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报刊投稿 微博?#25945;?/span>

               首页 >> 宗教学 >> 宗教研究 >> 佛教研究
              “宗教之真实”与“历史之真实” ——《菩萨地持经》及同本异译本之由来?#20869;?#37322;向度
              2018年10月16日 10: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田湖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菩萨地持经》(以?#24405;?#31216;《地持》)是系统阐释“大乘菩萨道思想”的经典之一,其在讨论佛教“大乘精神特质”方面具有重要的意义。根据僧传、经录的记载,《地持》由天竺僧人昙无谶(Dharmarak?拶a,385—433)于北凉时译出。刘宋时期,求?#21069;?#25705;(Gunavarman,367—431)翻译了《菩萨?#24179;?#32463;》(以?#24405;?#31216;《?#24179;洹罰?#35813;经乃《地持》的同本异译,但侧重于戒律视角。唐代玄奘西?#26143;?#27861;归来译介了《瑜伽师地论》(以?#24405;?#31216;《瑜伽》),该论的《菩萨地》亦是《地持》的同本异译本。当然也有部分节译本,如昙无谶、玄?#23454;?#20154;分别译介的《菩萨戒本》、署名求?#21069;?#25705;译介的《优婆塞五戒威仪经》(关于该经之译者,经录所载存疑)和玄奘译介的《菩萨戒羯磨文》,这三种节译本悉皆析出于前三译本的《戒品》,篇幅略有增减。?#22836;?#35793;风格而言,《地持》与《瑜伽·菩萨地》的内容大体相当,然后者更全面规整。《?#24179;洹?#20391;重戒律视角,?#21490;?#35793;文辞与前二者略有差异。从逻辑的蕴涵关系上看,如果辨析了《地持》及其异译本的源出情况,自然就明?#23383;?#33410;译本的来源情况。

                基于宗教立场之真

                《地持》和《?#24179;洹?#37117;?#35789;?#21517;作者,《瑜伽》署弥勒说,然经录皆谓三者同本异译。这就向我们提出了一些问题,即三种汉译本是否真属同源异流?#31185;?#21407;本是否为同一作者所作?#31185;?#20316;者是谁?史料留给我们的解释有两种向度:一种是“宗教之真实”的向度,另一种是“历史之真实”的向度。为了符合前后一致的同一律则,我们有必要对这两种向度进行先行界定。本文所谓“宗教之真实?#20445;词?#22522;于“宗教立场”之真,是在教理学意义上给定?#30333;?#39640;指向?#20445;?#26576;确定的终极存在)后,通过演绎展开来获得的关于?#25345;?#35748;识的信念。所谓“历史之真实?#20445;?#21017;是基于“历史事实”之真,是通过实物或史料证据、逻辑归纳、综合判断来获得某事物的真假认识。下面我们就这两种向度来看《地持》及其同本异译的来源情况。

                ?#21360;?#23447;教之真实”来看,《地持》之由来有几种说法。其一,古佛传来之说。如天台智者大师《菩萨戒义疏》卷上云:“《地持经》,相传是弥勒说。原本是灯明佛说,莲华菩萨受持,次第三十余菩萨传化。后有伊波勒菩萨,应迹讬化传来此土。然《地持》是昙无谶所译,疑谶?#35789;?#20234;波勒。”此处明?#20998;?#24352;《地持》是灯明佛说,莲华菩萨受持,此后三十余菩萨传化,后来伊波勒菩萨应化到中土而传来该经。因《地持》为昙无谶所译,?#25163;?#32773;大师怀疑“伊波勒菩萨”即为昙无谶。其二,无著从弥勒菩萨处“受得”之说。如《历代三宝纪》卷12云:“《地持》?#21069;?#20711;佉比丘从弥勒菩萨受得,其本?#20004;?#23433;帝隆安年,昙摩谶?#35808;?#33255;为河西王沮渠蒙逊译。”阿僧佉即无著。此处提出《地持》是无著从弥勒菩萨处“受得?#20445;?#36890;过昙摩谶(即昙无谶)于晋安帝隆安年间(397—401)传译到中土。又,高丽僧觉训《海东高僧传·释义渊传》末谓:“《地持》,阿僧伽比丘从弥勒菩萨受得,其本?#20004;?#23433;帝隆安年,昙摩谶?#35808;?#33255;为河西王沮渠蒙逊译。”此判亦同前。《开元释教录》卷12云:“昔高齐?#30740;成?#38376;‘法上’答‘高句丽问’云:‘《地持》?#21069;?#20711;佉比丘从弥勒受得,阿僧佉者,即无著菩萨是也。’”此处亦判定《地持》是“无著?#36125;印?#24357;勒菩萨”处“受得”。其三,无著“记述”弥勒说法之说。如日本学者川口高风认为,“《菩萨地持经》与《瑜伽论》本地分中的‘菩萨地’为同本,是无著记述弥勒说法之典籍,亦是求?#21069;?#25705;的汉译本《菩萨?#24179;?#32463;》九卷的异译本”。在这里,作者坚持《地持》是无著记述弥勒之“说法”的观点。“受得”与“记述”本为一,学者表述有异。

