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争鸣
              再论解州读音
              2018年10月21日 22:0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张向真 字号

              内容摘要:解州原名解县,?#32622;?#35299;梁,位于山西省运城?#26143;?#35199;南20公里处,是三国时期蜀汉名将关羽的故乡,是一座历史十分悠久的古城,镇西有我国现存最大的关帝庙,即解州关帝庙。刘祥柏在《光明日报》(2017年 6月 18日 12版)上发表《地名解州究竟怎么读》一文,他?#21360;?#35299;”的古今音、普通话?#22836;?#35328;的语音关系、名?#21448;?#20154;的有限运用三方面论述了地名解州中“解”的读音问题,认为今天的字典、词典将“解”字注音为xiè理由充分。刘祥柏在《地名解州究竟怎么读》中认为:“‘名?#21448;?#20154;’的情况应该是某个地名或人名在普通话中找不到相对应的又合乎古今音演变规律的读音,进而依据当地方?#38498;推?#36890;话音系之间的对应关系进行折合。李蓝(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全国汉语方言学会副会长)在给运城市民政局地名科?#22987;?#30340;公开回复中表示:“地名读音名?#21448;?#20154;,这是地名学的基本原则。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解州原名解县,?#32622;?#35299;梁,位于山西省运城?#26143;?#35199;南20公里处,是三国时期蜀汉名将关羽的故乡,是一座历史十分悠久的古城,镇西有我国现存最大的关帝庙,即解州关帝庙。

                关于地名解州中“解”的读音问题,近年来学界争议不断。早在10年前,王雪樵等当地学者就提出hài音应进入现代汉语权威词典,未果。2017年5月8日,在由运城市民政局组织的解州“解”字审字定音专家论证会上,多数与会学者认为应为“解”字补特殊地名读音,但有持不同意见者。由此,引发了新一轮的争议。刘祥柏在《光明日报》(2017年6月18日12版)上发表《地名解州究竟怎么读》一文,他?#21360;?#35299;”的古今音、普通话?#22836;?#35328;的语音关系、名?#21448;?#20154;的有限运用三方面论述了地名解州中“解”的读音问题,认为今天的字典、词典将“解”字注音为xiè理由充分。商伟凡在《汉字大百科》特别节目中从地名审音工作方面,依据名?#21448;?#20154;、据义定音的审音基本原则谈了自己对解州读音的看法,将hài音定为“解”字的可能读音。

                我国历史悠久、幅员辽阔、民族众多,有着异常丰富的地名文化、方言土语,我们对地名的规范化需要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当前的审定地名工作主要以名?#21448;?#20154;原则、据义定音原则为主,同时兼顾其他原则,如历史语音原则、科学性原则、稳定性原则、社会发展原则等。本文主要从名?#21448;?#20154;方面进行论述,以求方家指正。

                “解”为地名的来源及其语音演变

                “解”为地名,古已有之。《汉语大词典》注为:“古地名,春秋周畿内地。《左传·昭公二十二年》:‘王师军于泛,于解。’”杨伯峻注:“解,杜云:‘洛阳西南有大解、小解。’?#26412;蕁?#32493;汉书·郡国志》的解释,大解城在洛阳南部,小解城在洛阳西南部。《万姓统谱》记载,周成王弟叔虞之子良,含采于解邑(在今山西省解县),后人以邑为解氏。据《姓氏?#26412;推?#25152;载:解,地名,在河东,因地为姓,故晋国多解氏。春秋?#26412;?#20110;大解、小解者,以解为氏。

                《广韵》所载“解”字读音如下?#28023;?)胡買切;(2)佳買切;(3)古隘切;(4)胡懈?#23567;0此?#24207;这四种读音的古音声韵分别是?#28023;?)hai;(2)gai;(3)gai;(4)hai。对应今天普通话的语音为?#28023;?)xie51;(2)jie214;(3)jie51;(4)xie51。这几种古读至今在当地的方言中仍然存在,如解州的“解”读hài。解开的“解?#20445;?#24403;地人就读为gǎi,如解扣、解鞋带、解麻袋、解疙瘩等。

