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争鸣
              支持WTO改革:回归基于秩序的良性竞争
              2018年10月17日 10:08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任琳 字号

              内容摘要:以世贸组织为代表的多边贸易体制在反对保护主义、推动贸?#33258;?#38271;、促进可持续发展方面,一直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以世贸组织为代表的多边贸易体制在反对保护主义、推动贸?#33258;?#38271;、促进可持续发展方面,一直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当下的世界,贸易霸凌主义、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盛行,在?#25345;?#31243;度上重创了世贸组织(WTO)的?#34892;?#24615;。各国亟须维护多边规则体系的权威,避免世界深陷治理赤字和秩序缺失。深度的治理赤字很有可能再次将世界拖入“金德尔伯格陷阱”——?#25381;?#20027;要大国提供全球公共产品,无法维持世界经济秩序,结果是世界经济衰?#22235;?#33267;步入战争的危险边缘。?#23548;?#19978;,二战后几十年来,包括中国、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经济的增长与繁荣都得益于一个有序的世界。因此,对于以中美两国为代表的核心经济体而言,回归多边国际规则谈判是当下塑造大国良性竞争的重要途径,动辄挥舞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的大棒无法真正解决问题。谈及目前的WTO改革及大国博弈的现状,有必要从国际规则的重要性、客观性和必要性?#20219;?#24230;出发思考问题。

                第一,中国的发展得益于遵守国际规则。欧美等发达国家针对中国所谓不守规则的指责是站不住脚的,中国并?#25381;?#26080;视国际多边贸易规则,恰恰相反,中国加入WTO十七年,其间中国经济的蓬勃发展正是得益于遵守WTO规则。因为遵守国际多边贸易规则,中国积极参与了国际分工,扩大了出口,吸引了外资,促进了?#38469;?#30340;进步,提高了人民的生活水平,参与了国际经贸事务的决策谈判,有理有据地维护了自身的利益。在众多得自规则的收益之外,中国也付出了巨大代价,作出了重大贡?#20303;?#21152;入WTO之后,中国开放了国内市场,越来越多的国外产品、服务和投?#35270;?#20837;,也给国内弱势产品、企业和产业部门带来巨大冲击。在这个意义上,中国加入WTO是在权衡利弊得失之后的重大决定。

                第二,与WTO构建国际贸易规则一样,中国当初的“入群”身份同样诞生在一定的历?#26041;?#27573;。当初,中国以发展中国家身份加入WTO是基于一定客观条件的。从GDP总量上看,中国的确有了大幅的提升,但是,从人均GDP、经济结构?#22270;际?#31454;争力等角度看,“入群”时的中国与发达国家群体相比还是存在一定差距的。?#35789;?#23601;近年而言,一些指标与世界发达国家依然存在差距,例如2016年世界钢铁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虽然中国的钢铁产量居世界第一,但人均钢产量不足位列第一名的韩国数值的一半,更别提从历史积累量维度进行计算的差距。此外,发达国?#39029;?#25285;了相对多的责任,但?#19981;?#24471;了更为优惠的国际配额等待遇,因此也收获了大量得自规则的收益。中国也好,发达国家也罢,皆是基于WTO的认可与授权,获得源自遵循规则的收益,承担基于规则的义务。因此,?#21019;?#20837;群”身份一事也需要遵循客观而全面的原则。当然,如果世界的情况发生了明显的改变,与?#26412;?#36827;采取适当的改革也是可以接受的。中国从未关闭谈判解决问题的大门,只是改革要遵循循序渐进的原则,同时符合国情与世情的需要。

                第三,中国支持WTO现代化的改革诉求,改革方案的细节仍需深入探讨。首先,改革方案需要涵盖大家都关心但缺乏共同?#29616;?#30340;核心问题领域,例如国企问题、知识产权问题和网络安全问题等。在部分领域内,理解存在偏差,?#27425;?#27861;真正坐下来对话解决问题。因此,回归WTO多边经贸规则的框架,塑造双方都能理解的话语体系和规则体系,将有助于诉诸对话解决问题。其次,改革聚焦在WTO现代化,目标?#27465;?#26032;旧的规则和规范,进一步涵盖一些新近诞生的、以往规则条款未能覆盖的新问题、新领域。围绕此类问题,各国之间存在升级改革WTO的共识,只是在如何改、何种程度上改、优先次序如何以及改革方向?#20219;?#39064;上还存在差异。

