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爭鳴
              遲福林:以開放服務業市場推動經濟發展
              2018年10月18日 10:31 來源:環球時報 作者:遲福林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當前,我國擴大開放面臨著內外環境的明顯變化:第一,隨著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歷史性變化,全社會對現代服務業的需求日益增大并不斷提升。第二,適應經濟全球化的大趨勢,服務貿易加快發展,并開始成為全球雙邊、多邊自由貿易的重點和焦點。第三,隨著人工智能、大數據的快速發展,加快了以制造業為重點的經濟服務化進程。在第四次工業革命背景下,數字經濟引領產業變革的趨勢十分明顯。如果沒有服務業市場的開放,那么就很難實現新經濟的快速發展。

                在這樣的特定背景下,服務業市場開放滯后與服務貿易發展滯后成為現階段我國擴大開放的突出矛盾。把握全球經濟服務化與服務貿易進程歷史交匯的新機遇,加快推進服務業市場開放和服務貿易發展進程,成為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的重大任務。

                開放服務業市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大任務之一。當前,消費結構升級和服務型消費全面、快速增長,成為老百姓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的主要內容。預計到2020年,我國城鎮居民服務型消費占比將達到50%左右。然而,從現實情況看,我國服務領域“有需求、缺供給”的矛盾依然比較突出。為什么?一個重要原因在于服務業市場開放嚴重滯后。目前,我國制造業市場化程度為95%左右,而服務業市場化程度為50%左右。為此,要把打破服務業市場壟斷,加快服務業領域向社會資本的全面開放作為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重大任務,并為服務業對外開放提供首要前提

                與此同時,我國現在已成為全球貿易大國,但仍然不是貿易強國,其突出反映在服務貿易發展相對滯后。據統計,2016年全球服務貿易占貿易總額的比重為24%,而我國2017年僅為14.5%。當前,服務貿易不僅成為全球自由貿易的焦點,而且也成為我國開放轉型的重點。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RCEP)、中日韓自貿區、中歐投資協定談判等雙邊、多邊自由貿易談判,不僅均涉及服務貿易開放,而且矛盾與分歧也大多集中在服務貿易領域上。

                因此,我們能否采取重要舉措,在幾年之內使服務貿易趕上全球平均水平?如果這件事情不盡快解決,不僅將拖延我國走向貿易強國的進程,而且也將影響我國推進雙邊、多邊自由貿易進程。同時,要把擴大服務業開放與加快自由貿易相融合,由此贏得雙邊、多邊,尤其是與發達國家自由貿易進程的主動權。此外,在“一帶一路”建設中,2017年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與地區之間的服務貿易占比僅為8.2%左右,這就需要把推進“一帶一路”產能合作與服務貿易合作進程相融合,不斷擴大服務貿易比重,并在有條件的地區試行某些服務業項下的自由貿易政策。

                服務業市場正在成為投資重點。最近幾年,在工業領域投資大幅下降的背景下,服務業投資在穩定經濟增長中發揮了重大作用。2012年,我國服務業固定資產投資增速僅比工業高出0.4個百分點。2017年,服務業固定資產投資增速達9.5%,是工業的近3倍。

                在社會投資方面,服務業已成為社會投資的重點領域。2013年以來,由于一批生活性服務業領域向社會資本開放,我國服務業領域的投資規模不斷擴大。據統計,2012-2017年,服務業固定資產投資由20.5萬億元增長到37.5萬億元,服務業固定資產投資占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的比重由54.8%提高到60%。隨著服務業市場開放程度的不斷擴大,服務業領域固定資產投資比重仍有較大增長空間。

                服務業市場開放將給社會資本帶來巨大的投資空間。隨著教育、醫療健康等服務業市場逐步放開,社會資本進入服務業領域的勢頭加快,在滿足社會多元化公共需求中扮演著重要角色。例如,預計到2020年,我國健康服務業市場潛力高達8萬億元人民幣。預計2023年生活服務市場整體規模將達到33萬億元。這一市場規模不僅為社會資本提供巨大投資空間,也會成為全球資本關注的重點之一。

                將藥品開放作為服務業市場開放的重大突破之一。目前,我國每年新發癌癥病例為429萬,占全球新增癌癥病例的30%,因此對相關的藥品與技術需求相當大。從現實情況看,我國癌癥治療的進口藥品與相關服務價格居高不下,某些國產藥品藥效與發達國家相比仍有較大差距。今年4月,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宣布,自5月1日起我國將以暫定稅率方式取消抗癌藥等藥品進口關稅。然而,藥品開放程度和相應政策體系相對于社會需求仍然滯后。例如,歐盟目前的進口藥品增值稅為8%左右,美國、澳大利亞、英國,以及瑞士為零。我國雖然下降了1個百分點,但仍高達16%。因此,筆者認為首先要盡快采取措施,大幅降低進口藥品增值稅,為老百姓多做點好事實事。其次,可以考慮有條件引進美國、歐盟的藥品質量安全標準。最后,爭取在以癌癥治療為主的醫療器械進口方面實現零關稅。與此同時,著力擴大醫療技術等服務進口,倒逼國內醫藥企業提高質量與標準,以更好適應和滿足全社會服務型消費需求。

                以服務貿易為重點推進國內自貿試驗區轉型。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賦予自由貿易試驗區更大改革自主權”。雖然自由貿易試驗區負面清單數量目前已大幅度縮減,但在服務業開放方面仍然滯后,難以起到服務業開放壓力測試的作用。如此一來,為了適應經濟全球化新形勢,以及適應我國對外開放需要,在自貿試驗區內更大范圍突破服務業開放的限制,對標國際服務貿易規則,鼓勵國內自貿區在服務貿易方面先行先試。例如,海南要在醫療、健康、文化、教育、娛樂、旅游等方面先行先試,為未來全國服務貿易開放探出一條新路子。

                最后,在加快服務業市場開放、服務貿易發展的大背景下,國家可以采取措施,支持促進智庫間的國際人文交流,這比以往更為迫切、更為重要。

                (作者是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院長)

              作者簡介

              姓名:遲福林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有冬)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1 3 8 24 72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