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哲学 >> 外国哲学
              宫睿:康德?#24247;?#29579;国公式绎解
              2019年04月24日 10:30 来源:《中国高校社会科学》 作者:宫睿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Interpretations on Kant’s “Kingdom of Ends”

                作者简介:宫睿,中国政法大学?#23435;?#23398;院副教授。?#26412;?102249

                原发信息:《中国高校社会科学》第20185期

                内容提要:“?#24247;?#29579;国”是康德哲学中一个意味深长的概?#30591;?#22312;对它的各种解释中?#28304;?#22312;疏漏和误解,未能把握“系统性”“互为?#24247;?#21644;手段”等核心观念。?#26469;?#32771;察宗教性、政治性与?#21619;?#19978;学三种解读方式,三者各有缺失。尝试构建一种?#24247;?#29579;国的解?#22836;?#24335;,首先要考察“系统性”在康德哲学中的意义,并在自我与他人、?#24247;?#19982;手段、私?#22235;康?#19982;客观?#24247;?#31561;概念的基础上,通过单边模式、双边模式以及多边模式,廓清?#24247;?#29579;国的内在机制,展现?#24247;?#29579;国的丰富意蕴。

                关键词:?#24247;?#29579;国/系统性/?#24247;?多边模式

                标题注释:本文系中国政法大学青年教师学术创新团队支持计划?#25163;?#39033;目“知识与价值:比较视野的研究”(16CXTD03)阶段性成果。

               

                在绝对命令的几个变形公式中,“?#24247;?#29579;国”浓重的?#21619;?#19978;学意味使得当代学者们有意无意地冷淡待之。但也存在一些理由令我们不能弃之不论:康德明?#20998;?#20986;,“?#24247;?#29579;国”承继了莱布尼茨的“神恩王国”思想,因此该?#25945;?#26377;助于澄清二者的思想史关联。?#24247;?#29579;国公式被康德视为自然法则公式和人性?#24247;?#20844;式在逻辑上的结合,如果无视它就会难以完整、充分地理解“绝对命令”。而且,?#24247;?#29579;国公式的政治性意味对于理解康德的政治哲学与法哲学也不乏助益。但现有的解读并不令人满意,它们无视或错解?#22235;康?#29579;国中“系统性”“互为?#24247;?#19982;手段”等核心概念的要义。

                本文的任务大致有二。第一,批判性地讨论三种有代表性的解释。第一种为宗教性解读,它?#27425;濫康?#29579;国中?#31995;?#30340;实质性意义,认为?#31995;?#19981;仅是?#24247;?#29579;国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而且担负着实现?#24247;?#29579;国的重任。第二种是当代影响更为广泛的政治性解读。罗尔斯等人曾利用?#24247;?#29579;国观念为他?#27465;?#33258;的主张提供支持,也有学者深入剖析?#22235;康?#29579;国中的层次与关系,直接明确地为政治性解读辩护。第三种解读?#39029;?#20026;“?#21619;?#19978;学解读?#20445;?#23427;?#24247;髂康?#29579;国的?#21619;?#19978;学意义,将?#24247;?#29579;国的理念收缩为理性个体之中的设置。第二,尝试提出一种“准?#21619;?#19978;学解读?#20445;?#22312;澄清康德“系统性”概念的含义以及区分“自身”与“他人”、“?#24247;摹?#19982;“手段”、“客观?#24247;摹?#19982;“私?#22235;康摹?#19977;组概念的基础上构建?#24247;?#29579;国的内在机制。

                一、宗教性解读

                康德的道德哲学与宗教观念有着深刻的纠结,?#37096;?#21518;者无法透析康德道德哲学的话语结构。但这并不等同于康德的任何概念?#21152;?#23447;教哲学寓意,何况康德的道德哲学还存在顽强阻抗宗教观念的因素。“?#24247;?#29579;国”可能就是这种复杂?#32622;?#30340;一个写照。这种宗教性解读主张?#31995;?#22312;?#24247;?#29579;国中具有核心地位。理由有二:?#24247;?#29579;国中的首脑只能由?#31995;?#25215;担?#33618;康?#29579;国理想的实?#27835;?#39035;?#31995;?#30340;襄助。①

