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
              2018年10月23日 07:3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陈进华 字号

              内容摘要: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强农村基层基础工作,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这是一种以乡村振兴战略为方向坚持治理理念与“重心下移”的融通。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是对乡村治理体系“事实状态”的理性认知和“应然状态”的价值取向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强农村基层基础工作,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这是一种以乡村振兴战略为方向,以聚焦“三农”问题为导向,以实现“产业兴旺、生态宜?#21360;?#20065;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为总要求的现代化乡村治理体系。这种“三治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既体现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价值取向,?#19981;?#31572;了社会治理重心下?#24179;?#31243;中“乡村治理什?#30784;?#22914;何治理”的问题;既融合创新了中国传统社会治理思想资源,也选择性地借鉴了全球治理多样化的理论范式;既契合了历经市场经济、经济全球化浪潮、高科技发展浸润的当代中国乡村社会结构样态、乡村社会发展状况、乡村公共事务复杂多元化、乡村村民素质养成性的社会生态系统,激活了乡村治理的主体协同力、机制融合力和有效创造力,也强化了乡村治理中基层党组织的组织领导力和村民自主参与度,搭建和完善了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乡村治理?#23548;?#36335;径。

                坚持治理理念与“重心下移”的融通。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是对乡村治理体系“事实状态”的理性认知和“应然状态”的价值取向,是对乡村治理各要素、各流程的统筹规划,以集中资源有效实现乡村治理的愿景目标。“三治结合”体系作为一套由内向外、刚柔并举、知行合一的治理理念系统,对当下中国乡村治理既是一种事实描述,也是一种应然导向,进而最大限度地下移乡村治理重心,赋予乡村治理终端主体即村民自主治理空间,最大限度地激活村民参与乡村治理的主动?#38498;?#21019;造性。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乡村振兴战略、区域协调发展战略,?#24179;?#31934;准扶贫、精准脱贫,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不断增强人民获得?#23567;?#24184;福?#23567;?#23433;全?#23567;薄?#20065;村是村民们生产、生活的聚居地,?#35272;?#20065;村是由农业、农村、农民构建的理想共同体。乡村治理作为乡村振兴的内生驱动力,不仅是维持乡村秩序的一系列规范体系,更是一?#30452;?#29616;乡村社会结构的文化形态、一种村民生活的意义选择。当每个村民都在观察、思考?#22270;?#34892;乡村环?#22330;?#20844;共卫生、交通秩序等文明乡风治理的理念、方式和措施,“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26412;?#25104;为乡村村民为人处事的治理机制?#25512;?#20215;体系。这?#25351;?#24230;融通治理理念与重心下移内在逻辑关联的“三治结合?#20445;?#26082;防止了治理理念缺失或错位导致的乡村治理?#23548;?#30340;盲目?#38498;?#29255;面性,更明晰?#22270;?#27963;了有效实施乡村治理的机制、渠道和力量。

                坚持规则治理与价值引领的融合。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现代乡村治理体系重在规则治理,贵在价值引领。自治、法治、德治“三治结合”本质上是通过正?#28966;?#21017;?#22836;?#27491;?#28966;?#21017;两大部分来规范什么是应当做的、什么是不可以做的,从而形成多规则协同治理系统。自治旨在通过关于“我是谁”“我与家庭、他人、自然”关系的把控及村民自我修养的培养进?#23567;?#33258;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教育、自我监?#20581;保?#23454;现村民个体由治理“对象”走向治理“主体”的全面自由发展的自我治理过程;法治通过制度安排和规则程序,凭借一套具有普遍性、可预见性等理性化标准的正?#28966;?#21017;来规范人们的行为区间;德治重在依靠社会舆论、风俗习惯、内心信念?#26085;?#38754;引导人们的价值取向?#22836;?#23637;方向。无论正?#28966;?#21017;或非正?#28966;?#21017;,?#38469;?#20154;?#27465;?#25454;长期?#23548;?#32463;验建构制定或约定俗成的,当建构制定或约定俗成的规则成为人们行为选择的现实标杆?#25512;?#20215;标准,就合规律、合目的地实现了由“规则治理”向“价值引领”的功能转变。只有升华为价值引领的“三治结合”才能真正实现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坚持知行合一的?#23548;?#36923;辑。“三治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贵在知行合一。遵循自主建构和自觉践?#20852;?#21521;互动是“三治结合”的?#23548;?#36923;辑。其中,自主建构是基础,自觉践行是目的,自主建构和自觉践行的双向互动创造了“三治结合”乡村治理体系的价值生命力。自治、法治和德治是依据乡村治理主体、方?#20581;?#28192;道、目的等多要素组合不同关系形成的三种理想治理类型。自治型乡村治理是村民凭借自我意识和自律能力、以实现村民自我治理为目的的治理,这种治理是实?#31181;?#34892;合一乡村治理最基础的?#23548;?#20043;道。法治型乡村治理?#20113;?#36941;、明确、可操作的规则来规范人们的行为,以实现对行政权力限制和公民权利保障的治理,这种治理是实?#31181;?#34892;合一乡村治理最有力的?#23548;?#20043;道。德治型乡村治理是一种旨在营造、传承文明乡风民俗的治理,这种治理是实?#31181;?#34892;合一乡村治理潜移默化的?#23548;?#20043;道。基于传统文化、?#23548;?#32463;验及自主选择的“三治结合”乡村治理体系,成功创造了知行合一的中国乡村治理体系?#23548;?#36923;辑。

                简言之,自治、法治与德治“三治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体现了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实现了涵养人格美德、净化文明乡风、建设?#35272;?#20065;村的多重目标,是现代化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作者:陈进华,系苏州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教育部?#23435;?#31038;科重点研究基地中国特色城镇化研究中心主任,本文系研究和阐释党的十九大精神国家社科基金重大专项“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研究”〔18VSJ032〕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

              姓名:陈进华 工作单位:苏州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

              职务:苏州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院长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24179;?#20986;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31185;?#35770;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23435;?/a>|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1 3 8 24 72倍投