                名?#21448;?#20154;原则及其应用

                名?#21448;?#20154;的意?#38469;牽?#20107;物以主人所称之名为名。出处为《毂梁传·桓公二年》。孔子曰:“名?#21448;?#20154;,物从中国。”应用于审音上就是要以当地人民群众所称呼的名字为地名,就是要尊重当地人民的意愿。?#38498;?#27934;读音为例。

                《中国大百科全书》第2版、?#27934;?#28023;》第5版均对“洪洞县”的“洞”字注音为tong(二声调),但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负责修订的《现代汉语词典》第5版未注“洞”的tong音(二声调),仍标注为 hong(二声调) dong(四声调)。值得注意的是,同样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负责修订的2011年出版的《新华字典》第11版特别强调:“山西省洪洞县的‘洞’习惯上读tong(二声调)。”2012年,《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也标注:“洪洞(hong(二声调) tong(二声调)),地名,在山西。”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呢?#31185;?#22240;应该是当时的《新闻联播?#20998;?#25345;人罗京在播报有关洪洞新闻时,将洪洞读为 hong(二声调) dong(四声调),引发社会强烈反响,无数质疑的电话打入了当时的中央电视台(现属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多数人认为罗京读错了,而罗京则回应他是严格按照《现代汉语词典》对该字的标音读的。

                从乔全生的《洪洞方言研究》一书中可知,洪洞方言古定母字的文白异读,文读音与普通话一致,读d声母,而白读音则读?#25512;?#38899;t声母。作为玉?#20040;汗适?#30340;发生地,“苏三离了洪洞县”一句,使得洪洞县妇孺皆知、声名远扬,而京剧?#31471;?#19977;起解》是将洪洞唱作hong(二声调) tong(二声调)的。洪洞之读为hong(二声调) tong(二声调),不仅符?#29616;?#20154;的习惯读音,而且符合《广韵》?#36766;小?#35299;(hài)音亦然!权威辞书承认洪洞读作hong(二声调) tong(二声调),不只是名?#21448;?#20154;,甚至是名?#21448;?#20154;,名从人民。

                刘祥柏在《地名解州究竟怎么读》中认为:“‘名?#21448;?#20154;’的情况应该是某个地名或人名在普通话中找不到相对应的又合乎古今音演变规律的读音,进而依据当地方?#38498;推?#36890;话音系之间的对应关系进行折合。”这样的观点对于一般地名而言是可以解释通的,但是对?#20999;?#26377;着悠久的历史文化,影响力十分大的地名则往往行不通,会因此带来各种问题。如洪洞的“洞”读为dong(四声调)音符合语音古今演变规律,符?#31995;?#22320;方?#38498;推?#36890;话音系之间的对应关系,但是从罗京将洪洞读为hong(二声调) dong(四声调)引起的强烈反响来看,如此一刀切地按照语言学规?#23665;?#34892;类推,不考虑当地的历史文化因素,不重视人民群众的意愿,诚为不妥。

                解州的“解”读为xiè,虽符合文白异读规律,但当地只有白读一读。这是一个值得重视的地方,不从?#23548;是?#20917;出发,一定要将“解”读为xiè,给当地人带来了不少麻?#24120;?#19981;利影响甚大。如老百姓坐火车不知xiè zhōu是哪里,过家门而不下,高速公路上不得不标“HAIZHOU?#20445;?#35299;州)、“XIEZHOU GUANDI TEMPLE?#20445;?#35299;州关帝庙)两块路牌,政府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面临地名读音困惑等问题。