                基于历史立场之真

                ?#21360;?#21382;史之真实”来看,《地持》之由来亦有多种观点。其一,弥勒作《菩萨藏摩得勒伽》(即《地持》之原本)之说。如吕澂言:“弥勒学说是以《瑜伽师地论》为根本……主要部分是‘本地分’,‘本地分’的中心是《菩萨地》。《菩萨地》很早即单独流行,性?#36866;?#20110;经的一类,并不是在无著、世亲弘扬瑜伽大乘说时才有的。”吕澂认为,《菩萨地》是《瑜伽》的“核心?#20445;?#20026;弥勒学说之根本。它先于《瑜伽》而流行?#35808;?#21360;度,此单独流行的《菩萨地》即《菩萨藏摩呾里迦》(或译为《菩萨藏摩得勒伽》),亦即《地持》。《地持》中?#23567;?#19977;处”提到“菩萨藏摩得勒伽”可以为证。吕澂又谓“《菩萨地》之为‘本母’,是将散见的关于大乘道(实践方法)、果(实践效果)的佛说加以综合编辑而成。”“摩呾里迦”?#35789;恰?#26412;母?#20445;?#26159;“论藏?#20445;?#27492;处有别于“阿毘达磨”之为“论藏?#20445;?#30340;“别称”。《菩萨地》是综合佛说的大乘实践方法和实践效果的思想集,弥勒把这些思想加以编辑,最后形成“本母”。吕澂又谓:“《菩萨藏摩呾里迦》,即后来收入《瑜伽师地论》作为本地分十七地之一的《菩萨地》……我国在北凉和刘宋(都在5世?#32479;酰?#26366;先后译出,?#25945;菩?#22872;,又译一次。另外,西藏也有译本。”根据吕澂的判断,《瑜伽·本地分》中的“菩萨地”即为先前流传的《菩萨藏摩呾里迦》。文中“我国在北凉和刘宋(都在5世?#32479;酰?#26366;先后译出?#20445;?#21363;指《地持》和《?#24179;洹貳?#21525;澂倾向认为弥勒是一个佛教学者,《菩萨地》是弥勒综合佛说之大乘道果的佛学思想集。

                其二,弥勒作《瑜伽》,其中的《菩萨地》自古以来独立流?#23567;?#22914;日本学者平川彰认为,弥勒所作《瑜伽师地论》共分十七地,其中的“《菩萨地》自古以来?#25237;?#31435;流行,这从昙无谶于西元414—433年译出的十卷本《菩萨地持经》及求?#21069;?#25705;于西元424—431年译出的九卷及一卷《菩萨?#24179;?#32463;》两个同本异译本可知”。关于“弥勒”之人,他认为:“弥勒似乎是瑜伽行的实修者,不过是特定的个人,或者是学派传统的人格化,今后似乎尚有研究的必要。”可见,虽然目前?#24515;讯?#35770;“弥勒?#26412;?#31455;是一个人或是一个学派的代称,但可肯定《菩萨地》(《地持》)即源于此。

                其三,“无著”作《地持》之说。如神?#33268;?#20928;认为“菩萨地品”?#23435;?#33879;之作,且该品在思想内容上是“忠实部派佛教的有部系”和“吸收了《十地经》的教旨”。他又说:“《菩萨地经》吸收《华严经·十地品》,企图在学术上把它加以系统化。”神林持《地持》(即“菩萨地品?#20445;?#20026;无著吸收《华严·十地》思想而系统化之作这样的观点。

                两种真实并存

                ?#21360;?#20004;种真实并存”来看。?#23567;?#22320;持》源自“天上弥勒”与“天下弥勒”之说。例如,关于“菩萨地”的作者,日本学者宇井伯寿在《瑜伽论研究》的“绪言”中,就论述了“作为当来佛的弥勒菩萨”和“弥勒论师”两种观点。吕澂参?#21152;?#20117;所认为弥勒其人?#23567;?#21382;史存在”和“神?#28304;?#22312;”两种向度的观点,主张无著、世亲之前应当存在一批瑜伽师(即二人学说之来源处),但是否是弥勒则存疑。印顺根据史料推判:“在未来弥勒的信仰下,北?#25509;?#19981;满说一切空、不同意偏赞大乘的弥勒学;也有含摄离越寺所传的声闻瑜伽、弥勒的大乘瑜伽行;北方确有姓弥勒而被称为菩萨的大?#38534;?#26080;著出于这样的北印度,总持传统的声闻行,面对当时的大乘法门,有不能贯通的地方,在修弥勒观行中,见弥勒菩萨,而得到疑滞的决了;也就?#26469;?#32780;集出,作为弥勒所传的《瑜伽师地论·本地分》—《十七地论》。”根据印顺的研究,古印度北方即存“弥勒学”“弥勒瑜伽?#23567;?#21644;“弥勒大?#38534;?#31561;情况,而无著在面对当时“大乘法门”存有疑惑时,即修习“弥勒观行而请示之?#20445;?#32780;后疑惑冰消,由此集出《十七地论》(《菩萨地》即其中一地)。

                综上可知,《地持》的来源?#23567;?#23447;教之真实”和“历史之真实”两种认识向度。就前者而言,《地持》有古佛辗转传来、弥勒菩萨传授无著和无著记述弥勒的说法等观点;就后者而论,《地持》有来自佛学者弥勒总结佛说大乘道果之说,有来自作为瑜伽修习者或瑜伽学派之说,有来自无著自己所作之说。亦有从两种真实出发,论述“人格弥勒”和“神性弥勒”的观点,认为《菩萨地》由来具二路;亦有现实中的佛教学者无著在修观行中见弥勒菩萨而集成之说。由此可见,“宗教之真实”与“历史之真实”为我们理解“佛教历史文化”提供了不同的认识路径。这种认识路径或许能为我们认识其他“宗教历史文化”提供一种更宽阔的视野。

                (作者单位:宜春学院宗教文化研究中心)

              作者简介

              姓名:田湖 工作单位:宜春学院宗教文化研究中心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马云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24179;?#20986;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31185;?#35770;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21448;?#31038;简介|关于我们|法律?#23435;?/a>|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