通過各種活動讓龍蘇醒過來,履行降雨的職能,祈求五谷豐登。

                民間還有諺語:“二月二,龍抬頭,剃毛頭。”龍抬頭的時候,人們要做一件事:剃頭。這是一種習俗,更是一種吉利。剃了頭,好運就來了。同時,還會在這一天燒紙、燃炮仗、放焰火、拜龍王。這兩年,崇明搞龍文化節,炮仗不放了,紙也不燒了,但理發還是有的,而且是為老人免費理發,是公益活動。

                現在,黃浦江風平浪靜,成為上海的一道靚麗風景線。但歷史上,黃浦江經常泛濫,吳淞江也經常淤塞。上海要發展,就必須解決治水的問題。《上海地名志》記載,上海稱“申”就源自受封于此的春申君黃歇。黃歇受封吳地后,就對黃浦江進行治理,疏通了河道、筑起了堤壩,使得這條江不再泛濫,造福了當地百姓。為了紀念他的功勞,“申”字就逐漸成了上海的代稱。在上海,黃浦江、申江、黃浦區、黃申路、春申村等,都是在懷念這位“開申之祖”黃歇。

                上海與龍還有很多關聯。例如,上海有一條虬江路。傳說龍有九子,其中有一個兒子叫虬。虬到底是怎樣的動物?評彈演員講《義妖傳》說:“白娘子白素貞不是普通的蛇,而是虬,是龍和蛇相交而生的。普通的蛇頭上無角,而虬的頭上長著角。”

                上海歷史上有一個繁榮港口叫青龍港。在我們把上海比作長江龍頭的時候,古人早就以青龍自況了。唐代青龍鎮旁有條青龍江,青龍江為古松江(今吳淞江)故道。相傳三國時,曾于此建造青龍戰艦。

                唐天寶年間,青龍鎮是東南通商大邑。宋置市舶司,一度成為對外貿易港口,有“小杭州”之稱。青龍鎮上還有青龍塔,清康熙帝南巡,賜名吉云禪寺。塔為磚木結構、七層八角,現僅存磚身,為宋時原物。1982年,青龍塔被列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

                青龍為古老神話中的東方之神、道教神話中的古老保護神。到漢代五行學說興起之際,這條東方之龍又象征著萬物復蘇、欣欣向榮的春天。這也正是上海文化朝氣蓬勃、歷久彌新的一大源泉。

                今天,傳承龍文化的關鍵是理解和弘揚新時代的龍文化精神。某種意義上看,改革開放就是弘揚了自強不息、奮發有為的龍文化精神。上海是改革開放的排頭兵、創新發展的先行者,用龍來比喻就是發揮了“龍頭”的作用。下一步,應該更自覺地挖掘和提升古老的龍文化積淀,進一步激發城市的精氣神、提升文化的自信心。

                

              作者簡介

              姓名:朱子彥 工作單位:上海大學歷史系

              職稱:教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實習編輯曹新月)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