                这两个理由都不成立。第一个理由?#23548;?#21253;含三个步骤:①由?#24247;?#29579;国概念认定其中必有一个“国王”。②这一国王只能由无限的理?#28304;?#22312;者担任。③这一?#24247;?#29579;国的?#25345;?#32773;只能是?#31995;邸?#31532;一个前提主要根据“王国”(Reich,kingdom)一词的暗示,?#35789;?#25215;认“Reich”意味着要存在着?#25345;?#32773;,且康德使用?#24247;?#29579;国一?#36866;?#26410;必就依照这种意义,因此只能算是一个猜测。关键在于第二个前提。这一命题本身没?#24418;?#39064;,但无限的理?#28304;?#22312;者作为?#25345;?#32773;是否意味着?#24247;?#29579;国中首脑与成员相分离。主要依据于康德的这一说法:“?#38498;?#19968;种地位[首脑],它不能只凭其意志的推测来保持,而只有当它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存在者,无所需求,与其意志的相应地能力也不受限制的时候,才得以保持。”②成为首脑需三个条件:完全独立,无所需求,不受限制。似乎只有?#31995;?#25165;满足这些条件,于是?#31995;?#23601;进入?#22235;康?#29579;国,然而?#31995;?#21448;不可能作为成员服从什么,于是?#24247;?#29579;国中首脑与成?#26412;头?#31163;为两个层次。但康德指出:“理?#28304;?#22312;者任何时候都必须把自己看作在一个通过意志自由而不能只凭其意志的准则来保持,无论是作为成员,还是作为首脑。”③宗教性解读认为只有?#31995;?#20986;现于?#24247;?#29579;国中才能表明义务的意义,“义务并不适合于?#24247;?#29579;国中的首脑,但它却适合于,并且完全在同等程度上适合于它的每个成员”④。的确,义务不适用于完全的理?#28304;?#22312;者,但义务同样不适用于完全的非理?#28304;?#22312;者,恰恰对于人这样的不完全理?#28304;?#22312;者才有所谓义务。人固然应承担义务,但这不表明它不足以担当?#24247;?#29579;国中的首脑。恰恰因为人自身具有首脑的身份,理性法则对我们意志的作用才能称为义务,义务概念中的自律性才得以体现。这种解读也注意到这一点:“人们需要不断地去选择,选择与只追求一?#26680;接?#28385;足的准则做斗争,战胜这种准则的诱惑,始终按照普遍立法的原则去规范自己的准则,这正是人的自律本性的体现。”⑤这种“自律”窄化了康德的原意。在康德那里,自律不仅是接受道德法则的规定,更重要的还是道德法则内在于理?#28304;?#22312;者本身。如果仅仅将自律看作相对于法则的诱惑,那么理性法则与偏好引出的准则关系就变成了两种力?#24247;?#23545;比,理性的法则近乎一种外在的强力。

                宗教性解读的另一个重要论证是?#24247;?#29579;国作为一个理想需要?#31995;邸!?#39318;先,?#24247;?#29579;国(本身)的实现,需要其他条件。其次,即便?#24247;?#29579;国成为现实,?#24247;?#29579;国与自然王国(幸福的国家)的和谐一致,同样需要其他条件。”⑥就第一点而言,虽称?#24247;?#29579;国的实?#20013;?#35201;?#31995;?#30340;帮助,但分析似乎并未专指?#24247;?#29579;国,而泛指人的本性不能实现道德的完善。为了摆脱人性的根本恶造成的困境,?#31995;?#30340;襄助不可或缺。但如果在这种意义上引入的?#31995;郟?#37027;么?#25512;?#22351;了康德道德哲学的意义。“能够”之所以意味着“应该?#20445;?#26159;因为我们本性中蕴含理性及其相应法则,同时也意味着我们会做出不具有道德价值的行为,而绝不意味着我们本身能够成为道德上的完善。?#31995;?#20316;为?#23548;?#29702;性公设,其意义仅在于使“?#23548;?#29702;性”本身成为可能,如果我们缺失这类公设,?#23548;?#29702;性就显得荒谬无根。因此,?#31995;?#30340;“公设”虽蕴含难以实现的含义,但并未要求实现,恰因为难以实现才作为“公设”为?#23548;?#29702;性提供支持。就第二点而言,?#24247;?#29579;国与自然王国的和?#25215;?#35201;?#31995;郟?#22240;此赋予?#22235;康?#29579;国过重的负担。康德仅仅?#30340;康?#29579;国?#26263;比?#26159;一个理想?#20445;?#36825;就意味着?#24247;?#29579;国本身就足以成为理想,而不是因为?#24247;?#29579;国与自然王国难?#28304;?#25104;和谐一致才成为理想。康德在将?#24247;?#29579;国称为一个理想时,是就?#24247;?#29579;国之中理?#28304;?#22312;者“互为?#24247;?#21644;手段的关系”⑦而言的。这一点就足以使其?#39057;?#19978;“很难实现的?#20445;词?#25105;们设想一个双边?#24247;?#25163;段关系的达成,也难以设想多边?#24247;?#25163;段关系的系统性结合。在一个社会系统中,充斥着大?#24247;?#26292;力?#31185;?#19982;欺诈,难以想象每个人的每个意愿都能与他人契合,也难以想象他人的意愿在自身得到呼应。因此,无需辅以自然王国和?#24247;?#29579;国的关系来?#24471;?#23427;的难以实现,也无需?#31995;?#20986;场。综上,宗教性解读的两个理由?#38469;?#31449;不住脚的,宗教的解释不能成立。更为重要的是,它过分强化了?#31995;?#30340;作用,将?#24247;?#29579;国的系统性关系?#20040;?#20026;层级性关系,?#24247;?#29579;国的意蕴就流散了。

              作者简介

              姓名:宫睿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1 3 8 24 72倍投

                                      新曾道人内部玄机彩图 山东体彩那个app可靠吗 河北十一选五彩经网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 乐彩网双色球字谜论坛静态版 手游十三水 顶呱刮2019新票 中福在线开乐彩现在 234期乐透体彩p3预测 福建22选5计算器 期六合彩特码资料 上海二八杠游戏下载 福彩幸运农场走势图表 必赢客 11选五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