                李蓝(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全国汉语方言学会副会长)在给运城市民政局地名科?#22987;?#30340;公开回复中表示:“地名读音名?#21448;?#20154;,这是地名学的基本原则。为什么必须名?#21448;?#20154;?便于在这个地名通行范围内进行语言交流。类似例证很多。”如福建厦门的“厦”读作xià而不读作shà,福建冠豸山的“豸”读作zhài而不读作zhì,山西洪洞的“洞”读作tong(二声调)而不读作dong(四声调),河北蔚县的“蔚”读作yù而不读作wèi,江西铅山的“铅”读作yán而不读作qiān,广东番禺的“番”读作pān而不读作fān,四川犍为的“犍”读作qián而不读作jiān,辽宁鸭绿江的“绿”读作lù而不读作l?#31119;?#31561;等,不一而足。如果一味强调符合?#26412;?#38899;的古今对应关系,符合语音的古今演变规律,那么《现代汉语词典》和《新华字典》对这些特殊读音地名的注音?#38469;?#38169;的。显然不是。

                刘祥柏反问:“《广韵》里注音胡買切的字并不是只?#23567;?#35299;’这一个,还有一个很常用的‘蟹’字,也是同样的反切注音,普通话也读xiè,但是能因此就认为普通话‘蟹’字也应该hǎi读或hài吗?#20426;?#36825;?#21069;?#29305;殊地名读音与日常生活用字等?#31185;?#35266;,没有注重地名用字的特殊性。商伟凡认为:“地名有其特殊性。地名问题不能用语言学的一般规律去往上套,一套就出问题。”乔全生也说:“地名属于专有名词,特殊地名读音一定不能与日常生活中的读音相提并论,我们是要增补特殊地名读音,而不是要将日常生活中所有字音?#20960;?#36807;来。”地名学家和语言学家们殊?#23601;?#24402;,均强调了地名的特殊性,强调了特殊地名读音与日常生活中字音可以同时存在,并不矛盾,同时?#19981;?#31572;了上面的反?#30465;?/font>

                再者,把解州的“解”字音定为hài,其实也是一种折合,因为,在解州方言、运城方言中,人们?#23548;?#19978;把解州的“解”字读为平调,即hai33,并不读降调hài,但是因为33调就是解州话的去声,所以对应普通话就是第四声。

                我们认为,“名?#21448;?#20154;”?#21069;?#29031;当地方言读音还是类推出普通话读音,要结合历史语音原则、科学性原则、稳定性原则、社会发展原则等审定地名工作原则,即审字定音要考虑到当地的群众意愿、经济因素、文化因素、人口因素、地理因素等,要统筹兼顾、合理推断,要理论联系?#23548;剩?#20174;?#23548;是?#20917;出发,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可千篇一律,一视同?#30465;?/font>

                沿袭音,期待修正

                调查表明,解州的“解”?#32622;?#26377;文白异读现象,没有新派老派之分。数千年来,“解”读作hài,祖祖辈辈,口口相传。至今,在运城、晋南地区,乃至整个山西省,地名解州的“解”读作hài,而不读xiè。

                增补“解”字的hài音,不是要阻碍普通话的推广,不是要开历史倒车,不是要把见系二等见晓匣母字的文读音变成白读音,不是要把“鞋?#21360;?#35835;作hái zi,“螃蟹”读成páng hài,“解放”读成gǎi fàng ,因此也不会引起该字在日常生活中的读音混乱。普通话是国家的法定语言,推广普通话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但是,“变者,古今之公理?#20445;?#26222;通话本身也要与?#26412;?#36827;,也要发展变化。“解”增补hài音,符合名?#21448;?#20154;原则、符合地名审音原则,更符合运城人民的意愿。

               

                (作者系运城学院中文系副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张向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贾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24179;?#20986;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31185;?#35770;

              回到频道首页
              1 3 8 24 72倍投

                                      机械迷城8关五子棋 九龙公式规律 教程德州扑克新手 体彩6+1奖池多少 pc蛋蛋加拿大开奖官方网站 天津11选5走势图前三基本走势图 七乐彩免费过滤软件 每天早上打排球英语 京东彩票兑奖 香港六合彩六肖中特 真道人免费四肖中特 新时时彩下载 橙光游戏素材网球王子 115选5开奖结果查询 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