                第四,健全WTO机制的独立性、客观性和?#34892;?#24615;。一方面,这需要让改革的举措不能仅仅覆盖WTO的部分功能,而应全面完善既有机制;另一方面,还要进一步完善和保障争端解决机制,防止大国的霸凌行为、孤立主义、独断专行伤害WTO的?#34892;?#36816;作。全方位改革WTO主要说的是不仅谋求在司法和裁决的实施端实施改革,还要在处于起始端的立法?#26041;?#36827;行改革,强化立法功能。之所以要在立法?#26041;?#35785;诸改革,主要针对立法程序停滞带来规则无法覆盖新领域、新问题,因此裁决困难、执行乏力的问题。再者,WTO亟须通过改革摆脱僵局,避免争端解决机制在美国的刻意阻挠下丧失既定功能。截至今年9月,美国阻挠WTO启动法官甄选程序已有整整一年。一方面新法官的甄选无法启动;另一方面,由于美国明确表示不会支持上诉机构大法官的任何连任申请,老法官任期结束后是否可以连任?#26143;?#24773;况不明。仅三位大法官在任的?#32622;?#23558;无法保证机制的运?#23567;?#21407;本就因大法官缺位艰?#35328;?#34892;的仲?#27809;?#21046;非常可能由此陷入瘫痪状态。因此,通过改革摆脱窘?#24120;?#23545;WTO机制本身而言也是事关生存。

                第五,推动WTO改革,但要尊重事实,不能改变基本的原则和精神。欧美发达国家基于主观判断对中国进行身份认定,并不符合WTO多边贸易规则的基本精神,而是源自对中国实力上升的担?#24688;?#29305;?#21183;?#25919;府对华持有偏见,主要源于面对一个实力不断上升的中国,美国的?#29616;?#20986;现失调。一面是经济社会问题丛生,增长缓慢的美国国内状况;另一面是经济增长迅速,对世界经济贡?#33258;?#26469;越多的中国。面对中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全球第一大出口国和第二大进口国的事实,美国的?#29616;?#22833;调程度更为严重。基于这?#31209;现?#22833;调,美国调整对华政策,在经贸领域对华施压,并扭曲事实地认为中国的增长得益于不遵守国际经贸规则。面对目前经贸领域内的僵局,回归WTO框架,将争议放置于多边规则体系下进行谈判,也是符合世情的,但是必须要尊重事实依据,遵守WTO的基本原则,例如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再如最惠国待遇、国民待遇、关?#38712;际?#36879;明度、特殊与差别待遇等,同时必须尊重事实,不能出于私利扭曲客观现实,不能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

                第六,回归多边规则谈判,避免一个“撕?#36873;?#30340;世界。就结果而言,基于规则的良性竞争优于“杀敌一千,自损?#31246;佟?#30340;恶性冲突。中国向来是国际秩序的维护者,全球治理体系的践行者和改革者,因?#23435;?#25252;全球贸?#23383;?#29702;的公正、透明和有序也是中国长久以来的重要目标。而特?#21183;?#25919;府的行为恰恰是破坏多边秩序,“撕?#36873;?#20840;球治理既成体系之举。美国无视国际规则的行为表现尤为突出,例如多次退出、威胁退出乃至诸如发起“新美-墨-加协议?#20445;║SMCA)等“另起炉灶”和“自立山头”的行为。特别是“新美-墨-加协议”加入了排他性条款,即第32章第10款第4条规定:“任何缔约?#25509;?#38750;市场经济国签订自贸协定,应?#24066;?#20854;他缔约方在6个月通知后终止本协定并以(新)双边协定取代本协定”。这种排他性的条款充分?#26376;读?#32654;国政府妄图“撕?#36873;?#22269;际多边贸易体制和全球贸?#23383;?#29702;秩序的企图,侵害了其他经济体发展对外贸易关系的自主权,破坏了国际社会相互尊重、平等协商、互利共赢的良好氛围。

                ?#25381;?#35268;矩,不成方圆。一个无序的世界经济和国?#25910;?#27835;体系,不仅无法确保增长、稳定?#22836;?#33635;,甚?#37327;?#33021;再次将各国拖入经济停滞、倒退的泥潭。在承认中、美、欧各方对于贸易问题有分歧的同?#20445;?#25105;们依然希望各方能够回归规则谈判,在多边框架内而不是主要通过双边乃至单边途径解决冲突。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是当今世界的三大难题。?#24179;狻?#19977;大赤字”依然需要诉诸全球多边治理机制,集各国之合力应对长期增长等全球问题。仅全球发展问题而言,?#38382;憑拖?#24403;严峻,赤字状况非常严重。一个“撕?#36873;?#30340;世界将会加剧这种发展赤字的状况。因此,回归多边规则谈判,避免一个“撕?#36873;?#30340;世界重要性毋庸置疑。诸如WTO多边规则的改革也应遵循以发展为核心等基本原则,将大国冲突放置在规则框架下予以解决,培育良性竞争下的正向溢出效应,实现共谋治理、共促发展的良性互动?#32622;妗?/font>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25910;鉸允?#21103;主任、副研究?#20445;?/strong>

              作者简介

              姓名:任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贾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24179;?#20986;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31185;?#35770;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